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Boston Legal: The Bad Seed

美剧 Aaron 257浏览 0评论

虽然观众都知道,作为Crane, Poole & Schmidt三位冠名合伙人之一的Shirley,一直包容并支持Alan所有的”胡作非为”;但直到这一集,我们才亲耳听到她对Alan的评价: I’ve practiced a long time, worked with some of the highest ranking members of our profession. But I have yet to be associated with a more skilled, more principle, more noble attorney than Alan Shore. 如此溢美之词,让我十分惊讶,原来Shirley和Alan之间的互相仰慕和尊敬,不知不觉间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一个是BL中我最喜欢的”骑士”,一个是BL中我最喜欢的”女王”,我在Alan和Shirley之间看到了超越性别的平等,真正的强者,惺惺相惜。

能把Alan和Shirley拉拢在一块的案子,绝非寻常官司。这次也不例外,当兵的哥哥在军事医院中死于医疗事故,弟弟不服”费尔法例”,愤然起诉美国军方。针对军队或政府的官司,自然会惹恼Denny这样的保守人士,他断言:This one you can’t win, Al, says the law. 并下注十万美元,赌Alan输定了。

先解释一下”费尔法例”(Feres Doctrine),实际上这并不是一条真正的法律,而是出自1950年的一起诉讼(Feres v. United States)。当年一名美国士兵因为营房失火而身亡,失火原因是军方置之不理的存在安全隐患的取暖系统,他的遗嘱执行人将美国政府告上法庭,官司一直闹到最高法院。但最高法院以美国联邦民事侵权赔偿法(Federal Tort Claims Act)最终驳回了起诉,从此美国司法界将涉及现役军人受伤的司法判决称之为”费尔法例”。简单说,美国政府对任何军人在服役期间受到的任何伤害都不用承担责任。1987年曾有两起诉讼试图向最高法院挑战”费尔法例”,最终都失败了。也就是说,在现今的美国社会,”费尔法例”依然是法官们在遇到军人受伤案件时最顺手拈来的法律依据。

在奉行人权至上的美利坚合众国,听上去如此残酷甚至非人性的”费尔法例”,为什么会存在呢?也许辩方律师 Wade Mathis的话能够给出一些答案——如果打仗的时候,大量士兵受伤急需医治,战地医生还得先考虑可能的医疗过失和随之而来的医疗官司,那么可能就没人愿意当战地医生了。乍一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战争中总是要有人牺牲的。但我觉得”费尔法例”更像是一个国家进入战争紧急状态时的临时政策,而不是常态下的永久政策。

继续问为什么,为什么美国政府想尽办法在和平时期(当然也有中东地区的局部战争)规避士兵可能遇到的人身伤害,尤其对军方医疗机构实行特赦?这又牵扯到另一个问题,malpractice insurance(职业过失保险),在病人(家属)很习惯起诉医生的美国,最常购买这类保险的就是医护人员,这也是现代商业保险中最昂贵的险种之一,因为医疗官司的赔偿金额动辄就要百万千万美元。职业过失保险在美国也有很多争议,有人说过高的保险金额让整个医疗体系都不堪重负。

总之,”费尔法例”不是直接的法律,却比白纸黑字的法律还复杂。

这个案子,是Boston Legal中很典型的一类——良心 VS 法律。从良心来看,一个士兵为军队为国家浴血奋战,受伤后却在军事医院死于错误的用药以及错误的疗法,既然是人为事故,就一定要有人为此负责;从法律来看,政府无法保证战争中没有丝毫人员伤亡,也无法做到为每一起伤亡事故负责,大白话就是——结果同样是有人死了,谋杀就是犯罪,而战争则可以得到豁免。每一次Alan都站在良心这一边,这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从表面看起来三观不正的家伙,赢得了大多数观众的认同,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好人或大英雄,但他有一种独特的方式捍卫我们所信仰的正义和良心。骨子里的Alan Shore,的确配得上Shirley所称赞的”高尚”。

又一次扭转乾坤、震撼人心的结案陈词,就是这短短的三五分钟,浓缩了Boston Legal所有的精华,怎么舍得?已经到最终季了,只剩下最后八集了。法庭上唇如枪舌如剑,辩方律师Wade Mathis伪善地把美国大兵称为”our kids”(我们的孩子),Alan针对这种说法,提出反问:大多数同龄人都在和平环境下享受着物质生活,而那些被送上战场的当代美国大兵,到底谁的孩子?美国人的?不,是美国穷人的孩子。面对一项50多年来无人挑战成功的法例,Alan用他的良心震撼了每一个普通民众的良心(national conscious),当然也包括法官。这一刻,我不禁想问——法律的基础到底是什么?面对一条有争议的法例,如何判定错对?是我们的良心?还是社会的道德?

Boston Legal终究是场戏,片尾的胜利仅仅是争取到法官同意立案,天晓得从地方法院一路打到最高法院要花多少年的努力,而且还可能面对最高法院的驳回。编剧大人定然是看到了现实中的无奈,只好在剧中以这种的方式表示对弱势群体的支持。

Alan和Denny对本案的赌局,成了本集感情戏的主要看点。Denny一时糊涂把赌约告诉了法官助理,导致法官勃然大怒,差点毁了整个官司。盛怒下的 Alan对Denny说出了we’re done这样的”重话”,不过床头吵架床尾合,这点小波折释然之后,两人的感情显然又增进了。一个拥抱,和好如初,他们永远都不会分离。
相比之下,平行发生的案子则比较无聊,Jerry的姐姐向他求助,因为他的外甥可能在和有一半血缘关系的妹妹谈恋爱。案件涉及匿名精子银行的保密协定,最后不是Jerry,而是他的外甥自己在法庭上打动了法官,一个孩子想知道谁是亲生父亲,这难道不是人类天生的本能吗?

如此相似的两张脸,答案其实早就揭晓了。但有一点让我觉得困惑,现代DNA技术竟然无法鉴定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Boston Legal: The Bad Seed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