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SMAP的背叛与屈服 杰尼斯首脑实名自白

资料 Aaron 563浏览 0评论

SMAP的背叛与屈服 杰尼斯首脑实名自白

「曾明言过独立的四名成员,要回到事务所,当然是有条件的。首先四人没有身为国民明星的自觉,因为含糊的行为给FAN和相关人员添了麻烦,让大家担心挂念,四人要向大家道歉。另外,对“内”也有道歉的必要。以社长杰尼先生为首,四人还要向杰尼斯的社员请求原谅。再者,这次只有木村君留下来,成员分裂成四对一的形式。对因此造成孤独回忆,重要的伙伴木村君,他们也应该道歉。」

对于本杂志的采访,杰尼斯事务所的顾问,关联公司「JOHNNY’S ENTERTAINMENT」的董事长小杉宇理造先生(68)是如上陈述道。采访是1月18日正午开始的。SMAP的紧急直播会见就是这一天晚上的事情。

「自上周起,因为我们SMAP,给世间造成很大骚动,并让很多人担心牵挂,给各位添麻烦了。这个状态持续下去的话,SMAP可能就废了。因此认为今天我们五个人聚在一起,向大家说明情况,比什么都重要。」

第一个开口的是站在正中间的木村拓哉(43)。以黑色帘布为背景,穿着深色西装,表情恭谨的成员们分别陈述了道歉的话语。这场紧急直播会见在奇怪的氛围中,以仅仅2分30秒的时间结束了。最年少的成员香取慎吾(38)在发言途中一度语塞,他说「希望从今开始和大家一起制造更多的笑容」,但却是一脸马上要哭出来的表情。

台场的富士电视台编号V6摄影棚里进行的SAMP「谢罪」现场直播。瞬间最高收视率超过了37%。给全日本造成骚动的组合分裂、解散风波,因为成员们五个人一起谢罪以及关于组合今后会继续的发言,乍看之下这一风波有了了结。

体育报纸的记者如是说:「对此一无所知而打开电视的人会感受到强烈的违和感吧。木村之外的人一脸憔悴,简直像解散发表一样。他们虽说了“从今以后也请多多关照”,但也没有明说会“续存”。谢罪也是,不知道是在向谁为了什么事道歉。听起来他们的话并不发自真心。简直像是被什么人逼着说的一般。相对于开始就留在杰尼斯事务所的木村,这明显是对打算进行独立政变而被镇压的四人的惩罚。第二天的WIDE SHOW节目中说“组合会继续,可以暂且放心”,但网上尽是表示对木村有违和感以及对四人表示同情的声音。」

四名成员究竟是在对谁道歉。关于草剪刚(41)的发言,小杉先生进行了证实。「这次木村君为我们创造了向杰尼先生道歉的机会,因此我们才能站在这里。我们五个人能聚在这里,让我感到安心」。

在直播现场,副社长藤岛梅丽泰子女士的女儿,同为副社长的藤岛揪丽景子也赶来了。谋反的四人,先向这位次任社长道了歉。

这个直播的前一天1月17日晚,本杂志目击到除了木村之外的成员来到了杰尼斯事务所的关联公司「JOHNNY’S ENTERTAINMENT」。如草剪刚所说,在这天晚上,四人以木村为中介,在骚动后第一次和杰尼先生见了面。

杰尼先生与四个人的会面持续了约一个半小时。会面后,离开公司的四个人直接去了位于东京西麻布的烤肉店,将整间店包场,谈到很晚。一度决定独立,却又不得不放弃的中居正广(43)等四人。这四人的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今年迎来出道25周年的国民人气团体SMAP的分裂、解散风波是1月13日被报道于世的。同日「日刊体育」和「体育日本」两家报纸分别用整版头条报道了「分裂」、「解散危机」。

「两家报纸均报道,被称作SMAP“养母”饭岛三智经纪室长,决意离开杰尼斯事务所,木村以外的四位成员会跟随饭岛室长离开公司。这天里,杰尼斯承认“这件事正在协议、交涉是事实”。转眼间风波就扩大了。」(体育报纸记者)

