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爱像一场重感冒

创作 Aaron 187浏览 0评论

爱像一场重感冒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我叫他凯文。当然,这不是他的真名。其实他的名字叫什么,都不会影响这个故事。毕竟名字在很多时候只是一个代号,代表了一个人的存在。对于我来说,他就是凯文。他是如此真实而强烈地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

 

Chapter 01

我在上海工作过三年。我不喜欢上海这个城市,因为它的水泥路太硬,留不下任何人的脚印。但我又迷恋上海这个城市,因为这是个单纯而势利的城市,因为你只要有钱,这个城市的每一扇大门都会为你打开,而且每一扇门内都有最真诚的笑容。对于金牛座的我来说,这样的城市几乎与天堂无异。

那时候的我供职于某家声名显赫的公关公司,每天的工作就是衣冠楚楚地出入各种纸醉金迷的场合,与一些不相熟的人装作仿佛认识了半个世纪。觥筹交错之间,说着言不由衷的话。仿佛这一刻,我就是上海上流社会的一员。只是当下班后面对出租房里凌乱和异味,我才发现,我从来就不属于那个阶级。我之所以出现在那个阶级,只是一份工作而言。对于真正属于那个阶级的人来说,我就是沐猴而冠罢了。

这是上海上个世纪常见的单位公寓,简单的两室一厅,逼仄的环境和审慎的邻居。这是同事离职之后转租给我的房间,我选择的理由无非是距离公司很近且租金很合适,当然,那畅快淋漓的网速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里是单位公寓,所以环境相对单纯安全,所以住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也懒得换更好的房间了。横竖能从公司提供的租房补贴里克扣下一笔用于购置保养品,也是不错的选择。

公寓的户型很简单,主卧室有主卫生间,所以我可以尽量不出现在公寓的公共领域里。因为我其实不是特别擅长交流,尤其是面对陌生人。至于在工作场合,那是为了钱。为了钱,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所以,我讨厌在下班之后还要与人交流。我宁可安静地听一张CD,或看一部老电影。公寓的客厅不大,兼做了餐厅。厨房还算齐备,前同事留下了全套厨具。我也会在半夜饿醒的时候,用他那套并不便宜的厨具给自己煮一碗速食面,或速冻饺子。至于次卧和客卫,我几乎没有进去过。尤其是客卫,总是散发着让我并不愉快的味道。虽然房东每周都会安排阿姨前来打扫客厅、厨房、阳台和客卫,但是客卫的味道似乎就从来没有消失过。至于客卧住的是谁,我真的不知道。只是从偶尔飘出来的脂粉味或汗味来区分隔壁是女生,或男生。

 

Chapter 02

每年春节前后都是换房客的时候。房东也和我抱怨过,然后还非常客气地表示我这样每年年头直接缴一年房租的房客是她最喜欢的。于是我笑称让她给我折扣时,她却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于是我也就笑笑,这种客套话听听也就罢了。

凯文是在元宵节后才搬进来的,那时房东都有些绝望了。因为这个时候还没租出去,几乎就要耽误半年的时间了。不过好在凯文联系了房东,于是房东又联系了我。房东的意思无非是凯文要搭乘半夜的火车赶到上海,所以她没有办法即时提供钥匙和出入卡给他。因此希望我能帮帮忙,作为补偿,房东表示日后我退租的时候,她可以免收清洁费。最后,她将凯文的手机号码,以及接头暗号给了我。

爱像一场重感冒

凌晨两点的时候,我正在看《独立日》的时候,接到了凯文的短信。他说,他已经在门卫这边了。于是我换上了家居服,从房间里出来。门卫室的大叔和我也相熟,再加上房东也打过了招呼,于是凯文得以顺利地进入小区。我打量了凯文几眼,身上还带着刚出校门的稚气和青涩,以及那种初涉社会的单纯。他没有太多的行李,一个颇大的行李箱,和一个背包。他笑着感谢我,我便带着他上楼。

