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真相至上:权力,或者权利?

影评 Aaron 132浏览 0评论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在翻译“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词条,我不会注意到这部电影。

我不知道“第一修正案”对于美国人的生活究竟有多重要,但是看到英文维基百科上那关于“第一修正案”各种判例,就能够知道对于政客和司法界来说,“第一修正案”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在阅读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于“第一修正案”的各种判例之后,几乎可以说,“第一修正案”也许就是美国人最后的底线了。

《真相至上》(Nothing, But the Truth)这部电影的缘起是关于“布莱兹伯格诉海耶斯案”(Branzburg v. Hayes)的判例。美国最高法院裁定,记者无权拒绝在大陪审团前作证。也就意味着记者在面临检察官要求说出消息来源的要求时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保持沉默同时因为藐视法庭等罪名判刑;要么放弃自己身为记者的良心和操守说出消息来源。

而在电影中,瑞秋(Rachel)就面临这样的选择。

在美国总统遇刺之后,美国向某个国家发动了报复性军事行动。但是Rachel却得知CIA某位谍报人员认为并不是这个国家对美国总统行刺,因此这次报复行动是别有用意的。

看到这,我差点以为这部电影是打算嘲讽美国对伊拉克的军事侵略行动。事实上,在伊拉克战争时期,也有一名记者因为拒绝透露其消息来源而被判刑。

可以说,在“九·一一”之后,整个美国的心态都改变了。《爱国者法案》在事实上对《美国权利法案》构成了各种形式的侵犯,但是美国的政客和国民在当时却都认为这是有必要的。也许是世贸中心的倒塌,让美国人的理智都消失了。

但是伴随“九·一一事件”的结束,很多美国人开始反思《爱国者法案》到底有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下去?当然,最近奥巴马总统已经签署法案,延长了《爱国者法案》的存在期限。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原文非常短小,仅仅是一句“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但是仅仅是这样一句话,被律师、检察官、法官还有政客们分成了“国教条款”、“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及请愿自由”和“结社自由”等章节进行各种解读和宣判。而其中“言论自由”,及被视为“言论自由”延伸的“出版自由”是美国人无法触碰的禁区。

即便是在“布莱兹伯格诉海耶斯案”中,美国最高法院也不敢说这个判决是对“出版自由”的解读。虽然事实上,这是美国权力机关对“出版自由”的践踏,但是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最高法院认为记者无权基于自己的职业信仰而拒绝向大陪审团作证,所以这是对“信仰自由”的一种解读,而并非是对“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的解读。不过即便如此,最高法院内部依然是有争议,最后是以“五比四”的结果通过了该判决。

在判决中持反对意见的斯图亚特大法官在他的意见书中写道:“随着时间的流逝,政府的权力将渗透进人们生活的各个角落。这些执政者们,他们想的是如何让自己永垂不朽,而人民才是最终的受害者。

瑞秋因为拒绝作证被法官以藐视法庭罪被羁押,从一个备受尊敬的记者沦为女囚。这其中的落差多么大,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理解。虽然律师将这起案件打到了最高法院,也引用了斯图亚特大法官当年的判词。他说:“阿姆斯特朗女士本可在与政府的斗争中妥协;本可放弃她保守秘密的原则;本可简简单单地回去同家人团聚……但如果这么做了,那就意味着再不会有人向她提供任何情报,再不会有人向她的报社提供任何情报。然后明天当我们逮捕了其他的报社记者,我们让这些报社失去所有的信息来源,这等同于我们在无视第一修正案的存在。那我们又如何才能知晓一名总统是否有掩盖罪责?一名军官是否有虐待囚徒?作为一个国家,当我们不再有能力约束当权者手中权力的时候;当政府不再惧怕任何责任的时候;它将成为何种性质的国家?这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监禁记者?那是别的国家,是那些惧怕她人民的国家;而不是想要珍惜和保护她人民的国家。就在不久前,我开始感受到来自瑞秋·阿姆斯特朗案中的人性压力。我曾告诉她:我只代表她个人,而不是她的原则。直到我再次见到她,我才意识到:对真正伟大的人而言,个人与原则之间根本没有区别。”

事实上,瑞秋再度败诉,同样的“五比四”的结果。

不过法官认为瑞秋不会泄露她的消息来源,因此拒绝再度羁押瑞秋。可是独立检察官在法官释放瑞秋之后,再度以“妨碍司法公正”逮捕并起诉了瑞秋。同时威胁瑞秋,要么透露消息来源,要么接受两年的刑期。并且警告她不得上诉。

因为国家需要它的权威,如果连一个记者都不能压迫的话,美国政府可怎么活?瑞秋为了能和孩子团聚,选择了两年刑期的诉辩交易。

故事到此结束,这似乎是个黑色喜剧吧……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真相至上:权力,或者权利?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