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原来你也在这里……

浮世绘 Aaron 149浏览 0评论

If I Die Young我是那种朋友不多的人。

小学毕业的时候,换了一批;初中毕业的时候,换了一批;高中毕业的时候,换了一批;等到大学毕业的时候,又换了一批……

我并非那种有社交恐惧症的人,相反的,我永远是群体中最活跃的人,同时我也是最快与陌生人熟络起来的人。记得中考的时候,一个不到一小时的体育测试我都能同不少从未谋面的外地学生摆出一副要“斩鸡头烧黄纸”的义结金兰样……当然,我也会在一天之后彻底忘记前一天还在称兄道弟人姓甚名谁。

所以不止一个人说过我,说我是一个过度“绝情”的人。

其实我也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会如此“绝情”。事实上,我跟每个人交往的时候都是发自真心,同时交朋友的时候也是发自真心,但是我却缺乏一种勇气将这种真心或真情维持下去。虽然他们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但是我去在恐惧一种潜在的“背叛”。或许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吧。

从小到大,我都是那种很标准的“模范生”。考试永远第一;老师提问永远没有回答不出来的;每当学校有贵客临门的时候,我总是被当作学校的骄傲被介绍出去……这样的学生也许是老师的宠儿,但却永远是同学的公敌。尤其是当你将所有荣誉垄断了九年,让你同届的同学永远在你的阴影背后时,这种敌对情绪是越发明显的。只是小时候的我懂得什么?我好好念书只是为了让我父母高兴,得到老师的夸奖……

一个人在敌对的环境里呆久了,很容易就对周遭的人缺乏信任。我一直怀疑我缺乏安全感是不是源自小时候的这种冷暴力?不过我似乎当时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即便成为同学公敌,我还是会更努力地去争取更高的荣誉。从校级到市级,最后到省级……或许当时的心态就是,既然你们看不起我,那我就要站到一个让你们所有人都仰望的地方去。

小孩子的世界还真是莫名其妙。

你相信爱情吗?我真的不相信。即便我曾经与齐凡距离幸福那么近,但是最后我还是松开了手……

不是我不需要幸福,不需要爱情……世界上真的乐意“一辈子孤单”的人应该不存在吧?

狐狸和小落都幸福了,我嫉妒他们,当然我也祝福他们。虽然我自己很恐惧爱情和幸福,但不代表我不乐意看到别人幸福。尤其是我在意的人。

2011年的时候,我试图再次接近幸福的时候,我发现我遭遇了更大的背叛。当我牺牲了剑至亲的人最后一面的时候,我发现背叛就因子就已经埋下了。然后在不经意间,发现背叛的事实。在联系一些细节,我发现我一直在营造一种幸福的错觉,最后伤到不能自已。错过见至亲的人最后一面,这是一辈子的遗憾。或许在余下的日子里,我都无法宽恕我自己。

最近很喜欢The Band Perry的《If I Die Young》,一首带着乡村味道的流行音乐。

在年轻的时候,总会幻想很多不切实际的东西。爱情。财富。朋友……当然,死亡或者说结束,也是幻想之一。

在年轻的时候,我们对死亡并不会恐惧,相反有一种很奇怪的期待。就像我们期待我们的毕业典礼和结婚典礼那样,我们会期待自己有个不一般的葬礼。

丝缎包裹着自己,躺在玫瑰花瓣的木船上,在拂晓的时候,飘向大海……

这美好得仿佛不是死亡一般……

我恐惧死亡。或者说,我恐惧那种未知。虽然我不信教,但是我还是很欣赏基督教的临终弥撒和教友祈祷。至少在你离开的那一刻,你不是孤独的。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原来你也在这里……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