让独立的动向浮上水面的契机,是本杂志于去年1月刊登的梅丽副社长的采访。

本杂志向梅丽女士单刀直入地提问了这几年在FAN和电视界间传说的杰尼斯内部派阀以及后继者问题。成为电视界人士不能小觑的存在、势力扩张的的饭岛女士与担当岚、TOKIO和関ジャニ∞等当红组合的梅丽女士的女儿揪丽女士。我们正面询问了由于事务所内数个组合的竞争,存有以电视圈为中心进行角逐的「饭岛派」和「揪丽派」两大势力是否属实。

这个时候,梅丽女士和饭岛女士均明确否认了派阀问题。但饭岛女士离开后,梅丽女士对记者如此说道:

「饭岛这个问题,如果不仅仅是传闻,是确有其事的话,我即刻就让这个人辞职。但请记住导火线是你们『文春』」。

果然,饭岛女士开始秘密筹谋独立。

「从去年夏天开始,业界就传说饭岛女士打算从杰尼斯辞职。传闻迄今为止被视为亲近饭岛女士的富士电视台,从六月开始,将认定为“饭岛派”的职员一律撤出节目制作,调动至子公司。富士因为意识到杰尼斯事务所的新体制而进行了露骨的人事变更。传闻受到打击的饭岛,找了大手事务所的干部商量」。

据说饭岛女士于1月8日从杰尼斯事务所关联公司,负责SMAP映像作品制作和管理的「J DREAM」辞任了董事一职。并决定不日将从杰尼斯事务所辞职。

饭岛女士决定离开漫长多年与SMAP同甘共苦、工作了35年的杰尼斯事务所。果然是如梅丽女士所预言,本杂志的报道是导火索吗——

为了追寻SMAP“半路夭折”风波的真相,本杂志当面追击了梅丽女士。但梅丽女士生气说「我最讨厌文春了」。于是前文提到的小杉先生作为杰尼斯事务所的代表,对本杂志的提问进行了回答。

本杂志首先询问了关于成为饭岛女士独立契机、本杂志于一年前对梅丽女士的专访。

「希望你们不要从不好的方向解读。因为公司里这是很平常的事。饭岛女士和SMAP的成员不可能因为这么个报道就萎靡不振。对于在杰尼斯长大的人们,这种事是司空见惯的。如果那点报道是契机的话,她早就辞职了」。

创业超过五十年的杰尼斯事务所,是由杰尼先生和梅丽女士姐弟俩联手共筑的。也就是由初代创业者所拥有的家族企业。「创业者的哲学就是杰尼斯事务所的社风,也就是所谓同一性」。「杰尼斯是家族企业,后继者决定为女儿揪丽女士。不远的将来,她一定会就任社长一职,这是早晚的事。但因为饭岛作为职员并不是一家人,她当然会感受到其中差距。我觉得这和非同族的一般企业是非常不同的作风。饭岛女士可能对这方面理解不足」。

一年前的采访中,梅丽女士关于SMAP不和其他组合一起演出的理由,回答说「因为SMAP不会跳舞啊」,让人备受冲击。

「对梅丽女士来说,这不是什么稀奇事。批评和鼓励嘛。不仅是SMAP,她对其他组合的评价也很严厉。他们应该也很明白这一点。就算舞跳得不好他们也是很棒的艺人,梅丽女士十分认同他们的才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饭岛女士为什么要辞职,离开工作了三十五年的杰尼斯事务所呢。

「饭岛女士变得不遵从梅丽女士的意向了。这就是全部的原因。饭岛女士想参与策划运用网络的生意,而杰尼斯从好的意思来讲,一直贯彻的是不做电商。杰尼斯不是只要能赚钱就什么都做的公司。巨大的销量并不是公司的目的。可以购买周边产品的『JOHNNY’S SHOP』在原宿、大阪、名古屋、福冈均有店铺,但在札幌之类的城市没有。有人说起码大城市都应该开一间吧,但是梅丽女士说“不能让年轻人花那么多零花钱”。梅丽女士构思JOHNNY’S SHOP不是一个店铺,而是一个交流的场所。是一个只要去就会兴奋期待的场所。梅丽女士的想法是“北海道的孩子会来东京修学旅行,一辈子买一次不就行了”」。

