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關於“天一案”的一些話

随笔 Aaron 112浏览 0评论

其實這篇文章想動筆很久了,但是一直找不到適當的切入點,再加上WordPress升級之後的編輯器非常難以駕馭,於是拖延癥發作到現在才想到應該寫一些東西,否則似乎對不起自己的內心和這個花錢購置的海外服務器。為這篇日誌所配的圖片來自王菲女士在1996年6月所發行的專輯《浮躁》的封面。這個封面的概念來自於佛家的理念:不聽、不見、不說。忽然覺得用來當做這篇日誌的封面,非常具有反諷意味。

在評論這起事件之前,首先來回顧下新聞事件是如何誕生的。所有的事件都源自蕪湖新聞網的一篇報道《这本从芜湖流出的“畅销书” 竟然惊动了中央部门!》,由於這篇新聞因為不明原因被網站刪除,所以我們只能通過Archive.org所保存的網頁存檔來閱讀了。由於同性戀色情小說作者天一獲刑十年引發了網絡原創文學圈對於其是否“量刑過重”的討論,并延伸到成年人是否有權創作色情小說。討論很快引起了其他媒體的關注,例如《紐約時報》刊發了《中国耽美小说作者因制作贩卖淫秽物品获刑十年》的新聞。天一案在近日進行了二審,由於案件存在著證據與程序瑕疵,極有可能會發回重審。澎湃新聞就此發表了新聞《“耽美网文作者判十年”二审焦点:淫秽书籍鉴定程序是否有瑕》。

在不討論色情小說的創作權之前,即便以現行的法律法規來說,“天一案”也有諸多疑點。除了證據認定方面的瑕疵之外,公訴方到底有沒有“誘供”嫌疑?因為根據天一自己的陳述,警方在調查案件的時候,在律師沒有到場的時候就提醒天一只要坦白就可以獲得輕判。於是天一就主動坦白了自己的諸多細節,同時還檢舉了他人。但是天一沒有料到的是,她自以為是可以獲得輕判的主動檢舉居然成為自己重判的主要罪證。而且有網友認為整件案子在偵辦的時候充滿了那種抓典型邀功的辦案心理,警方和檢方只希望能夠在2018年結束之前完成一起重大案件的定罪,卻絲毫沒有考慮到他們的行為是否符合法律。

除了證據與程序瑕疵之外,本案最大的爭議點就是“罪刑是否相當”?就絕大多數人的理解,寫小黃文能算多大的事兒?最多就是被警方教育教育,做個檢討再罰點錢就算了。可是天一案卻告訴你,寫小黃文是有可能入獄十年的。於是大家就不理解了,為什麼同樣是寫黃色小說的丁一獲得了緩刑,而天一就要入獄十年呢?而且最讓人無法理解的是,弒母少年可以微笑著連工讀學校都不用去,強姦案也不過三、五年。

當然,最重要的是,成年人到底有沒有創作和閱讀色情小說的權力?

答案當然應該是有。可我們的法律卻告訴我們,你們沒有。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關於“天一案”的一些話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