和他攀谈了几句之后,赫然发现他居然是我公司的新同事。我们公司也有网站部,主要是向潜在客户展示我们的实力。而他就是网站部的新员工,负责网站服务器的维护和安全。在得知我们是同事之后,他的话明显多了起来。他是浙江人,毕业自浙江大学,硕士学历。

因为凯文的关系,我才第一次进入到次卧。次卧的面积大约只有主卧的一半,略显狭小。一张简单的单人床,一张电脑桌,一个衣柜和一个床头柜就让这个房间有些局促了。不过凯文倒是露出满意的笑容,说比他想象中好许多,他原本还以为是那种隔断房。我明白他的意思,因为就在这个小区外的便道两边,就有不少隔断房。比如我就曾见过将卫生间隔断成双人间的奇葩存在。我不得不佩服同胞们的创造力和忍耐力。

尽管我私下吐槽房东对退租房客收取清洁费有些过分,但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确也没白收这笔钱。比如房间里的寝具都是房东最近购置送来的,而且还居然还是无印良品的。似乎为了体现她的认真负责,她还将无印良品提供的发票复印件放在床头。凯文倒是不在意什么良品不良品的,他只是很高兴房东还提供干净的寝具。凯文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表示,他不抽烟不喝酒,也不养宠物。基本上,他算是一个不错的合租者。

等他收拾完卧室之后,我给他指引了卫生间的位置。客卫的面积很小,但好在还是干湿分离。马桶、洗手台以及冲凉房,让客卫就满满当当的了。凯文到了客卫一看,非常尴尬地表示他没有带洗浴工具,只带了牙刷和面巾而已。我想了想,前段时间参加某个洗浴品牌的发布会时,我倒是收到他们家的一个套装,浴巾、浴球、香波和沐浴液。牌子是不便宜的牌子,但是我不用他们家的牌子而已。最重要的是,他们主打的是玫瑰系列,这完全是男生会退避三舍的香味。于是我就将这个套装给了他,而他则欢天喜地前去冲凉了。

在他去冲凉的时候,我关掉了投影,开始用电脑写起日志来了。我是个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人,但是写博客这件事我却坚持了十五年。我博客写到一半的时候,他敲门进来了。他很感谢我能提供沐浴套装给他,而我也打量一下只穿着内裤的他。低腰的三角内裤让他的人鱼线完美地展示在我面前,小麦色的肤色和利落的短发,让我不得不多嚼了两粒双倍薄荷的超冰爽香口胶让自己平静下。

 

Chapter 03

作为一个码农,凯文的工作是标准的朝九晚五。而我则是弹性工作制,每天只要保证十点前到公司并完成当日工作即可随时回家。如果当天有外出,或前一晚有应酬的话,那么还可以完全不用去公司签到。所以工位什么的,对于我来说,并没有特别的概念。只不过我答应了陪凯文前去公司上班,所以才破例在七点的时候起床。尽管距离公司不远,但也是两站地铁或五站公交的距离。虽然我有交通补贴,但我深知上班高峰时刻打车那无异于自杀。

其实我满羡慕凯文的,他们技术部门上班是可以常服的,但是我们必须正装。然后我还得拎着我的笔记本和平板,因为在不同的场合得用不同的设备展示案例。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工作的逼格要求,我其实并不喜欢苹果笔记本。但是做公关创意的,不拿一个MacBook就太奇怪了。

凯文因为是第一天入职,拿着公司发的OFFER和他的一些基本资料就跟着我去了公司。作为一家赫赫有名的公关公司,门面自然非常重要。我们的办公大楼在上海最繁华的商圈,那标志性的大楼顶上还有我们公司的标志。我们的公司全称是某某公关(亚洲)公司,然后下面还用小一号的文字备注,某某顾问集团旗下子公司。公司内部装修为白色调,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真觉得好未来好科幻的感觉,但是呆久了就有种身处医院的感觉。或许公司也知道白色在中国文化并没有那么吉利,所以就允许员工在自己的工位上自由搭配色彩,同时公司也加强了在公共领域的绿植,所以现在的装潢才看上去略微正常了点。

