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遺憾

创作 Aaron 136浏览 0评论

白駒過隙,時光匆匆流逝。

黃剛越來越覺得有種不同於他人的心理狀態,他知道自己與梁宇軒之間的一些事情是諱莫如深,這些感覺是無法公開也不能私下求得答案。他害怕這些事情最終會傷害到兩人之間的感情。雖然困惑,但黃剛還是願意將所有困惑壓在心底。

我喜歡你。雖然當時自己不假思索的告訴梁宇軒,儘管自己漸漸明白這四個字後面的負擔,但黃剛並不後悔。每天在自己完成集訓,梁宇軒完成所有課程後,在安靜的夜晚,兩個人圍著操場慢慢的散步。有時會有很多話題,但大多數兩個人只是牽著手,默默地走著。即便只是這樣,但心中仍然充滿了歡欣和愉悅。梁宇軒有時回家,或者因為參加各種競賽而離開身邊幾天,黃剛就會覺得茶飯少了滋味,就會朝思暮想。黃剛覺得自己和梁宇軒只是兄弟情誼,但是他在心底發覺自己想獨占梁宇軒的感情的想法。隨著身體漸漸地發育,黃剛對梁宇軒的身體也越來越好奇,雖然那晚曾和他親密接觸,但梁宇軒最隱私的地方自己並沒有接觸到。自己很多次都把手滑到梁宇軒的腹部,但始終沒有勇氣把手探進去。

在外人眼裡,黃剛和梁宇軒無非是好兄弟的感情,但兩人都明白自己的關係都已經不再那麼單純。黃剛已經習慣在睡覺的時候擁著梁宇軒,而梁宇軒也發現只有攥著黃剛的手才可以塌實入睡。不記得有多少次,在回寢室的小路上,黃剛將梁宇軒推靠在牆上,嘴唇輕輕觸碰。只是那樣很小的接觸,都讓兩人激動不已。於是開始擁抱,身體某個部位急劇充血,互相摩擦。聽著彼此喉嚨裡低低的呻吟。當始終沒有人敢走到坦誠那一步。

“剛子。”梁宇軒在半夜醒了過來。

“怎麼?”黃剛在睡夢中朦朧地回答著。

“我想撒尿。”

“嗯。”黃剛爬了起來。 “走吧。”

“等等。”梁宇軒也起來披了件衣服。

雖然已到初夏,但天氣還是有點寒意。黃剛抓住梁宇軒的手,朝廁所走去。

“你到外面等我就好了。”梁宇軒對黃剛說。

“我剛好也要去方便下。”

廁所的燈光昏黃黯淡,梁宇軒挨在黃剛身邊,黃剛不時拿目光去瞟梁宇軒的身體。

“你看什麼呢?”梁宇軒仰起頭看黃剛。

“啊?”黃剛有點尷尬。 “沒看什麼。”

“那走吧。”

“梁子,我想看看你。”黃剛終於鼓起勇氣說出讓自己面紅耳赤的話。

“我不就在你面前嗎。你想看什麼?”梁宇軒不明白黃剛話裡的意思。

“你……你……你那……長毛沒?”

“啊?”梁宇軒大吃一驚。過了會,他扑哧地笑了。 “不告訴你。那你自己長了沒?”

“有。”

“不相信。”

“那你來摸摸看啊。”黃剛抓住梁宇軒的手碰到自己的小腹。青春的身體萌動出無限的慾望。梁宇軒的手在他身體下顫抖著,黃剛感覺到他的手有向下的衝動,於是他放鬆了自己的手。梁宇軒的手稍稍猶豫了下,便緊緊抓住了他激動的身體。黃剛從喉嚨裡發出壓抑許久的呻吟。

“剛子。”梁宇軒手一邊輕輕地摩擦,一邊靠近黃剛的身體。

“梁子。”黃剛一把摟過梁宇軒。

兩人在廁所糾纏了許久,黃剛也發覺梁宇軒身體緊貼自己大腿的那部分無比激動。

“回去吧。”黃剛提議道,“你身體那麼涼。”

