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那些我愛過的男孩們【纏綿遊戲】

创作 Aaron 410浏览 2评论

但覺得從前情人在世上並沒​​存在,多年來從未真正去被愛,來來回回我只站在門外,一時糊塗你只當做意外。

實際算起來,秦輝並非我的初戀,畢竟兩個人的感情雖然有點點曖昧,但只是友情的一點昇華而已。大概就是英文中所說的Calf Love了吧?

但張勇卻是自己第一次去愛,也是第一次被傷害。

我和他並非同班同學,我們所在的班級在同一層樓的兩端。唯一的交集是我每次我下課去廁所的時候,總需要經過他們班級,而他每次下課都獨自一人站在走廊上。他並非沒有朋友,他身邊總有很多人,但總讓人覺得他和孤獨。

原本我們的生活就像兩條平行線,不會相交在一起。但初二剛開學發生的事情卻改變了這一切。

體育課快下課的時候,我們還在球場上撒歡。我們學校的球場很小,所以用力過猛的話,球就會飛到球場外。而那次剛好是我開大腳,結果球飛出了界,不偏不倚地砸在他頭上。當時他正和他朋友在一起。

我暗自叫不好的時候,他和他的朋友提著球過來。

剛才誰踢的?他朋友故意問。

不好意思,那個,剛才真的是不小心。雖然知道對方要來找茬,但畢竟是自己錯在先,只得陪不是。

不小心就沒事了?果然對方開始不依不饒了。

那你想怎麼樣?不知道什麼時候,秦輝站在了我身後。

我們想怎麼樣?那人瞟了他一眼,然後指著我,一人一條煙,然後跪下認錯。

少欺人太甚。我說了句。

他們笑了起來,那人繼續說,喲,還給我們拽文啊?我們大老粗,我們聽不懂。他想拽我衣領,秦輝把我拉到他身後。他盯了我們一眼。有種放學後路上見。

張勇把球丟給我,我看了他一眼。我想張口說對不起。但他卻轉身就走了。

別怕,打架我替你抗著。秦輝拍拍我的肩。

放學後,兩派人出了校門就在路上擺開了架勢。其實我真不知道那件小事有什麼必要升級成雙方對打的境地。現在在大學,足球飛出來砸人的事情也不少見,最多是肇事者道歉下,另外一方也就算了。也許真是那時候大家都青春年少,一個血氣方剛吧。

打架事情的詳細過程這裡就略過不說。張勇雖然個子不高,但手腳忒靈活了點。最後因為有人用磚頭砸在我頭上流血而結束。那次受傷其實也不算大事,也沒被砸出鬧震盪,反而因禍得福而逃過學校的懲罰。而其他人就沒那麼好運了,因為我受傷了,所以派出所也介入了這件事情。雖然秦輝的父親將警察那邊擺平了,但校內處罰卻少不了。秦輝得了個嚴重警告,張勇也被留校查看。

住院的時候,張勇在他父母的“押送”下來看望了我。

他看了我一眼,還是不服氣的樣子。他父母和我母親在病房外寒暄起來,我也懶得聽他們大人之間的客套話。雖然我媽心裡很不喜歡對方,但礙於情面還是要和他們有一句沒一句地說。

我躺在床上,閉著眼睛。

你沒事了吧?

我睜開眼,他看著我。他似乎在渴望我說點什麼,但我決定什麼都不說。

他嘆了口氣。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說也不是我砸的。

好像你沒點關係一樣。我哼了一句。

我又沒說我沒責任。說到底,還不是你開得頭。

我開的頭?我差點沒被他的話氣暈過去。我當時就道歉了。

那你為什麼找秦輝幫你出頭?

他樂意,我有什麼辦法?

他似乎還想說什麼,但看見我一臉怒火的樣子,還是閉上了嘴。

說也奇怪,自從這天后,他以後每天下午放學都會來醫院看我,還帶些水果來。但我對他還是愛理不理的樣子,只是偶爾和他說幾句話。

你下次能不能別帶梨啊,我不喜歡吃的。

可我看見你每次都吃完了啊。

你放在這,我又沒事,不就吃了。吃多了梨難得上廁所的。

他看了我一眼,然後笑了起來。你真可愛。你喜歡吃什麼,我下次幫你帶好了。

不用了。你來看我就好了,沒必要帶吃的來。

你不生氣了?

