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由于原博客图床服务商PhotoBucket更改了授权协议而导致所有图片失效,目前博主正在修复中。

寄託

创作 烟花凋谢 48浏览 0评论

其實梁宇軒也不知道這樣做是對還是錯,只是青春期,萌動的身體和懵懂的感​​情讓自己陷入糾葛而無法自拔。他知道黃剛是真心對自己好,看著黃剛的微笑和眼神中的期待,他無法說服自己去拒絕他。

從教室到寢室有條安靜的小道,很少有人走。黃剛總會拉著他的手,走在寂靜的路上。走著走著,他就會輕輕抱起梁宇軒,嘴唇貼在他的臉上。梁宇軒可以感覺到他身體的渴望。只是他們都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

即便睡覺,黃剛也會摟著他。他的呼吸輕拂臉上,如同春風。一切都是如此安靜。

初二的秋天,梁宇軒從夢中驚醒過來。夢境中的一切讓他面紅耳赤。手輕輕地下去,某個地方異常濕潤著,他掙開黃剛的懷抱,去找條乾淨的內褲換上。

“幹嗎呢?梁子。”黃剛被他鬧醒來,迷迷糊糊地問。

梁宇軒雖然還在被子裡,但和黃剛保持了段距離。剛換下來的內褲還在枕頭邊,正在往身上套乾淨內褲的時候,他居然醒來了。雖然兩人一起洗澡的次數很多,彼此的身體對對方並沒有新鮮感,只是,只是梁宇軒覺得剛才的事情很讓人丟臉。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要害羞,但潛意識裡卻覺得這個是很私密的事情。

“怎麼是濕的?”黃剛摸了摸自己的大腿,“呃?”黃剛湊了過去。

“別過來。”

黃剛沒有理會梁宇軒的警告,手直接探了下去。扑哧,黃剛笑了起來。他把手抽了出來。 “換下來的放哪去了?”

“你別說了。”

“為什麼?”

“很丟人啊。”

黃剛輕聲笑了起來。 “我家小梁子長大了。”

“說什麼呢?”

“我也有過,比你早。”

“什麼啊?”

“你去看生物書。看青春期那章。你夢遺啦。”

梁宇軒忽然想起那個章節。剛發下書,黃剛便一臉坏笑地翻到那章給梁宇軒看。雖然梁宇軒並不覺得有點什麼,但還是紅了臉。儘管當時罵黃剛流氓,但私下還是把這一章看完了。他恍然。 “你走開。”他突然發現自己還是赤裸著身體在黃剛懷裡。

“不。”黃剛反而抱得更緊了。

梁宇軒分明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膨脹,同時也感覺到黃剛的興奮。 “別。剛子,別。”

“梁子,我真的喜歡你。”黃剛發手在梁宇軒身上游走,床也輕輕地發出聲音。

“剛子,你會把大家鬧醒來的。”梁宇軒懇求著黃剛,只是嗓音因為情慾的高漲而顯得沙啞。但黃剛沒有聽梁宇軒的話,他忽然鬆開梁宇軒,但立刻又抱住了他。梁宇軒感覺到自己的器官毫無阻攔地接觸到了他的器官。梁宇軒眼淚流了出來。

“怎麼了?”黃剛在親吻梁宇軒的時候感覺到了舌尖的鹹澀。

梁宇軒沒有說話。

“梁子,你怎麼了?”黃剛將嘴湊在他耳邊問,“為什麼哭?梁子,你一哭,我心裡就難受。”

“我不想。”

黃剛鬆開了梁宇軒。 “梁子,對不起。我實在控制不了自己。我真的喜歡你。”

“我也喜歡你。剛子,只是我害怕。”

兩個人背過身去,各自穿好衣物。梁宇軒將自己的被子抱走,回到自己的床上。黃剛雖然抓住他的手想挽留,但梁宇軒依然固執地要求分開睡。

早上醒來的時候,梁宇軒叫醒黃剛去晨跑。只是,梁宇軒分明覺得黃剛心不在焉。

“你怎麼了?”去食堂的路上,梁宇軒問黃剛。

“沒什麼。”黃剛笑笑。

“說吧。別瞞我。”

“梁子,你怪我嗎?昨晚我那樣對你。”

梁宇軒搖搖頭。 “剛子,我知道你真心喜歡我,我不怪你。”

黃剛也笑了,依然拉起梁宇軒的手向食堂跑去。 “你吃什麼?我餓了。”

“餓死鬼投胎啊,你。”

“我請你吃好了,把你餵胖點。”

