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记

香水。少年。青春期。

对于九零后或零零后的男孩子来说,香水或许不算特别陌生的东西,但是对于八零后出生于内地一个小县城的我来说,香水似乎就有些奇怪了。
虽然我喜欢打篮球和踢足球,但是我也绝对无法容忍自己身上的汗味。
尽管我念初中的时候还是走读,但是学校却有高中部学长们寄读,因此常常在运动完之后借学长们的洗澡票去学校的浴室洗澡。为了运动完之后能没有异味,我每次上学的时候都要额外拎个袋子,袋子里装着干净的欢喜衣服。
那个时代的香皂和香波都有着特别浓烈的香味,所以每次踢完球我都要被鄙视一番。一方面我洗澡会耽误大家一起回家的时间,另一方面大家格外嫌弃我身上的香皂味道。

到了高中之后,买的第一支香水其实是阿迪达斯家的运动香水。
因为是自己买的第一支香水,所以我一直坚持用到大学,然后在大学被学姐鄙视“阿迪达斯香水只适合撒厕所”。
不过在高中的时候,这款冷冽的香水还是特别讨我喜欢。
一度熟悉我的人都会事先熟悉我的味道。

大学之后,在学姐的洗脑之下,投入了CK家族的怀抱。
不过CK ONE和CK BE两款香水相比较而言,我还是更喜欢CK ONE。
虽然CK ONE也出过夏季限定款,但是我还是觉得CK ONE的普通版味道更好闻。

毕业之后,随着年纪的增大,CK ONE的甜甜香自然就觉得不大合适了。
然后换成了Burberry的Male London了。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香水。少年。青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