幹嗎還生氣。

那就好。他也不客氣,立刻坐我床邊和我套起近乎來。

也許我和他真的是不打不相識吧。

出院後,張勇也成了我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雖然秦輝還是對他心存芥蒂,但礙於我的面子也沒有發作。

秦輝是個很火暴的脾氣,而且朋友太多,有意無意地就會冷落我,而張勇則性格和我差不多,於是自然而然地,我心裡慢慢地偏向了張勇。

對於張勇我知道得不是太多,只知道他父親是負責我媽媽供職的那個單位的電工,而他媽媽則是一個裁縫。應該說張勇是個相當獨立的人,張勇的家是那種早期的單位宿舍樓,很不適合一家人一起住,於是張勇的父親在他工作的機關大樓裡找到一間雜物間,稍稍改造便成了張勇的臥室。

那座機關大樓屬於相當陰森的建築,大約是蘇聯援華時期修的,過道裡即便在正午也是陰暗無比,而張勇每天晚上都要爬三層樓,去過道的盡頭的他的臥室去睡覺,居然不害怕。儘管如此,我還是喜歡他的那間臥室,沒有大人的拘束,想幹什麼都可以。抽煙、打牌,以及對性的一些幻想。

因為母親經常需要去出席一些會議,於是我常常摸到會議室,走的時候會捎帶拿走幾包並不是特昂貴的煙,因為屬於公家財物,因此也沒有人特意去調查少的那幾包煙去了哪。而那些贓物就成了我和張勇的享用物品。

除了去抽煙,更多時候是和張勇搭檔和其他人打升級。雖然我的牌藝不是太精,但和張勇十分有默契,配合得天衣無縫,因此我們輸少贏多,得不少零花錢。

但我家人很不喜歡我和張勇在一起,我媽媽雖然當著我的面對張勇還是很客氣,但私下卻總提醒我少接觸張勇,因為她害怕張勇那個壞小孩會帶壞我。我們班主任也找到過張勇的班主任,要他讓張勇來影響我,但我們還是我行我素,照樣玩在一起。

有次,我們躺在床上抽煙。

果子,你怎麼喜歡和我一起玩?他突然問我。

我想了想。不知道。

不知道?

真的。我一本正經地看著他。

我其實一直以為你是那種好孩子,沒想到你抽煙打牌樣樣懂。那XX呢?

XX是我們這對性事的一種比較粗俗的說話,我的臉一下子就紅了,他看著我,扑哧笑了。

哈哈,一看就是處男。

難道你不是?

我?他估作神秘地說,不是。

啊?我吃了一驚,你和誰XX了?

想知道?

嗯。我點點頭。

那好,我告訴你,你不許告訴別人。

一定。

和林果啊。

你什麼時候和我了?我一時還沒清醒過來,等我回想過來時,他已經跑到床的另一邊笑翻了。

我操!我抓住他的腳,把他拖了過來。你個死張勇,居然消遣我。我一把把他摁在身下。假意舉起手要揍他,但,手沒有落下,卻發現身體的變化。那時的我已經開始進入發育期了,雖然對身體的變化還是懵懂,但也漸漸地領悟了什麼。

你還不下去?他笑了。你那個硬了。

我放開了他,無比鬱悶的坐在床上。

他湊了過來,生氣了?

不是。

那怎麼了。

沒什麼。

你倒是說說啊,別悶著。我最不喜歡男的要說不說了。

不關你事。

嘿。張勇就是這樣一人,你越煩他他就越來勁。我就要管。是不是因為那裡?

我沒說話。

嘿,我還當什麼事。他滿不在乎。我的也會硬啊。說完他就把褲子給脫了,稍微撫弄下便昂起了頭。看見沒?他衝著我說。

好了,把褲子穿好。你那有什麼好看的,我又不是沒有。我有點哭笑不得。

你有?拿出來看看。

不給。

不給是吧,那我自己來看。他說完便來解我的褲子,兩個人便滾到了一起。喲,不小啊。他手還是伸了進去。

我把他手抽了出來,假裝生氣。無聊。

果子,我不是故意的。他見我生氣也有點慌了。

穿好褲子。我板著臉說。

他乖乖地把褲子穿好了。你不生氣吧?他小心翼翼地問我。

沒有,我回了。

那你以後還來玩不?