我将凯文丢给了HR,自己则到自己的工位上。我的工位上也有电脑,也是苹果的iMac一体机。没办法,有时客户会来公司拜访,我们必须用苹果来提升我们的档次。

 

Chapter 04

凯文就这么住进了我的生活里。因为他的到来,我发现我的生活渐渐地有所不同。我原本以为凯文只是一个简单的技术宅,但是没想到他居然是个宜家宜室的好男人。最起码,他的厨艺让我觉得他的女朋友会很幸福,如果他有女朋友的话。或许是因为刚刚毕业的缘故,再加上空调的缘故,所以凯文每次洗完澡之后都喜欢只穿内裤在沙发上看电视。几次目睹他的尺寸之后,我更加确信他的女朋友会很幸福。

爱像一场重感冒在凯文的号召之下,我也加入了厨艺大军。其实我很热爱厨艺,但是得过且过的生活状态让我渐渐地放弃了做菜的想法。我是四川人,所以川菜对于我来说并不复杂。而我又在广州生活了十一年,于是我对粤菜也颇有研究,至少在煲汤方面还算过得去。相较于凯文顶多家常菜的水准,我几乎是星级酒店Line Chef的水平了。渐渐地,凯文就沦落成买菜洗碗的人,周末在厨房忙碌的人成了我。

周末除了一起吃饭之外,客厅的液晶电视机也被我们改造成了游戏机。作为两个宅男,我是PS联盟,他是XBOX部落,虽然我们为了索尼和微软会掐得天昏地暗。但是我们还是很高兴,在玩游戏的时候有个伴了。

偶尔凯文也会跑到我房间里看投幕电影,而且我居然也开始习惯他爬到我床上。尽管我的床很大,但我并不喜欢别人到我床上。当我允许凯文在床上和我一起看电影之后,我又允许看到深夜的他直接在我床上入睡。

看到他熟睡的模样,我脑海里的天使和魔鬼在交战。如果是五年前的我,或许我就会顺势将他给办了。但现在的我早就告别了种马的设定,而且我也不想在上海这个城市失去一个朋友。

只不过生活有的时候比任何作家都狗血,就在我决定将凯文当作好朋友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却改变了这一切。当我现在再回想当时的回忆时,我不得不承认,生活真的比小说要精彩许多。

 

Chapter  05

凯文是个乐天派,我很少看到他生气或低落的时候。因为他这样的脾气,据说他在公司里也很受欢迎。因为我经常出席化妆品或保养品的发布会,所以我不仅有各大奢侈品牌的顶级VIP资格,同时还有她们当季新款的试用品。如果是男士品牌,我就留下来自己使用。但如果是女士品牌的话,我就给了公司的前台或人事妹子们。对于她们来说,这些品牌只能出现在海外代购或生日礼物的名单里。靠着这些小礼品,我总是能知道公司的最新八卦。比如:技术总监打算年底将优秀新员工的名额给凯文;或是行政部有几个新入职的妹子看上了凯文,据说已经展开了追求活动。但是,最新的八卦就是凯文已经有女朋友了,于是迷妹们纷纷感叹好男人难得就各找各妈去了。但是我和凯文同住了这么久,我却并不知道他有女朋友。当然,这是他的私事,我不该去涉及。

仲夏夜,我在为某家顶级婚纱公司的推广计划而发愁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凯文颇为激动的声音。在我的印象里,这个简单的孩子几乎没有和人红过脸,更不会激动到如此地步。我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打开门,正好看到凯文拿着手机在那激动地哀求什么。最后,我看到他泪流满面地挂断了电话。

我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有男生在面前情绪如此崩溃。凯文看到我,他抱住我,然后他不再发出声音,只是默默地流泪。虽然凯文不喝酒,但我是喝酒的。冰箱里有啤酒和红酒,都是我的。看到如此的凯文,我觉得或许一醉真能解百愁。于是我建议我们喝点啤酒,他默默地点头同意了。