「即使如此,考虑到做做映像作品制作的相关工作也不错,就为饭岛女士成立了名为『J DREAM』的公司。董事长是杰尼先生,但实质上的老大是饭岛女士。梅丽女士也认同这件事,饭岛女士在这个公司里也挑战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在这个的延长线上,她萌生了“想拿到决裁权”的想法。」

有报道称,去年年末的红白歌会,饭岛不向事务所报告便私自向NHK交涉,力推SMAP的木村为红白主持。据说这一事触怒了梅丽女士。

「这完全是空穴来风。这报道也给人家NHK添了麻烦。我们是问过木村君的意思,但他因为要拍电影很忙所以不行。说什么梅丽女士生气要撤回杰尼斯所有歌手,我们怎么可能做那么丢人的事呢。首先梅丽女士是不插手红白的」。

饭岛女士变化的前兆,据说是从去年六月开始的。

「饭岛女士对梅丽女士的反抗,已潜在已久。也就是说,她一直在重复“反抗的历史”。她明确表达自己意思是去年十月的时候。梅丽女士的回答很明朗,说要辞职的话就带律师过来吧。因为梅丽女士知道饭岛女士已经给作为『J DREAM』股东的SMAP成员打过招呼。这样一来,不仅要一对一地谈话,还必须交涉契约问题和继承问题。所以双方迅速请了律师」。

杰尼斯这边的律师跟SMAP的成员分别面谈,确认了他们的想法。饭岛女士第一个带来的是香取。饭岛女士一直把最年少的香取当亲儿子一样疼爱,深夜让他坐在自己爱车的后座,谈了关于独立的事情。相反,木村说「饭岛女士一个人辞了不就行了」,从开始就表明要留在事务所。

「我们确认了他们每个人是想继续跟事务所的合约,还是想离开。四个成员表示要和饭岛女士一起离开,但木村君开始就没有要走的意思。对于对事务所没有什么不满的他来说,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必须要跟饭岛女士走。听说他说“有不满的是饭岛女士,可别把我们卷进去”。他的心意从一开始就一直没变过」。

据说木村的妻子工藤静香和梅丽女士关系密切,说是工藤说服了木村,也有报道称工藤找过和其交情不浅的“演艺圈的大巨头”周防郁雄先生谈过这件事。

「梅丽女士跟工藤女士交好是事实。梅丽女士是对有孩子的夫妇特别宝贝的人,近藤真彦和东山纪之皆是如此。这次只是偶尔因为SMAP的事情所以工藤女士受到瞩目,在我们之中这不是什么稀罕事。而且夫妻的话商量这些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吧」。

饭岛女士打算带走的艺人里,除了SMAP外还有一个人。就是被称作山P的山下智久。

「山下君反而因为被问到这件事而吃了一惊。他是在杰尼斯长大的,特别喜欢事务所。听说他自己跑到了饭岛女士那,说“就算饭岛女士要独立,我也会留在事务所”。他还对杰尼先生宣言“我没有打算要独立”,反而还不安地说“我今后会怎样呢”」。

但是,对中居等四名成员来说,关于薪水之类的待遇也应该没什么不满。据看过中居的存折的演艺圈相关人士说,中居的存折上记有并排十个零的高额。那为何中居和木村之间会产生这种温差呢。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饭岛女士平常一心为SMAP所做所想,从出道起在一起25年,当然也有着很深的羁绊。所以四个人的心意有变也是可以理解的」。

