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浮世绘

辭職記:解脫

忽然就這麼悄無聲息地斷更了好幾日,想起來還真的有些太任性了呢。不管是什麼理由,這裡先和諸位讀者說聲對不起。畢竟,我個人的原因不應該由你們來承擔後果。

最近突然斷更的原因是我在思考并最後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辭職了。從現在供職的巨人網絡離職了。雖然最後手續要到六月底才完成,但現在的我已經算是半個自由人了(或者稱之為失業人士吧)。

之所以打算辭職,比較深層的原因在於,我在這家公司已經沒有晉升的空間,將近三年的工作時間也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

而導火索則在於和副總監X以及直接主管Z的矛盾。因為和直屬主管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再加上本中心內的某些不公正待遇,讓我不得不選擇離開。

所謂的不公正待遇在於:

  1. 我的個人創意被無恥剽竊,同時還被上級包庇。我從事的工作是市場策劃和品牌行銷,這種職業對於創意的要求是非常嚴格的。我之所以能進入巨人網絡,並被總監W重視的原因就是我在這個職業里長達九年的從業經驗和我曾經的個人創意。但是我在這裡的數個創意都被無恥剽竊,最後成了他人的晉升踏腳石。雖然我就此原因向Z和X反應過,但是很遺憾,他們卻包庇了剽竊者。在某次會議上,忍無可忍的我在本中心和項目中心的聯席會議上戳穿了剽竊行為。雖然得到了W的重視,但也因此得罪了Z和X。X是我的直接主管,而X則是Z的領導。在這兩人的操作下,雖然所謂的“剽竊”行為得到了一定的處理,但同時我也被發配了“冷宮”。
  2. 大家也知道,我不是上海人。而上海無論是政府還是當地公司,都對非上海戶籍的公民有這樣或那樣的歧視。簡單來說,公司會認為非上海戶口(尤其是沒有固定住所的非上海戶口)在離職上有更大的顧慮,所以他們對於非上海戶口的職員都會區別對待。現在回想起來,有很多事真的讓以前的我是忍無可忍的。但現在的我學會了容忍,學會了收斂鋒芒,但是也有些忍無可忍了。比如,本部門另外兩個上海戶籍的職員可以隨意曠工而不受懲罰,而我按照正規請假程序獲得的假期還要被上級挑三揀四。去年我弟弟結婚,我提前一個月請假,結果到假期前一日,卻被上級建議“你還是別休假了吧”。還有我在去年的體檢中,鼻咽癌腫瘤標誌物為陽性,醫生建議我盡早做複診。但是這樣的事情,上級也不予假期。於是我只好在上班前去醫院檢查,然後匆匆忙忙趕回來上班。幸虧我的複診結果是陰性,如果我真的是腫瘤的話,我真不知道我該如何面對這群領導。然後最讓我覺得惡心的是,上海戶籍員工的錯居然最後也要怪罪到我頭上,儘管我就這個問題投訴過,但是很遺憾,我沒有得到任何反饋。
  3. 最後,我的直接主管Z在業界的名聲非常臭。當然,Z的名言是“我知道我在這個行業的名聲很爛,但是我不在乎”。當初我入職巨人網絡的時候,幾個相熟的巨人離職員工紛紛用“傻×”來評價我。現在,我理解了他們的評價原因所在。其實我不在乎領導對於工作的要求嚴格,畢竟嚴格的標準下才能出精品。可是在嚴格的要求也應該有標準,而且也應該一視同仁才對吧?但是很遺憾,我們的這位主管Z的標準都是“我沒有感覺”或“打動不了我的心”之類的抽象性概念,因此幾乎無法與她溝通。更重要的是,一旦你不合她的心意,不願成為她的狗,那麼你所有的工作都會被她針對。做好了,你的功勞會屬於她;做壞了,即便是她的原因,她也會毫不留情地甩鍋給你。

在和父母以及朋友的建議下,我最終選擇了辭職。提交辭職報告的那一刻,我真的覺得我解脫了。前天和總監W談了離職談話,雖然W很善意地挽留我,但是我實在不想再面對Z和X,所以我還是婉拒了總監的慰留。昨天預訂了杭州西湖的一家旅店,這個週末我會在那裡調適下心情。一切都會在下週變好的……

前天離職之後,和幾個同事聊了下天,跟大家再說說Z和X的幾個奇葩事情吧。或許大家就能理解,為什麼本中心的離職員工對於Z的評價那麼低,也就不難理解為何業界對於Z沒有任何正面評價了。

  1. 我們的現任同事J懷孕已經四個月了,前兩個月因為有落紅原因被醫生要求臥床一個月。大家也知道,懷孕頭三個月如果有落紅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但是我們的主管Z卻無視醫囑,非常不情願地給了J一個星期的假期。但是所謂的假期里,她還必須臥床辦公。在J懷孕的頭三個月里,J沒有休息任何一個假期。就算這樣,Z還向X投訴這位孕婦同事“工作態度不好”。而且大家也知道,《勞動法》對於孕婦產檢是有專門的假期福利的。但是J去做產檢還要被Z說三道四,不給假期,並且威脅要開除。
  2. J的遭遇得到了部門前同事M的同情。現在的M是別的中心的員工,但曾在我們部門工作過一段時間。M當時並非Z的員工,而是因為我們中心工作太多,她借調過來幫忙而已。結果M挺著大肚子工作的時候,被Z直接氣得去醫院掛點滴。而在M住院的期間,Z還在朋友圈里嘲諷,“大肚婆了不起啊?是不是每個懷孕的人都這樣矯情啊!”結果當場氣得M險些流產,然後M的丈夫來公司投訴并要求M長期休假。
  3. Z曾經是另外一個中心的員工,可以說那個中心的總監對Z有“伯樂”之恩。但是她卻在那位總監最關鍵的時刻,背後捅刀。當然,Z對外宣稱的理由是那位總監在某次訓斥她的時候“侮辱了她的母親”。可我們的這位孝女Z卻在訓斥她的下屬時,近乎潑婦罵街,而且用詞非常臟,同時也愛攻擊員工父母。這件事就發生在我頭上過,我將她在朋友圈的侮辱詞語投訴給了X。X給出的理由是“她性格不好又是女孩子,你讓讓她好了。”沒問題,我讓她一次兩次沒問題,但是三次四次是哪般?就算她是女性,她也沒有理由侮辱我的母親吧?而且身為公司管理層,難道沒有接受過情緒管理之類的教程么?

不管如何,現在的心情總算放鬆了。希望這次短暫的杭州西湖假期之後,能用更好的狀態面對大家吧。

話說,這些遭遇成了我下本書的靈感來源,好奇怪的理由啊……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辭職記:解脫

Aaron

Share
Published by
Aaron
Tags: 巨人网络日记

Recent Posts

  • 资料

2018创作新导向

影视剧内容审查,一直是牵动着影视人、创作…

4月 ago
  • 资料

小杰尼斯

小杰尼斯(日语:ジャニーズJr.,英语:…

4月 ago
  • 资料

杰尼斯事务所

杰尼斯公司(日语:株式会社ジャニーズ事務…

4月 ago
  • 资料

无限宝石

无限宝石(英语:Infinity Gem…

5月 ago
  • 资料

哥谭市主要区域

哥谭市(英语:Gotham City,缩…

5月 ago
  • 闲言碎语

时代挽歌

总觉得应该写一点什么东西,但是却始终找不…

6月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