我们就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就着烤串喝着啤酒。凯文酒量不是特别好,一罐啤酒下去就让他半醉了。他说他分手了,他和他相恋五年的男朋友分手了。我知道他分手了,但是没想到他是和另一个男人分手了。凯文和他的男友是同班同学,然后一起考研到同一个老师名下。但是毕业之后,凯文来了上海,而凯文的男朋友却不得志地去了内地某个三线城市。收入和距离的差距让两人的隔阂从无到有,最后到了难以弥合的地步。于是,分手也就成了必然。我没有去开导他什么,只是默默地听他讲故事,直到他彻底不省人事。

我将他扛到我房间的卫生间里,因为主卫是有浴缸的。薰衣草的浴盐能让放松,我让他在浴缸里静静地躺着,然后在厨房里给他熬了一锅醒酒汤。我在浴缸里给他灌了一碗下去,然后他趴在马桶上吐了个天昏地暗。我让他漱了下口,紧接着又喝了一碗醒酒汤。此时的凯文已经有些清醒了,看到我在帮他擦拭身体,他有些尴尬。我将他弄干净之后,将他丢回到他床上。好在凯文只有172公分高,否则我还真没办法对他公主抱。我在床头柜上给他留了一杯温开水和一壶乌龙茶,希望他睡醒的时候不会口渴。

客厅我实在是懒得收拾了,就收拾了下自己的卧室,洗了个澡,我也睡了过去。

 

Chapter 06

爱像一场重感冒

在梦中,曾经在广州的那些日子仿佛潮水一般的涌现在自己面前。原本以为已经愈合的伤口就这样被肆无忌惮地撕裂开,丑陋的伤口嘲笑我的软弱和无知。难道你真的以为过去就会那样过去么?时间抚平的只是你的记忆,而内心深处的一切却还是那么清晰地存在着。

我在广州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十年,以及最黯淡的一年。那是我大学、研究生以及第一份工作所在的城市。一切都如同这个城市的天气一般,热烈、暧昧,以及冷漠。

我的初恋叫山姆,听到这个名字,你的脑海里会浮现出一个热情、帅气的大男孩形象。的确,山姆也是这样的一个男孩。山姆虽然是广州人,但是他的祖籍却是东北。所以他不像一般的本地男孩,身高不高,皮肤还黝黑带着一些脏脏的感觉。他的皮肤很白,即便他是如此热爱运动。他的酒量很好,没有愧对他的东北人基因。他多才多艺,能歌善舞……或许唯一的确定只有一个,那就是成绩太普通了。我们的学校在国内还是颇有名气的,所以他虽然考入了这所大学,但是四年的大学生涯都只是吊车尾罢了。

他是我的舍友,我们有着太多的爱好。虽然我号称是文艺忧伤青年,但是出了偶尔写写诗抒发下自己的情感之外,其余时候我还是和一般的男孩没有区别。除了教室和宿舍之外,我更多的时候出现在篮球场和足球场,偶尔也会在泳池里发泄下多余的荷尔蒙。除此之外,学校周边的网吧则是我也会出没的地方。陪着我的人,就叫山姆。

因为他是本地学生,所以他是最早入校的新生。高大帅气的他自然就被院学生会派来充当门面,到学校里迎接新生。而我和他的初次见面就被他骗了,以为他是我的学长。直到他和我出现在同一个寝室,直到我发现他的学生证是同一个学年颁发的。

军训结束之后,山姆邀请我去他家玩。懒得回家的我自然应承了下来,毕竟国庆节回家的学生太多,我实在不想去火车站。山姆的父母都是国际商人,一年里大概也只有春节前后才会回国与山姆团聚。所以山姆的家里只有山姆,以及过来打扫卫生和煮饭的两位钟点工阿姨。山姆表示他已经习惯了,说这样的生活更自由。

山姆没有让我住客房,而是住在他的房间里。和所有的男孩子房间一样,总有那么一个角落里藏着男孩子青春期最爱的私藏品。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山姆喜好的爱情动作片主角并非一男一女,而是两个男生。我红着脸在山姆的诱惑下看完了一部片子,年轻的身体被荷尔蒙充斥着。山姆用诱惑的眼睛看着我,还懵懂的我居然无师自通地将他按在了床上。因为有山姆的配合,所以第一次并没有那么尴尬。年轻的身体总是欲求不满,尝到新鲜的我一次又一次地在山姆身上索取着快乐。山姆也配合着我,让我感受到不同体位的快乐。当我最后一次将将精华释放在他身体里的时候,我都已经累得起不了床。他拉着我一起泡在浴缸里,他说,他爱我。