饭岛女士和四名成员,找寻了没有木村的独立之路。

「十二月二十日左右,他们似乎放弃了五个人的独立。木村君的意思貌似很坚决,因为饭岛女士说“木村君不来了呢”。但是,那时还没有结论」。

这次的风波中,杰尼先生几乎没露面,也没发表自己的见解。根据本杂志的跟访,杰尼先生连续几天都来到了位于东京有乐町的帝国剧场,观看了JOHNNY’S Jr.的舞台剧。

「杰尼先生是对我这样说的“来者需选,去者不追。其中大多已经超过40岁的他们,在人生中找到自己的路也是理所当然的”,还说“他们想离开事务所做些新的事情的话,那必须要尊重。AS YOU LIKE”。杰尼先生知道SMAP的动向后并没有慌张,还说他们可以随时找他商量。他一直是一个优雅而温柔的人」。

有报道称,饭岛和四名成员的独立的背后,有拜托过大手事务所作为后盾。特别是和中居关系亲密的塔摩利所属的「田边AGENCY」事务所的田边昭知社长曾亲切地为饭岛女士出谋划策。

「这样无聊的传闻因为传播太广,我就直接向田边先生询问了这件事。当然,田边先生说“绝无此事”。饭岛女士自身在决心独立的时候也说过“我不会接受任何后援”。但饭岛女士和田边先生在『笑っていいとも!』节目等工作中有见过面,所以有一起谈话过。谈话内容不过是对公司的牢骚之类的,饭岛女士没有提过要求后援,田边先生也说,即使她提了,也会拒绝」。

十二月三十日,田边社长那边反倒给小杉先生打来了电话。

「田边社长说“SMAP不能解散也不能分裂,这会是演艺圈的损失”,甚至说“为了让SMAP继续,我可以有所行动吗”。田边社长特意去说服四个成员去跟木村君和杰尼先生道歉,让他们接受四人回去」。

「原定1月8日,梅丽女士和我要去向田边社长道谢。但是遗憾的是,到1月8日为止,四个人并没有任何联络。本来的话,那时风波应该都平息了。」

不可思议的是在那天,本杂志目击到中居和KISMY的成员们一起,在都内的创意料理店开新年会。中居在宴会途中慌慌张张地离身,一脸恭敬地打了一个电话。约20分钟的电话中,中居的表情不断变化。本以为他做了一个握拳叫好的手势,却是一脸懊恼地锤向墙壁。最后他向电话那边的人深深鞠躬行礼,然后如行尸走肉般回到了宴席上。

中居他们没有接受田边社长的劝说,那时的他们应该还存有和饭岛女士一起独立的野心。电话那边是饭岛女士,还是其他的后盾呢——

去年12月12日,在帝国剧场内杰尼先生的房间里,小杉先生、同公司的干部白波濑杰先生以及董事长杰尼先生三人齐聚一堂,召开了「J DREAM」的董事会议。

「会议的议题是,是等饭岛女士合约到期,还是直接进行董事再选。饭岛女士没有出席会议,我通过电话向她转达了会议内容。很遗憾,饭岛女士的经营方针违背了杰尼斯事务所本公司以及公司所有者的意思,因此只能免她的职。她说“我想主动请辞”,知道此事的杰尼先生说“说的也是啊”。接着到了1月12日J DREAM的股东大会前,汇报了饭岛女士的辞职信被受理一事。这说不定和第二天13日的报道有什么关联。让事态变得如此混乱,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会再辜负FAN和相关人士的信赖。对于回来的四名成员来说,他们也要考虑怎么做是最好的,这很重要。但梅丽女士会对四人大发雷霆吧。」

小杉先生这么说着,为本次访谈画上了句号。

背叛与屈服——。在杰尼斯事务所强大的力量面前,这场谋反就如梦幻般被镇压了。

由于谋反受挫而不得不从杰尼斯事务所离开的饭岛三智经营室长(58)。这位有手腕的经纪人究竟是估错了哪一步呢。

饭岛女士进入杰尼斯事务所,是距今35年前。把刚从短期大学毕业的她介绍给梅丽喜多川副社长的,是音乐制作人酒井政利先生。酒井先生如此回忆道:「当时的饭岛女士比现在胖乎乎,是位很有气质的大小姐。梅丽女士非常欣赏她的人品,说“一定要来我们公司”。当时有报道称她是フォーリーブス的狂热FAN,但应该是无中生有的。那时的她对偶像和演艺圈一无所知,是个拘谨又稳重的人」。

