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那些我愛過的男孩們【序】

创作 Aaron 192浏览 0评论

記得凡從北京來看我的時候,一直說要看我寫的小說。我把我電腦裡所有已完成的和未完成的小說都給他看。

當時,他就在我身後那麼抱著我安靜地看我的小說。

他突然問,你什麼時候也寫寫我啊?

我笑著說,好啊,等我們分手了,我就寫你。

他看了我一眼。那我寧可你永遠不要寫我。然後他嘴唇貼了上來。在我們寢室旁若無人地親吻了起來。

一直很感恩我身邊出現得都是很善良很善良的人,他們雖然不一定認同同性戀,但他們都很平常看待我的愛情。他們只是希望我能幸福而已。
而今天,凡,我要在我的小說寫你了。

因為前天,我們分手了。

我們不再有關係,我可以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講述我們的故事。

當我把我的這個構思告訴非非的時候,她不懷好意地看了我一眼,要我坦白我到底愛過多少個男孩。

於是我一本正經地和她一起統計起來,我在紙上寫著那些熟悉而陌生的名字,往昔的時光如電影一般在眼前重現。雖然不是每段感情都有始有終,也不是每段回憶都充滿甜蜜。我每次都對自己說,我一定要好好愛下去。但終究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我們的故事不得不畫上句點。

他們出現在我生命的不同階段,陪我走過或長或短的時光,回想起來,他們的容貌,他們的聲音,他們的氣味以及他們的溫度彷彿還在身邊,只是他們,他們去了哪裡?

我在一個論壇訴說了我和凡分手的事情,那裡很多人都知道我們的故事,都曾祝福過我能夠天長地久。但,愛情真的不是次次都盡如人意。他們都想辦法去發掘他的缺點來證明他的不對。我真的很謝謝這些朋友對我的安慰。但我真的不恨他。

並非我執著,也並非我癡情。只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真的對我很好很好,只是愛情這東西真的是易碎品,稍不留心,就找不回了。我和他的直線距離隔了大半個中國。

我在湘潭,他在北京。當年毛爺爺就是從我這裡出去,最終到了北京。可惜我沒有老人家那麼偉大,我去不了北京。京廣線終歸是太長了,長江黃河果然是天塹。

《NANA》裡很喜歡一句台詞,“雖然沒有直接說出口,但我們很清楚的分隔兩地對兩個人的感情是一種致命的傷害,打電話與寫信是沒有價值的,少了彼此的擁抱就毫無意義”。所以,我和他注定今生有緣無份。

何況,愛情這東西,哪有對錯可分?

非非說,假如你要寫,就寫寫那些你愛過的男孩。我一直希望你能夠幸福,所以你和凡在一起,我是又祝福有忐忑,生怕你受傷。不要只寫他,把他們都寫寫,這樣你就能比較,你就有信心繼續去尋找你的愛人。

我不知道自己屬不屬於天生的同性戀者,我愛過女生,但始終無法和女生有肉體上的慾望。

早在自己還是小學的時候便覺得自己對身邊男生的注意力遠遠超過女生,初中發生的幾件事情讓自己真的意識到自己與普通人的不同。我是一個愛男孩的男孩。很奇怪,我並沒有很懼怕。反而很坦然,知道了就好了。

對於自己的取向從沒有很刻意地去掩飾,也不很囂張地去公開。我愛的人,只有我知道,這就足夠了。

昨天在網絡上搜索到了彭羚的翻唱專輯《給我唱過的男孩們》,稍做修改便有了現在這個題目。

既然是把我的故事當作小說在寫,自然有虛構的成分,或許是為了情節的需要,更多的是為了那些人的隱私。畢竟我不希望他們有天會被人猜測出真實身份,我和其中部分人至今還是朋友,我希望我們都能安靜地生活在這個社會,我們不需要被關注,不想被打擾。

今年有太多的事情了,李安的《斷背山》成功了,李銀河提案“同性婚姻法”,再加上早前中央電視台“以生命的名義”,傳媒對同性戀這個群體越來越關注,有些是善意的報導,但不少是“妖魔化”或者“小丑化”這個群體。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但我真的不要這麼多關注的生活。我不想有無關的人知道我的身份。

我只是個普通人,每天上課,吃飯,睡覺。閒暇時去看看書,上網,遊戲。偶爾會去球場轉轉。我和你們真的真的一樣,除了我愛的人是同性。
OK,就寫到這裡,我慢慢地把我的故事講給你們聽。

學校的櫻花開了,但很快也要凋謝了。

一如愛情,一如生命。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那些我愛過的男孩們【序】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