 

Chapter 07

应该说,我是呃幸运的。不管我和山姆最后的故事是多么地难过,但我们毕竟一起生活了十年。十年里,我们已经习惯了彼此的一切。我们不仅熟稔对方的一切癖好,也能在床上领悟到对方的暗示。曾经有人说过,和最爱的人做爱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在山姆之后,我和不少人有着一夜或几夜的故事。但是和他们的交媾却没有和山姆那样的感觉,因为我太熟悉了山姆的感觉。山姆知道在上面时候让自己和一起攀上顶峰,并且我们还熟悉彼此的一些小小的爱好。

大学毕业之后,山姆在父母的安排下进入了银行工作,而我则继续我的研究生生涯。因为没有离别,所以我们认为我们的爱情依旧天长地久。直到三年研究生毕业之后,山姆告诉我,他需要结婚了。和政府公务员一般,国有银行也是有着相似的体制。不结婚的男人被认为是不可靠的,而山姆真面临着升职的希望。我在抗争了半年之后,终于答应了他的要求。既然我爱他,我就不能伤害他。

结婚后的山姆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大量的时间陪伴我,他只能在周末的白天过来陪陪我。偶尔以加班为遮掩,在我这里过夜。虽然我们在床上依旧快乐,但是我们都清楚彼此内心间有了不可逾越的隔阂。而这个隔阂的爆发在于山姆的女儿出生了,我没有料到他居然有了孩子。于是我提议,我们结束吧。但是山姆哭着求我,说他会在职位稳定之后离婚,让我等他。

我相信了他,但是等来的却是山姆的第二个孩子的出生。

我没有留下什么话语,只是默默地辞职。我仅仅用两天的时间就将我的全部行李托运回了家乡,而我也在辞职后的第三天离开了这个城市。在离开这个城市的那天,我将我的手机号码换掉了。同时在一切联系方式里,将山姆列为了黑名单。

不过,就在我离开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听一个朋友说,山姆有了另外的爱人。那个男孩很帅很年轻,很会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山姆为他租了房子,同时每月还支付他一笔费用,让他安心在家当宅男。

有时爱情,徒有虚名。

 

Chapter 08

因为宿醉的关系,第二天的我起来得有点晚。不过我醒来的时候,客厅原本的味道已经消失了。凯文将客厅打扫得干干净净,而且还特意买了两束鲜花,一束放在电视前的茶几上,还有一束则放在餐桌上。除了鲜花之外,凯文还买了一些柠檬味和薄荷味的香氛回来。不仅客厅的气味好闻了许多,连带着客卫和厨房的气味也变得舒服起来。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凯文自己的卧室却用的是薰衣草。

凯文看到我醒来,颇为不好意思。他表示他已经做好了饭菜,就等着我起来一起吃饭了。我也没有客气什么,径直就坐在了餐桌旁边。我知道昨晚的事情让我们彼此都很尴尬,所以我尽量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爱像一场重感冒从醉酒事件之后,凯文开始避开了我。或许是因为我得知了他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这让他有些不安和尴尬之外,另外的原因就在于他开始在寻找他的另一半。虽然同志的世界很神秘,但是在任何一个大都会里,同志的数目都是一个很庞大的绝对值。无论是Jack’d还是Blued,总有一款约会软件能让你找到合适的人。我并不排斥单身的人去寻找刺激和欢乐,毕竟身体的需求是没有办法去说三道四的。好在凯文懂得保护自己,他不将他的男伴带回家,也会随身携带安全套。让我颇为意外的是,他还坚持每个季度去做梅毒和HIV的测试。

某天晚上,正当我在奋斗一个企划案的时候。凯文醉醺醺的回来了,从他身上的汗味和凌乱的吻痕来看,他应该是度过了一个刺激的时刻。不过他一般发生这事都会选择在外过夜,而今天却莫名其妙赶了回来。

我看着他有些站不稳,就搀住了他。他看着我,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哦,你不是同志。你知道吗?那天晚上,我好想你上我。我甚至连润滑剂都准备好了,我还幻想我会主动让你要了我。不过,你没有碰我。你嫌弃我么?

