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辭職記:第二次辭職

浮世绘 Aaron 180浏览 0评论

巨人公司松江園區的主樓屋頂

終於在昨天晚上提出了辭職要求。距離入職這家公司已經兩年半有餘,似乎也是到了應該離開的時候。

和從數字公司離職的情況不同。因為數字公司偏安東南一隅,薪資自然無法和魔都相比。所以和數字公司的解約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薪資談不攏實在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起初到G公司的確是抱著想做一些事情的想法,畢竟在數字公司我是既從事過品牌市場策劃,也做過產品市場策劃。不僅干過媒體投放與軟性,也干過線上及線下活動。所以當初來到G公司,也希望能繼續這樣的工作。

不過很遺憾,數字公司是媒體公司,而G公司則是產品公司,所以我必須去帶產品。

思前想後,雖然有人認為我是壓力過大而選擇的離職。可實際上呢?我在數字公司遇到過比這壓力更大的時候,可我依然堅持下來,并保證了每件事的完成質量。

我曾經戲稱G公司是國內私營公司里最像國企的公司。高管層思想僵化,思維還停留在如何面對70后用戶。他們甚至連80后用戶的消費習慣都沒有弄清楚,就開始宣稱要針對90后和00后推出產品。於是結果就是一敗再敗,這次如果不是抱上T公司的大腿,我估計G公司的王牌產品也會因此廢掉。基層管理則絲毫沒有一點管理才華,甚至連基本的情緒管理都做不到。其實大家都是公司的員工,而且僱傭關係的僱主也不是你。你又何苦將基層員工當奴僕使喚?威脅、恐嚇……有意思么?員工需要的是激勵!而不是任意侮辱。最重要的是,基層管理們對上是溜須拍馬,對下則是甩鍋,你這樣的基層管理能帶的起團隊?能讓員工對公司產生歸屬感麼?

當然,這些東西其實都是可以容忍的範圍。既然來工作,大家都是為了人民幣。因此,公平,最起碼表面的公平是最重要的!

當初我和W員工競爭管理崗位。我的產品擁有近乎完美的表現,而他的產品則已經被市場拋棄,結果是他而不是我得到管理崗位。我的第二個產品幫助整個部門得到了公司的重視,但是為何我們這支團隊最後都沒有被酬功?信口開河地跟我們談投資談股權,但是您的期權在哪裡呢?甚至公司劃撥給我們的宣傳費用又去了哪裡?

最後也是最讓我覺得寒心的是,僅僅因為我不是本地員工,所以我必須接受對外地員工的歧視和不平等待遇。G員工連續數日曠工,甚至被領導捉了現行也就不聲不響地過去了。沒有罰款,沒有通報,甚至連內部警告都沒有!現在G員工每日遊戲,不思工作。但領導層卻依舊說的是我的問題,還說是我的團隊。我連基本的管理權都沒有,這些人何來是我的團隊?名不正言不順,我怎麼管理他們?當初領導層交予G員工的工作,因為G員工休假而沒有完成,這也成了我的責任!我不是他的領導,他請假和工作交接都不需要經過我,我為何會知道他的工作?

以上讓我對G公司是徹底絕望。雖然我尊敬這家公司的歷史和她的大老闆,但是僅僅依靠大老闆一人的努力是改變不了這家公司的現狀。

最後的最後,導致我離職的導火索自然是我的直接管理各種針對性的報復。

和這位Z領導的矛盾源自那次提升,因為是Z領導最終的決定,所以我失去了晉升的機會。因此我對Z領導自然是不滿的,於是藉著第二個產品的機會離開了這位領導的管理。因為既然是平行部門,部門與部門的合作自然是有矛盾。問題是,工作上的矛盾解決了便是,但是沒有情緒管理和領導才華的Z自然將一切都記成私人恩怨,算在了我的頭上。對我人格的侮辱和對我專業的嘲諷,這些都讓我忍無可忍。尤其是那種針對性的挑刺那就更是讓人覺得惡心了。

雖然我不認為我是圈子裡的最精英的人才,但是我自認為我離開G公司還是可以拿到同等級別公司的OFFER。既然如此,那就江湖再見,再也不見!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辭職記:第二次辭職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