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由于原博客图床服务商PhotoBucket更改了授权协议而导致所有图片失效,目前博主正在修复中。

The Moment

浮世绘 烟花凋谢 27浏览 0评论

過年的時候,母親說她要去參加某某某的婚禮。聽到某某某這個名字,我依稀覺得很熟悉,於是就追問了句。結果母親回答道:“旁人說你涼薄我還不相信,沒想到你連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都能忘記掉。”於是在母親出門前,她吧啦吧啦地給我講解我當年和這個不記得名字的人有多麼關係密切……比如上學要一起上學,做作業要一起做作業,甚至連上廁所洗澡都要一起……諸如此類的。

聽到母親說了這麼多關鍵詞,終於在腦海里勾勒出這位當年的竹馬同學是誰了。於是從小時候的相冊里將他的照片翻了出來,再對比下母親手機里的結婚照,不得不說一句,歲月催人老。

如果說我生性涼薄的話,我還是要反對下的。我只是不擅長去維繫情感,也屬於難得修復關係的人……一旦朋友遠去了,我發現我們之間共同話題減少了,我就不會再與他聯繫下去了。

當年的礦山的小孩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條路就是祈禱自己的父母能調離這個礦山,回礦務局工作,於是市中學就是他們升學的渠道;而對於我這種父母沒有辦法離開礦山的孩子來說,好好參加中考,最後去縣中學唸書才是正道。當然,縣中學是省重點中學,市中學在這方面就差很遠了。因此,我考上縣中學這檔子事情多多少少也是父母值得炫耀的事情之一。如果不走這兩條路的話,那麼外出打工就是最後的選擇了。在我出生的的那個年代,正是知識無用論最為盛行的時候。我所有的小學同學中,最後只有三個人唸到了大學而已。這還是因為我們小學和初中所就讀的學校是子弟學校,是真正實行義務教育階段不收取任何學費的學校。而且當年的礦山非常富裕,因此大部分就讀的子弟還能被免去一筆花費不低的雜費。可以說,對於絕大部分的家庭來說,只要有孩子一口飯吃,念完初中還是可以的。至於初中之後該如何?我依稀記得是一半的同學選擇了南下打工,而剩下的一半同學中又有三分之二去了中專或職高,打算學一門手藝而繼續去打工。最終去念高中的人非常有限,而能進入省重點的縣中更是鳳毛麟角。

忽然想起來,即便在念小學的時候,同學之間的所謂階級還是有出現的。那便是,“機關的”看不起“山上的”。所謂“機關的”指的是父母都是辦公室工作人員,父親極少下井的孩子;而“山上的”自然就是父親在礦山上擔任礦工的孩子。之所以不提及“山上的”孩子的母親,因為他們的母親大多沒有工作……只有在他們的丈夫因公殉職之後,她們才有機會補進礦山的後勤支援單位,成為一個吃國家糧的非農戶口。記得上學的時候,經常會看到一個大媽樣的工作人員匆匆趕到校務處,然後就是校長陪著班主任去到某個班級,然後就是某個孩子撕心裂肺的的哭聲。好在我們班到初中畢業都沒有發生過這樣讓人尷尬和難過的情節,唯一讓我們難過的是無非是兩個人的離開。

一個人的離開不過是轉學而已,他的離去並沒有讓所有人難過。因為他非常帥,算是校草級的男生吧。於是機關的孩子就有點不爽了,因為這個校草是山上的,而他所組織的活動往往可以帶走全班乃至隔壁班的女生。男生或許從小就有領地優勢,面對這樣的男生,自然就遭到了機關的孩子們不爽。因此他走的時候,山上的男生在歎息,全班的女生在哭泣,而機關的男生們則露出了輕鬆的微笑。另一個人的離開才是真正的離開,說是要去一個大城市治病,最後沒有再從手術台上起來。記得班主任宣佈這個消息的時候,他自己都有些哽咽。這個男生的成績不怎麼樣,應該是班主任巴不得離開的那種學生。只是當他以這種方式離開,甚至連告別都沒有的時候,我們都很難過。曾經問過一些同學,似乎我們都不知道他安葬在什麼地方……原來,我們真的連告別的機會都沒有。

再回來說結婚的問題,母親曾經認為我會和Malahidiel或Barbiel結婚。說來有趣,Malahidiel和我一直同學到高中畢業。即便是念大學了,我們兩個人的學校也不過是幾站路的距離而已。我倒是不認為我會和Malahidiel結婚,兩個人之間如果沒有什麼秘密的話,也就沒了結婚的衝動理由了。至於Barbiel,我們班是典型的“陰盛陽衰”班級,女生成績普遍優於男生。基本上前十名會有八個女生存在,而Malahidiel和Barbiel更是長期包攬亞軍和季軍寶座……至於為什麼沒有冠軍,呵呵……因為一直我坐在那啊。

回家的時候,曾經見過已經退休的老校長。她每次都開玩笑說,說我是這個學校的傳奇。從我小學入學到初中畢業,漫長的九年時間里居然有15次全年級第一……尤其是小一到小五長達10次的連續全年級第一,迄今無人能破……可惜我的母校不是什麼名校,否則我都要進校史了……

Malahidiel跟我說過,說Barbiel很喜歡我,而且一直以超越我來吸引我為注意力。我說,當初你和Barbiel的關係很糟糕,所以別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

男生之間總會有小團體,和我關係密切的有三個人(曾經是四個人),我喜歡稱呼他們是Athos、Aramis和Porthos……我想你也猜到了,那個離開的人會被我叫作D’Artagnan。雖然我和他們關係密切,但是我一直沒有加入他們的團體。畢竟作為一個好學生,你需要犧牲的東西也很多的。別人在踢球爬山的時候,我得乖乖在學校里學習繪畫和演講什麼的……學校需要我去參加各種比賽及表演,為這些大人帶去更多的榮譽。當然,做為學校榮譽獎章的提供者之一,我還是享有一些小小的特權。而這些特權就是我幫助他們三個人的好東西了。

Athos和我算是世交了,畢竟我們雙方家庭是從爺爺輩開始就是朋友的。Athos最後似乎唸了個很普通的大學,但是他的家世應該不需要他去唸什麼書了。作為我們當地最富裕的人之一,Athos所需要做的就只是乖乖地結婚生孩子罷了……Porthos,和這個名字背後的性格一樣,快人快語,容易衝動,算是這個小團體的職業打手了。只是當完兵之後,人的性格瞬間變化了。至於Aramis,有著太多的小聰明,儘管我不喜歡這種性格的人,但是我和他的關係卻是最密切的。至於D’Artagnan,印象中他就是多病多災……最後似乎是因為白血病而入院,好在他的父母緊急拿到了二胎指標,而他弟弟的骨髓剛好和他配型成功……

如果需要懷念的話,其實還有很多人……只是暫時這樣擱筆吧。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The Moment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