凯文的问题让我有些哭笑不得,因为这是个无解的答案。且不说我只将凯文视为哥们,就算我真对他有些不良心思,我也不会趁他喝醉的时候干嘛啊。我将他拉到卫生间里,放水冲他。被水冲了之后的他似乎清醒了一点,他看着我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山姆。欲望仿佛火焰一般地在他眼睛里燃烧着,他将头凑了过来,吻住了我。不知道为何,我居然迎了上去。我们就在冲凉房里深吻起来。当我的嘴唇离开他的嘴唇时,他的嘴唇因为我的粗暴而有些红肿,但却显得更加性感。

他脱掉了他的衣服,也脱掉了我的衣服,我们就在冲凉房里拥抱着、亲吻着、抚摸着……凯文的皮肤非常光滑,抚摸起来就仿佛丝缎一般。而且年轻的身体格外敏感,仅仅只父母就让他发出让我无法抑制的呻吟。他看着我,说,操我!

 

Chapter 09

凯文仿佛一只心满意足的猫,他安静地蜷缩在我怀里。我的下巴抵在他的头上,短短的寸头刺着我的皮肤。我搂着他,他安静地在我怀里睡着。呼吸是那么平稳,丝毫没有刚刚的兴奋与野性。他的皮肤依旧如绸缎般丝滑,我的手抚摸着他的背。睡梦中的他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然后我轻轻地吻了下他的唇。

次日醒来的时候,他正搂着我的腰,而嘴唇则贴在我的锁骨上。他微笑着说,他喜欢我。我注意到,他没有用爱这个字眼。但是我也没有和他计较,我告诉他,我也喜欢他。我也避开了爱这个字,而他似乎并不在意。因为是星期天,我们就这样搂着到了中午。实在是饿得不行的时候,我打电话叫了一份披萨上来。我们在客厅的沙发上互相拥抱着,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着披萨。

虽然再次找回了恋爱的感觉,当时我们并没有如彼此当初那般热烈。或许爱情真的如美酒一般,时间带给美酒的不是烈度,而是醇度。在外人看来,我们依旧是关系非常铁的好哥们。总有人事或行政的妹子透过他或我,说希望给对方找个女朋友。于是我们都以损友的形象出现,将对方黑得一塌糊涂。日子长了,妹子们都戏称,哎呀,你们不要去打扰他们的两人世界了。我告诉你们啊,再美的美女在他们眼里,还不如《使命召唤》或《古墓丽影》来得有吸引力呢。

日子,便这么悠然地过去了……直到下一个让我们选择的日子来临了。

凯文在公司呆了两年之后,接到了杭州一家大型互联网企业的Offer。我知道这份邀请是无法拒绝的,所以我没有去挽留什么,相反,我祝福他能在新公司有更好的待遇。

从离职到最后离开,我们在一起度过了最后一个月的时光。我们没有谈任何会让我们不开心的事情,相反我们选择了很多让我们开心的事情。吃了很多平素想去却没去吃的美食,然后周边的旅游景点也一一拜访。在他离开的前一晚,他对我说,如果我希望他留下来的话,他是会留下来的。

我告诉他,我不希望勉强任何人。虽然我爱你,但是我没有资格禁锢你在我身边。因为我给不了你未来,所以我只能笑着选择放手。

 

爱像一场重感冒

在凯文搬出去后不久,一个女孩搬了进来。

我依旧过着原本没有凯文的生活。我有他的联系方式,但是我没有去打搅他。他会有他的幸福,而我只是他生命中的过客。或许当时如同一场重感冒般难受,但是等烧退了,你和我都会幸福地活在属于自己的城市里。

这是我们的故事。

本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爱像一场重感冒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