看他可憐兮兮的樣子,我不忍心作弄了。沒生氣,我不過要回家吃飯了。

那我送送你。

他一直送我到樓下,看著他站在門口的樣子。我沒有告訴他我內心的真實感覺,當他的手無意接觸到的時候,我的身體有過電的感覺。這種感覺到後來才知道,叫做愛。

也不知怎的,那天以後,張勇忽然對我冷淡了很多,他不再主動來找我,即便我過去找他,他也有點愛理不理的,也極少和我們一起回家了。雖然我有點不高興,但秦輝卻很高興少了張勇這個“第三者”。回家的時候和我有說有笑,全不在意我沉默的樣子。

終於我在一次放學後堵到了張勇,你幹嗎了?最近。

他看了我一眼,不說話。

你他媽的說話啊!

不用你管。他說完想走。

我拽住了他。今天不把話說清楚了,我還就不放你走。

沒什麼好說的!他推開了我的手。

你對我有什麼不滿就直接說!免得別人以為我做了什麼對不住你的事情。

喲,小兩口吵架啊。旁邊開始有人起哄了。

你他媽的閉嘴!我們倆異口同聲地對那個人吼了句。吼完後,他看了我一眼。我們相視而笑。

一起走?我問他。

他點點頭。我去買包煙。

走在路上,他遞了根煙給我。我接了過來。你這幾天怎麼老躲著我?

他抽了口煙。不說這個。呆會上我那去玩不?

好的。

然後便再也沒有出聲,一直走到他房間。

他關上門,看著我。

幹嗎?我被他看得有點不舒服。

他笑笑。翻身倒在床上。果子,我喜歡上一個人了。

誰啊?我湊了過去。

你認識的。

我認識。我想想啊。

想毛!他翻了個身,摁熄了煙。我喜歡你。

啊!我被他的話嚇了一跳。你喜歡我幹嗎?我們倆都男的。

他看著我驚慌的樣子就笑了,騙你的。你還記得上次我給你看的那個女的嗎?我追她了,她也同意做我女朋友了。

這麼簡單?

你以為呢?

沒什麼啊!恭喜了。莫名地,心裡泛上一絲失落。

他笑笑,什麼都沒有說。

此後的日子裡,張勇和他的女朋友在學校出雙入對的,我在旁邊看得一臉失落。

怎麼?你失戀了?秦輝問我。

滾!戀都沒戀,怎麼失啊?

得了,還跟你哥哥裝,看你這魂不守舍的樣子。說吧,你喜歡誰?我去和她說,看誰感搶我兄弟馬子。

你別攙和了,馬上要期末考了,看你怎麼辦。還瞎操心。

因為期末考試的到來,我也開始收心去複習功課,不再和他們打打鬧鬧了。秦輝也不許其他人來騷擾我。難得有段安靜的日子過,自然也沒時間去想張勇的事情。但偶爾還是在放學的路上可以聽到其他人對張勇和他女朋友的八卦。

聽說沒,他女朋友上次去他家過夜了。

你說他們乾了沒?

肯定乾了。

你怎麼知道。

想都想得到,都上你家來了,幹嗎不干?

……

我安靜地聽著,忽然聽見秦輝一把把我拉過來,看路啊!一輛車擦著我開了過去。你怎麼心神不寧的樣子。

可能是看書看多了。我敷衍著。

等會和哥哥去遊戲廳,你這樣子人不人鬼不鬼的。看著就心疼。

好啦。等會和你去。你輸我都多少把了?

你看不出來嗎?是哥哥讓你的。

去。輸就輸吧。

遊戲廳一如​​既往地熱鬧。髒話,煙味混雜在一起。秦輝領我到一台機器前,對機器前的另外一個小孩說,讓開。

小孩看了他一眼,怯怯地走了。

秦輝的技術不是特好,因此基本上就沒翻盤過。我正玩在興頭上,忽然聽到一邊的喧嘩聲。是張勇。我回過頭,張勇正在吼他女朋友。

你少管我!

