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由于原博客图床服务商PhotoBucket更改了授权协议而导致所有图片失效,目前博主正在修复中。

當時的月亮

创作 烟花凋谢 68浏览 0评论

「當時如果沒有什麼;當時如果擁有什麼,又會怎樣?」——王菲,《當時的月亮》

接到朱鵬電話的時候,我正埋首于工作台拼命趕稿中。工作台上堆滿了速溶咖啡袋、香煙和泡麵盒,完全不符合出版社為我制定的宣傳人設形象。在這個“顏值即正義”的年代,寫作者們也不得不按照“愛豆”的模式包裝自己。當然,我也不例外,即便我可能比絕大部分寫作者要混得稍微好那麼一丁點。朱鵬聯繫我的原因就是他籌備了大半個月的同學聚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他“警告”我無論如何都不能缺席。

但凡要組織同學會,首先得有金主,其次得有門面,最後就是人氣。金主非常好找,朱鵬就是當仁不讓的人選。他父親是全國十大地產集團之一的總裁;而他本人則是全球五大互聯網公司之一的CEO。在上海市招待全體同學過來吃頓飯再去周邊玩上那麼幾天簡直是“毛毛雨”的事情,故而同學會籌備委員會主席的頭銜就直接歸他了。而朱鵬圈定的門面之一就是我,理由很簡單,“第一,你身上的早稻田大學文學士學位和UCB哲學博士的光芒實在是太耀眼了;第二,你可是寫過好幾本暢銷書的當紅作者;第三,你還是知名雜誌《太平洋月刊》的主編哦!”除了我之外,另一個被朱鵬選定的門面則是曾婷。當年我們學校的校花,現在戛納影展與柏林影展的雙料影后。其實我覺得,只要曾婷肯出席同學會,那麼人氣和關注度就完全不是問題了。

我是有輕微社交恐懼症的人。但是面對朱鵬的邀請,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拒絕。他是我從小到大的死黨之一,同時他也幫助了我不少。起碼我有不少書最後能進入暢銷榜,和他利用他手上的網絡力量幫我宣傳有很大關係。並且我所主編的《太平洋月刊》之所以還能獲得那麼滋潤,因為他的網絡公司和他爸爸的地產公司一直都有固定的廣告費用支持。每次和他私聊的時候,我都自稱是“被他包養的男子”。好吧,現在是我回報Sugar Daddy的時候了。

to be continued……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當時的月亮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