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记

寫在七月的尾巴上……

原本想用的標題會比較驚悚。死或生。當然不是那個Dead or Alive。

 

【關於生】

體檢的時候,一個腫瘤標誌物——EBVCA-IgA檢查為陽性。於是被醫生建議做進一步確診,以排除鼻咽癌的可能性。

看到這份體檢報告的時候,比我任何時候接到體檢報告都要感到恐怖。

畢竟剛滿三十歲的我雖然的確已經到了需要考慮癌症和腫瘤的年紀,但我這個年齡段應該還是比較安全的年齡段。

在糾結了許久之後,和不少朋友聊了之後,終於在月初的時候去做了鼻咽鏡檢查。

當然,結果是好的。僅僅只是咽炎而已。

只不過因為這個標誌物為陽性,醫生建議我有任何不良症狀的時候都來隨診。最近這一兩年建議我按時複查。

和Emlary聊起此事的時候,她還驚訝于我居然如此豁達,敢拖上那麼長的時間去確診。

其實,我只是害怕和重度拖延癥罷了。

畢竟去做這個檢查,還是經過了不少心理建設。

拿著病例報告回來的時候,開始還在車上面竊喜。

可是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如果真的不幸中標,我居然還要拿著我的“死亡判決書”去上班!

頓時悲從中來,一個人在出租車後面哭了個昏天黑地。

我從沒有如此近距離接觸死亡。——這是我這輩子最害怕和最不想觸及的話題,沒有之一。

 

【關於死】

七月快要結束的時候,我的一個朋友也選擇了結束生命。

他告別的方式是一種我可以理解卻無法認同的方式。

我和他並不算多要好的朋友。只是我們都是網絡寫手,只是我們都玩英雄聯盟,只是我們都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於是我們成了可以聊一些秘密的朋友。

我知道他的很多事情,也大概可以猜到他選擇離開的原因。而看過他的遺書之後,我才知道,或許對他來說,這是個徹底的解脫吧。

他的家庭和身世是這場悲劇的根源。我無意于去批評他的家人,因為我沒有這個資格。

他的現狀和感情是這場悲劇的導火索。夢想的破滅、愛情的失敗,……苟活的理由在哪裡?

何況還有疾病在困擾他。

去年的時候,他的焦慮症和抑鬱症就已經朝重度發展。但是因為藥物會對他的白癜風治療造成不良效果,於是他放棄了服藥。

他是個愛美的人,他不希望在他愛的人面前是一個可怕的樣子。

焦慮症和抑鬱症會讓他的心理壓力徒增,而過高的心理壓力是絕對不利於白癜風的康復,甚至會惡化。

而白癜風的惡化又讓他的焦慮症和抑鬱症加重,讓他對活下去的信念感到渺茫。

我忽然覺得,如果我能給他打一個電話的話,或許事情不會到這般地步。

但是我是一個逃避死亡話題的人,我不想和任何人聊這個問題。因為我覺得這個問題會給我或他帶來不幸。

所以自私的我選擇了無視。

也許在我心底,我覺得,我們都不談這個話題的時候,這個話題就永遠不會存在。

但是……我錯了。

無論是西方的基督教,還是東方的佛教,都認為自殺的人不能解脫。

我只是希望這是一種阻嚇……神祗還是會引導他去往那個只有幸福和光明的彼岸。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寫在七月的尾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