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白宫风云:政治面纱下的脉脉温情

美剧 Aaron 242浏览 0评论

The West Wing Season 2

终于,我将The West Wing的Season 2也看完了。

相较于第一季,第二季的剧情着重探讨人性对政治的影响力。

事实证明,政策的决定不仅仅是冷漠的逻辑论断和资料证明,更多的是决策者对人性的理解和坚持。

第二季是在Bartlet总统被刺中拉开序幕,而总统被刺仅仅是因为总统雇佣了一名黑人作为私人助理,而且这名助理同时在跟美国第一女儿谈恋爱。

当然Bartlet并没有太大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在白宫副幕僚长Josh的身上。

在第二季的前两集中,一边通过对被刺案的讲述一边回叙当初五人如何走到一起成为总统竞选团队的人。

而比较有意思的是,本季最后一集则是总统考虑是不是要竞选连任的话题。

 

在第二季当中,故事对人性进行了很多探讨。

比如在第三集中,Bartlet总统羞辱了一位电台主持人。因为她假借宗教的名义鼓励听众歧视同性恋。

Bartlet总统说了如下的一段对白:

我想将我女儿卖去做奴隶,就像《圣经•旧约》21章7节说的,她是大二学生,说义大利语,被叫到还经常清理桌子,她能卖到什么价钱? ……我的助手里奥坚持安息日工作,《圣经•旧约》35章2节说得很清楚他应该被处死的,我是亲手杀了他还是可以叫员警来? ……这里有很多运动迷,碰到死猪皮让人变得不干净,《利未记》11章7节,如果让他们戴上手套,华盛顿红皮肤人还能踢足球吗? ……全城的人真的得集中在一起用石头砸我兄弟约翰,就因为他并排种不同的作物?我可以在小型家庭会议上烧死家母因为她穿不同线做的衣服吗?

而同样的对白曾在第一季也出现过。

只是对白的双方是白宫公关主任Toby与犹太教教士。这段对白我曾经引用过,于是这里就不再探讨。

还有第二季当中有一个很值得玩味的细节。

白宫试图在国会推动通过一项关于新生儿健康检查的法案。

事实上,法案在众议院已经获得了通过,只需要参议院批准即可。

而且大部分参议员也支持这项法案。

除了某位参议员爷爷,他希望能在法案中增加对儿童自闭症的检查。

关于儿童自闭症的更多内容请参看百度百科。

之所以这位元参议员想增加这项内容是因为他的孙子饱受自闭症的困扰,他不希望美国再有孩子会这样。

但是白宫却以修正法案需要花费太多时间而拒绝了。

于是参议员起誓,只要他有一口气在,他将阻挠法案的通过。

因此这位七十几岁的资深参议员孤独地站在发言区,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不能坐下来休息不能中断发言地谈论了十几个小时。

最终在Bartlet总统的干预下,他将这名参议员劝下了发言区。

让其他几名也是六十几岁的爷爷辈参议员在午夜时分赶来提他解围。

白宫发言人CJ在她的电子邮件中说,也许政治是最能体现人性险恶的地方,但是今天,我却看到了政治斗争中的人性温情。

 

在本季故事当中,我个人认为最出彩的配角是,总统私人秘书,蓝丁汉太太。

我记得她在本季故事最后两集中的表现。

当然,最后一集中,她是以回忆和幽灵的形式出现。

蓝丁汉太太刻板地遵守“美国公务员道德条例”,以原价购买了一辆汽车。

她认为任何美国公务员都不能接受超过20元的礼物,甚至连和销售人员讨价还价都不应该。

Bartlet总统劝说她,在“公务员道德条例”中,是允许公务员以合理价格购买物品的。

但是蓝丁汉太太却说,我距离椭圆形办公室(总统办公室)只有20米,我有责任比其他公务员更加严格遵守的义务。

这是让我对蓝丁汉太太再次肃然起敬的对白。

第一次是在第一季当中,我知道了她的两个儿子因为越战而丧命,她却依然为她的祖国效力。

 

本季的最高潮则是第二十二集,本季的Final。

Bartlet总统的本届任期即将结束,于是幕僚们开始劝说总统进行连任。

而与此同时,Bartlet总统罹患多发性硬化症的秘密也开始走漏风声。

关于多发性硬化症的内容请参看多发性硬化症。

因为总统隐瞒了病情,于是国会将会以道德条款对总统进行审查而决定是否进行弹劾。

而在这个时候,民主党团劝说Bartlet放弃竞选连任改为支持副总统竞选下任总统。

并且提醒总统,只有这样,民主党才会竭力保住总统的这一个任期。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白宫不会屈服。

于是Toby警告民主党联络团的人,Bartlet不是总统候选人,他是总统。这样的威胁太没有意义了。

 

除了总统将面临弹劾之外,蓝丁汉太太的去世也是故事的一个重要内容。

编剧将总统与蓝丁汉太太的回忆跟故事剧情穿插进行,煽情到数度让人想落泪。

因此我明白了蓝丁汉太太对于总统的不一般意义,蓝丁汉太太就是总统的姐姐和指导人。

也是在蓝丁汉太太的鼓励下,总统第一次在少年时期反抗了父亲(虽然失败了),为男女同酬呼喊。

当我看到蓝丁汉太太对总统的评价的时候,我也明白了总统最终的选择会是什么。

尤其是在最后,总统与蓝丁汉太太灵魂的对话。

蓝丁汉太太鼓励总统,你不能总是将我当作你的借口,你该独自去面对这些问题。

是的,总统应该去面对。

他是一个有能力和包容心的总统。他在担任总统之前的职业是经济学家而不是律师。

这在美国真的是凤毛麟角。

而且Bartlet也认为他能继续担任总统,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

Josh还在游说国会拨款支持司法部起诉美国烟草业;

美国驻海地使馆已经被哗变军人团团围住,使馆人员的生命危在旦夕;

百年不遇的超级飓风席卷美国东北部;

……

正如Bartlet在蓝丁汉太太葬礼结束时独自对上帝的诘问。

葬礼结束之后,巴特勒自己独自在教堂中伫立,众人离开,他回头走向教堂中心,对着上帝发泄了心中的怨愤。为什么要让蓝丁汉太太死,为什么要让josh中枪,如果是因为他是个撒谎的人而惩罚他的话,他给这个国家380万个新工作,任命了新的大法官,做了很多其他的努力,难道这些都不能使得他的罪过减轻些?走下神坛,他点燃一颗烟,吸了一口,用力的在教堂里踩灭了它大步走出去。去面对如林的记者,面对整个国家的人民,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

Brother in arms开始响起来,恩,这也算一首对我有特别意义的歌,虽然它仅仅是一首反战歌曲。长长的前奏中,巴特勒走入了暗夜风雨中。

他终于到达了会场,面对满满当当的记者,面对那个肯定会被第一个提出来的问题,双手插在裤袋里,看着远方,露出微笑,这是他下决心的表情。他到底会回答什么?

其实我们已经知道答案了。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白宫风云:政治面纱下的脉脉温情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