但他女朋友似乎還是想拉他走。

他媽的有病啊?他揚手給了她一個耳光。他女朋友捂著臉跑了出去,他也只得跟了出去。經過我的身旁的時候,他停了會,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說點什麼。但還是沒有說,徑直去追他的女朋友去了。

哈哈,你輸了。秦輝大叫起來。

我沒說話,起身走了。

你怎麼這樣啊,輸了就跑。但他還是起身追了上來。怎麼了?輸了不高興啊?

我勉強擠出個笑容,沒有。

那怎麼了?

我得回家看書了。

那不打攪你了。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眼淚滑出了眼眶。我並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哭,但內心的苦悶卻似乎只有這樣才可以發洩。路邊的景物安靜地後退著,應該很少會有人注意到有個孩子在路上哭。雖然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哭。

考試的成績一如既往地好,放假前的總結大會上,自己的名字被提了無數次,但只是坐在下面麻木地聽著。秦輝在和幾個人閒聊著什麼,不時過來看我一下,招下手然後又繼續他的話題。張勇似乎沒有和他女朋友在一起,一個人坐在那不知道想什麼。稍微看了下,他女朋友坐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

總結大會是最讓人難受的會,明明只要這個會結束了就是悠閒的寒假,但校長嘮叨了半天后,教導主任還要站起來補充幾句。百無聊奈之下悄悄地溜出了會場。

禮堂外面是個斜坡,坡底是個水塘。我躺在坡地上安靜地曬在冬日的暖陽。

感覺到旁邊坐了個人,睜眼,是張勇。他見我看著他,便摸了支煙給我。我分手了。他對我說。

我哦了一聲。點燃煙,他拿了過去,對個火。他嘟噥了句。

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他,卻不知道該不該去問,該如何去問。只能欲言又止。

他似乎看了出來。你想問我什麼?

嗯。我想了想,還是問了出來。為什麼分手了?

我又不喜歡她。他笑著說。

那你們在一起算什麼?

她纏著我的好吧?他有點不悅。

我沒有在糾纏問題,畢竟,我有什麼資格去管他的私生活呢?

你吃醋?他突然反問我一句。

沒有。我立刻否認了。

他笑了起來,你幹嗎那麼緊張啊?寒假記得上我那玩啊。

你那有什麼好玩的?

我爸把會議室沒用的VCD和電視丟我那了,等他們要用的時候,我爸再送回去。上我那看錄像去也好啊。

那好吧。

說定了啊。

於是寒假的每天便是上午去他那玩,下午便在自己做作業。雖然父母不是很喜歡我和張勇在一起玩,但見我還記得做作業,便也沒過多地問什麼。

我們這的冬天不算特別冷,但還是一到冬天,街上就沒啥人了。尤其是在那天早晨,我起床去買早點的時候,霧濛濛的,幾乎看不到人。買一籠蒸餃,還有給他帶一籠小籠包。記得他喜歡吃這個。

辦公樓里大部分人還沒上班,而他住的地方有特別偏,走廊裡只有自己的腳步聲在迴響。他說他不會起床太早,於是配了把鑰匙給我。

掏出鑰匙,開門。他果然還沒起床,蚊帳垂了下來,他睡覺的時候很安靜。我坐到他床邊,看著他。我不知道我心裡究竟在想什麼,我並不明白當時我內心的個感受。

你來了?他睜開了眼。

還不起?

我還要睡會。一起睡?他突然補充了句。

我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

他往裡躺了躺,空了點位置給我。我已經醒了過來,並沒有太多睡意,但還是解衣躺了下去。他摟住了我。你身體好涼,沒凍著吧?他出奇的溫柔。

我搖搖頭。我側了側身體,他抱住了我。他身體很健康,即便冬天也只穿了條褲衩。

我喜歡抱著你。他在我耳邊說著。

我看這他,他並沒有睡著,眼睛一直看著我。你說什麼?我問他。

我喜歡你。他抱得更緊了。

別鬧了,我還是起來算了。我想起身,但他抱住了我。

你也喜歡我,對吧?