“剛子。”

“怎麼?”黃剛停下來,回過頭來問。

“我今晚還是和你一起睡。”梁宇軒輕輕地說,臉驀地紅了。

黃剛先是愣了下,然後點點頭。他想抱梁宇軒,但梁宇軒跑開了,黃剛自然不肯放過。兩人打鬧著去了食堂。

很快便是黃剛的生日,以前的生日總是因為假期緣故而無法在學校舉行,而這次卻剛好在期末考試結束後。黃剛本來打算私下邀梁宇軒出去,結果龍海卻提議集訓隊的人一起出去喝酒。

“不了。明天我要送梁子回去。”

“叫上樑子一起。”

“不好吧?別帶壞他了。”

“好啦,知道他是你的寶貝弟弟,我不會安排小姐的啦。”

“靠!你還打算叫小姐。”

“我說大黃,估計你連女人是什麼都還不知道吧?”龍海一臉淫笑地說著。

“誰說的!”黃剛火了,“老子可是什麼都摸過了的。”

“吹吧你。晚上叫上樑宇軒一起喝酒。”

黃剛來不及推脫,龍海便轉身走了。

“怎麼了?”剛好梁宇軒過來看黃剛訓練。

“晚上他們叫我一起去喝酒。你去不去?”

“好啊。為什麼不去?”

“那說定了。”

龍海將地點安排在校門前的一家飯店,飯店老闆娘是個異常妖嬈的女子。一見龍海便說,“喲,小弟,又來照顧姐姐的生意啊?”

“是啊。我兄弟生日,姐姐照顧著點啊。”

“好叻。”

一個小孩將他們引到樓上的雅間。雖然小,但很素雅,而且房間裡有淡淡的花香。站在窗前,梁宇軒看見樓下是個暖棚,種植了很多花。

“老闆娘也賣花?”梁宇軒問龍海。

“我姐姐只種花,不賣花。”

“你親姐姐?”

“哪裡。”龍海擺擺手。 “我認的干姐姐。來這吃了幾次飯,就熟了。”

“這樣啊。”

“吃點什麼?”老闆娘笑盈盈地走了進來。

龍海在菜單上點了幾樣,“老闆娘先來件啤酒,菜要給足分量啊。”

“這叫什麼話啊?”老闆娘假裝嗔怪地說,“怎麼著也得讓弟弟吃飽不是?”

兩人開始打情罵俏起來。舉止親暱,神情曖昧。

酒菜很快便上齊了,體育生便開始鬥起酒來。梁宇軒在一旁安靜地喝著茶。

“梁宇軒,你哥哥生日,你得敬杯酒吧?”龍海遞了杯酒過來。

梁宇軒吃了一驚,畢竟自己從沒有喝過酒。

黃剛也看出梁宇軒的不安,替他接過酒。 “我弟弟就沒必要敬了。我們兄弟倆私下喝。”

“黃剛,你怎麼能這樣說呢?好,你弟弟不敬酒給你可以。那我敬你弟弟一杯如何?”龍海似乎有點醉,開始不依不饒起來。

“我替他喝。”

“這叫什麼話?你替你老婆擋酒,我沒話說。梁宇軒只是你弟弟,還不是親的,而且他也那麼大了。”

“龍海,我說了我喝。”黃剛語氣開始冒火。

“怎麼著?別以為你生日我不打你啊!”龍海也紅了眼。

“把酒給我。”梁宇軒接過酒,“我和你喝三杯,當給剛子賠罪。”

“這才好嘛。”

兩人痛快地喝了三杯酒。啤酒一過喉,梁宇軒就強忍反胃。因為第一次喝酒,身體對酒精有著強烈的排斥,臉上染上一片紅暈。

“剛子,我們喝杯。”梁宇軒又拿起了酒。

“梁子,你醉了。”黃剛把酒搶了過來。

“我敬你酒,你不喝嗎?”

黃剛想了想,把酒喝了。梁宇軒笑了笑,也把酒喝了下去。

“梁子,誰讓你喝那麼多的。”回去的路上,黃剛攙著梁宇軒。

“高興唄。”

“你都吐了幾次了。”黃剛語氣中帶著心疼。

“你高興就好啊。”

“我一點都不高興。”黃剛抱住了梁宇軒,“看到你吐得那樣難受,我真的很心疼。”

“沒什麼。”梁宇軒掬住黃剛的臉,“真的沒什麼。下雪了。”

入冬的第一場雪,紛紛揚揚。兩個人,藉著體溫便是春天。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寄託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