作为事务员被录用的饭岛女士,最初的工作是接电话之类的杂活。

「饭岛女士还在梅丽女士身边负责照料过她的日常生活,做过些秘书的工作的。她当时妆很淡,打扮也土气。记得她总在办公室里孤零零一个人。但是,梅丽女士对她另眼相看,走到哪都带着她。公司里的人对她的嫉妒排山倒海,饭岛女士当时背地里被说了不少坏话」。(知道当时情况的事务所相关人士)

饭岛女士看着梅丽女士工作,学会了对电视台的策略以及对艺人的管理。饭岛女士的手腕,正是梅丽女士的真传。

「无论什么事,只要梅丽女士说的就是绝对的。这是她说黑就是黑的世界。我从未见过饭岛女士顶嘴」。(杰尼斯相关人士)

经过担任少年队的采访负责人后,她初次担当经纪人的,是1991年出道的SMAP。

「这个在曾经为光GENJI的伴舞的SKATE BOYS中选出的这个六人组,CD出道花费了三年时间,大器晚成。当时没什么人气,演唱会的位置甚至坐不满一半」。(娱乐记者)

当时,SMAP作为固定班底的节目「偶像共和国」的曾经的制作人如是说:

「中居和木村常发牢骚说“我们是杰尼斯的拖油瓶”,但是,正因为经历了这些辛苦,他们和一般轻浮的偶像不同,非常有骨气。游泳比赛上就算对手是前辈光GENJI,也毫不让步地打败了他们,给我留下很深印象」。

看到默默无闻的成员们的饭岛女士,直接向梅丽副社长说「请让我担任SMAP的经纪人」。

「对于SMAP来说,饭岛女士是经纪人,是他们的母亲,也是很好的商量对象。她也赌注在SMAP身上,工作上确实也十分活跃」。

饭岛女士一转当时偶像的形象,开辟了一向和偶像划清界限的综艺节目路线,让SMAP一炮而红,将SMAP培养成FC人数约一百万人、CD总销量约3500万张的国民级偶像。

「杰尼社长也对饭岛女士的制作能力另眼相看,除了SMAP,还让她担当了山下智久和Kis-My-Ft2等人气艺人的经纪工作」。(体育报纸记者)

饭岛女士最为提拔的,是这次跟她“诀别”的木村拓哉。

「饭岛女士的梦想是让木村成为世界有名的影星。木村也曾经全权信赖饭岛女士,亲切地叫她“小智”,非常敬慕她」。

「但是,自从2000年木村和工藤静香的“奉子成婚”以来,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饭岛不喜欢工藤,还曾对夫妇二人的共演提出NG,推掉了他们共演的广告。」(同上)

随着SMAP的鼎盛,饭岛女士不知不觉在电视业界有了巨大的影响力。甚至成为了电视人之间口耳相传的“背后的女帝”。

私营电视台相关人士是这样说的:

「饭岛女士身形娇小,态度温和,但对工作非常严格。不行的事情就清清楚楚地说不行,只要有不顺眼的事情,就会要求从头再来。即便如此,渴望着SMAP带来的收视率的电视台还是对她言听计从,通称『I担』的担当职员争抢着接待她的样子,被揶揄为“拜饭岛”」。

去年12月4日,本杂志目击到围着皮草围巾,拎着名牌包的饭岛女士。那时,她还有着带着五个大明星,去建立自己的“帝国”的梦想。现在有情报称她有要退出演艺圈的意向,但一位演艺圈相关人士如是说:

「她不会就这么轻易狗带」。

她还会有东山再起之日吗。

 

翻译者:敬宫東星葛城小百合奈奈美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SMAP的背叛与屈服 杰尼斯首脑实名自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