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一个人住的第四年

浮世绘 Aaron 161浏览 0评论

其实这算是同题日志么?我纯粹是因为看到周嘉宁的《一个人住第三年》而忽然想到这个标题的。

四年前的自己我会期待一次不告而别,一次精彩旅行,一次偶然邂逅……这些不在控制范围内的东西会给我惊喜,会让我觉得生活是如此精彩。但是四年后的现在,我习惯看旅行社推荐,看网路上攻略,然后跟朋友互相敲定行程,最后我们再决定,我们要去旅行了。我希望旅行上一切顺利,不要任何不在我们控制范围内的东西。因为太过刺激的东西只会让我无所适从。

有一天晚上,我开着电脑,亮着台灯,给一个人打电话。我们从凌晨零点聊到了凌晨三点,我也不记得聊了些什么,反正就是用手机不停地说着。最后的结果就是耳朵发烫,手机发热,以及第二天的手机欠费通知。其实我很久没有和一个人打电话的时间超过十分钟。我不喜欢讲电话,不喜欢聊短信。所以我一个月的话费经常是低于二十元。所以,我有时不明白我干嘛要买一个手机?或许我只是为了方便别人找到我罢了。

前几天我跟齐凡在QQ上聊天。八年足够改变一个人的许多习惯,比如我再也不喜欢用QQ,而他也从铁杆的MSN使用者变成QQ用户。所谓的习惯在面对时间这个天敌的时候,就是那么苍白无力。其实我不相信分手了还能做朋友,分手了最好就立刻最对方的生活里退出去,这一辈子都不要见面。如果路上遇见了,立马扭过头,免得尴尬。齐凡跟我说了他最近几年的生活,毕业,工作,然后从帝都逃离出来,去了香港那个花花世界,然后恋爱,然后希望能在一起……

他说,他现在往返于香港深圳,问我愿不愿意去深圳。我说我去深圳干嘛。他说他在深圳没有一个朋友,如果我能去,起码他能多一个朋友。有的时候,他的确是个很幼稚的人。这里的幼稚并非贬义,只是想法过于天真。不过对他来说,天真或许就是本性吧。毕竟他的家世决定了他不需要为生活操什么心,所以他才能当一个“出走的娜娜”。正因为他是“娜娜”,所以他才能出走。

我想起很多年前,我们在晒太阳的时候,一个朋友跟他的争执。那个时候人总是热血的,对社会的阴暗面总是看不习惯。尤其朋友还是法律专业的,于是争吵就变得有些可笑。很多年后,我已经习惯了七十码,习惯了“我爸是李刚”,这些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是的,没任何关系。

是的,我想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

我总会在潮流退去后很多年才喜欢上某一样东西。比如《Bad Apple》。我喜欢的原因,是因为其中的几句歌词。

こんな自分に未来はあるの?こんな世界に私はいるの?今切ないの?今悲しいの?自分の事もわからないまま。无駄な时间に未来はあるの?こんな所に私はいるの?私のことを言いたいならばことばにするのなら「ろくでなし」。こんな所に私はいるの?こんな时间に私はいるの?こんな私も変われるもならもし変われるのなら白になる?

原来我是如此的绝望。是的,我很绝望。我从不否认,因为连我自己都能看得出来,我有比较严重的心理疾病。每隔一段时间,我就有毁灭自己的冲动。比如辞职,比如自杀,比如无限制地放纵自己。我对自己,对生活,对未来一直就很绝望。我并不知道这种绝望缘于何处,我只是想毁灭掉这种绝望。比如有辞职去毁掉生活,用自杀毁掉未来,用放纵毁掉自己。是的,我想毁掉这种绝望感。

我戒烟已经很多年。戒酒也已经很多年。我发现我生活中的乐趣几乎已经没有了。这真是件让人感到可怕的事情。我想我会在一段比较短的时间里给自己换一种生活,我对现在的一切都感到了厌烦。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无趣了。究竟什么是美好的生活,太多的答案,太多的争辩。或许那句“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是最好的注脚。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饭了。从以前会自己做几个菜,到只偶尔煲个汤,到最后只是煮一下速冻饺子。我的生活品质下降速度还是挺快的。当我对生活绝望的时候,我又何必去考虑所谓的生活品质?苟且偷生便可以了。

是的,我从未如此绝望过。

我想,或许到了下一个开始的时候了吧。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一个人住的第四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