你胡說什麼啊?

我胡說?為什麼我和她在一起的時候,你就失魂落魄的?

你想多了。我開始為自己不真實的謊言而心虛起來。

果子,別鬧了。和我一起吧?

他的眼神不想在說謊。

我們都是男的。

我只是喜歡你都不行?

不知道。我無奈地搖搖頭。

他扭過了我頭,嘴唇貼了上來。雖然只是輕輕一碰,我還是慌了神。

知道了不?他看著我。

我沒有說話。

只是從這一天開始,兩個人的關係便有了些須不同。

假期的日子裡,我和他總會找時間在一起。兩人好得跟親兄弟似的,因為母親在春節前後通常要加班或出差,於是我便有了很多機會去張勇那留宿。即便睡一張床,誰也不知道該干什麼,只是擁抱與親吻。

大年初六的晚上,吃完飯,張勇便在我家樓下叫我去散步。我們在熟悉的街道上一遍又一遍地走著。他把我拉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

親親我。他對我說。

幹嗎?

你親親我嗎。

雖然張勇在很多時候是一個滿凶狠的男孩子,但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他卻表現的無比乖順。我看看了周圍,沒有什麼人,就在他臉上親了下。

他笑著說,去我那打牌不?

有誰?

張勇說了兩個名字。

我皺了皺了眉,怎麼是他們?

張勇也知道我不喜歡和他們打牌,因為他們的牌品實在太差,常常輸了幾把就摔牌走人。他說,沒辦法啊,其他人都回老家拜年去了,就他們了。

我想了想,點頭同意。

張勇那很小,再加上電暖爐開著,因此,打了幾把,大家就開始把厚厚的外衣拖了。依舊是打升級。我和張勇的配合越來越默契,再加上自己的牌技也精進了不少,很快那兩個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嘴裡也開始有點不干淨了。我猜他們再輸幾把就要摔牌走了。但還是耐著性子陪他們玩。

果然,在我們連續做莊20把後,他們把牌一摔。不玩了。

那我們散吧。張勇說。

我吃了一驚,張勇的牌癮很大,這麼早散場的話他肯定不干,但他今天卻主動提出散場。我看著他,他開始收拾牌局,他們兩個也開始穿衣服。等我們收拾完後,張勇送我們回家。我們四個人在路口告別後,張勇就和我一起往我家走。

果子,今晚你能上我那睡不?

我媽可能今晚就從外面回來了。

你能跟你媽說說不?

我媽肯定不許的。

哦。張勇有點失望。

到我家樓下的時候,我對他說,上去坐會?

要得。

回到家後,我掏出鑰匙開門。鄰居馬阿姨家的門開了,小果啊,你上哪去了?剛剛你媽打電話回家沒人接,就打到我家來了。

我上我同學家去玩了,我媽說什麼了?

馬阿姨看了張勇幾眼,就對我說,你媽說她那出了點情況,可能要推遲幾天回家,叫你今晚在家睡著,明天上你外婆家住幾天。

哦,知道了,謝謝馬阿姨。

沒事。她把門關上了。

張勇連忙拽了拽我的手,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故意裝糊塗。幹嗎?

你媽今天不回來了。

知道啊。

那你上我那去不?

我媽讓我在家睡啊。

你!張勇有點生氣。

我扑哧笑了,好了,上你那去。

重新回到張勇住處的時候,張勇似乎很高興。

你叫我來幹嗎?

看錄像不?

啥錄像?

看了你就知道了。他故做神秘地把張VCD塞進機器裡。

上床看好了。他提議道。

我同意了,於是我們坐在床上,裹著被子看錄像。那錄像居然是……三級片。現在讓我去看三級片我根本不會有什麼反應,AV都看膩了,還在乎那些三級片?但當時正值熱血青春的我們卻看得性質高昂。隨著片中曖昧鏡頭的出現,我們的呼吸也沉重了很多。一隻手悄悄放在我大腿上。我知道是張勇的手。因為在床上,而且房間很暖和,因此我們都只穿了褲衩在看電影,那隻手游離了一會,終於摸到我內褲的邊,猶豫著。我知道他在看我,但我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他。

他的手終於探了進來,原本士氣高昂的被他握出後愈加興奮。他的手開始給我套弄起來。我抓住了他的手,試圖阻止他,但他卻抗拒著。另外一隻手撥開了我的手。我扭過頭,他正看著我。在他的手挑動下,血液的溫度提高了不少。我也開始控制不了自己,手也慢慢伸向了他。當我碰到他的大腿根部的時候,他的內褲早已褪掉,一個雄赳赳的器官在那散發著熾熱的溫度。

果子。他輕輕地叫了我一句。

我的嘴唇立刻湊了過去,學著剛才的鏡頭吻著他。他沒有抗拒。他抱著我倒了下去,我壓在他的身上,親吻著他。一番親吻之後,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

我伸手去解他的衣服,他沒有反抗。張勇那時的身體雖然還沒有完全發育完好,但已經開始具備一個男人的體格了。我撫摩著他的皮膚,身體在他身體運動著。他的呼吸愈發粗重,手也開始去脫我的衣服,當我們完全赤裸著擁抱在一起的時候。

他湊在我耳邊說,果子,我真的喜歡你。當時看見你和秦輝在一起的時候,我好嫉妒。我也很想認識你,但你卻根本不看我。那次你把球踢到我時,我覺得我們會有機會認識,結果我們卻打了一架。

那你為什麼要找那個女的?

誰讓你說你不喜歡我,我只想氣氣你,結果你真的不理我了。

我哪有?我親了他一下。

暖爐持續地散發著應有的溫度,隨著體溫的上升,我們的身上開始滲出細汗。年輕莽撞的我們無知地在對方的身體上尋找著生命本能地快樂,雖不得法,但也在刺激下達到了頂峰。

粘粘的體液從我們身體內部射了出來,我們停止了動作,我看著他。對不起。

沒什麼。

我讓開了身體,他起來找了一捲紙。擦擦吧。

那個溫暖的冬夜,我們什麼都沒穿,抱著彼此最真實的身體入睡,朦朧中,他似乎親吻了我幾次,還偷偷地笑著。

他的身體溫暖柔軟,抱著他,好像抱著春天。

那個寒假,我們想盡辦法呆在一起,生命的萌動衝破了我們對感情的理智,以至我後來回想起來,覺得我和張勇在一起除了尋求感官刺激外似乎並沒有其他內容了,這或許是導致我們最後分手的一個重要原因。

開學後,我和張勇的和好讓很多人吃驚,其中就包括秦輝。

他有次和我在廁所的時候問我,怎麼又和張勇那小子呆一起了。

我說,有什麼不好嗎?

我看那人對你有點奇怪的感覺。

我心頭一愣,什麼奇怪的感覺。

不知道。

張勇也很不喜歡我和秦輝在一起,自從我和他的關係變得不可琢磨後,他就開始很敏感地在意我周遭的朋友了。

我抱著他的身體,他問我,你是不是喜歡秦輝?

我說是。

他冷冷地瞥了我一眼,那你去找他好了。

你生什麼氣哦?我很奇怪。

他沒有說話,兩人不歡而散。然後陷入長期的冷戰。

或許是因為當時對愛情的不明,所以不懂得如何去珍惜感情。於是分手幾乎就是不可避免的結局。

因為張勇忽然不來找我,我也沒當回事,我還是和秦輝一起上下學,我以為他過段時間就會好。直到他擋在我面前對我說,果子,別再找我了。然後,他和另外一個男生離開的時候我才知道我和他的故事結束了。

再後來,由於自己的轉學,我和他再也沒了聯繫。很多關於他的新聞都是從秦輝來傳來的,只是聽說他和一個男的關係不正常,後來因為出了點其他事情被開除了。

然後,我再也沒了他的消息。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那些我愛過的男孩們【纏綿遊戲】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2)

  1. 唉 看到标签里面有“小说”。。
    文明6年前 (2013-04-20)回复
  2. 好的小说总让你觉得主人公是自己,回忆起一些深藏的往事,想聊聊却又无从谈起。
    奕辰4年前 (2014-12-1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