“嗯。”梁宇軒把手抽了出來,握出黃剛的手。

“你的真大。”回到床上,梁宇軒湊在黃剛耳邊說。

“那你呢?”黃剛惡作劇一般的把手探進梁宇軒的隱私地帶。梁宇軒並沒有阻攔,他分明感覺到一個充滿青春與激動的身體。 “梁子!”黃剛喉嚨裡低低地吼了一聲,跨腿壓在梁宇軒身上。

梁宇軒非常配合地抱緊了黃剛。黃剛將身上的汗衫去掉,梁宇軒的手在他光滑的後背上撫摩。藉著微弱的月光,黃剛看見梁宇軒的臉紅著。他輕輕地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害羞了?”他在他耳邊問。

“嗯。”梁宇軒點點頭。

黃剛抱起梁宇軒,手沿著後背往下滑。很快便摸到了汗衫的下擺。從下擺探了進去。那身體,是自己渴望了多少次的。光滑得如同絲緞。他幫梁宇軒脫下汗衫,兩人的身體進一步地接觸到一起。 “梁子,我想看你下面。”

“好。”梁宇軒的聲音突然變得沙啞起來。

黃剛小心翼翼地幫他褪下最後的阻攔。梁宇軒的手本能地放到前面阻擋。黃剛撥開他的手,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在燃燒。他也將自己身上最後的衣物除掉,兩人毫無阻攔地擁抱在一起。雖然這樣的情景是自己渴望已久了的,但真正發生的時候,卻還是生出許多慌亂。黃剛深深地親吻了梁宇軒。黃剛終於忍耐不住,一下抓住了梁宇軒的身體。雖然梁宇軒因為害羞而抖動了一下,但萌動的身體還是洩漏了自己真實的慾望。很快,自己的身體也被梁宇軒握住。互相撫弄,直到蓄積長久的慾望全部得已釋放。

“梁子。”黃剛緊緊摟住梁宇軒,彼此的身體間是滑而粘稠的液體。

梁宇軒沒有說話,但緊抱黃剛的手臂是最好的回答。

有些事情一旦開了頭便無法迴轉。雖然大家過得是集體生活,但兩人總能找到辦法互相安慰。雖然有時因為動作過大會驚醒其他人,但稍稍安靜會便有風平浪靜。兩人常常因為這樣躲在被窩裡吃吃地笑著。

“梁子。”

“嗯?”

“你當我老婆吧?”

“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你。”

“被你喜歡就要當你老婆啊?”

“你不當我老婆,那你當誰的老婆?”

“傻瓜!”梁宇軒嘴唇在黃剛臉上碰了下,“我是男的,我怎麼能當別人的老婆?”

黃剛緊緊抱住梁宇軒,突然間,他的眼淚湧了出來。 “梁子,我們永不分開。”

初一的萌動,初二的懵懂。後面便是初三。

雖然梁宇軒在學校成績永遠是第一,但因為缺乏和A中的學生比較,梁宇軒對自己能否在高中的時候考上A中並沒有太多自信。黃剛也在籃球隊加緊訓練,再過一個月就是體育生測試。只要通過特長生測試,中考便有50分的加分,假如運氣好被A中教練看上,便可以免試被特招。黃剛知道梁宇軒一定可以去A中,假如自己還想和他在一起,自己無論如何都得在測試中獨占鰲頭。

黃剛沒有告訴梁宇軒他的想法,他不想去打攪梁宇軒。集訓完回教室一般都是吃飯的時候,教室裡一般不會超過三個人,除了曹建軍外就是梁宇軒。黃剛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幫梁宇軒買好飯菜,帶上來強迫他吃。

雖然每次吃飯,梁宇軒都張牙舞爪說沒時間,當黃剛卻很有耐性地又哄又逼的讓他把飯吃下去。雖然課業很緊張,但梁宇軒的身體依舊很好,沒有如曹建軍一樣憔悴。

“梁子。”躺在床上,黃剛輕輕地說了一句。

“怎麼?”

“明天就是測試了。”

“是啊。”梁宇軒忽然想起來。 “你一定可以的。”

“我一定會去A中的。你一定要在那等我。”黃剛側過身抱住梁宇軒。梁宇軒的手往下滑,但黃剛抓住了不安分的手。 “別鬧。我明天還要考試,要存點精力。”

梁宇軒抽出手,也抱住了黃剛,嘴唇貼了上去。

考試是在A中舉行的,黃剛意外地看到了孫超。他身邊已經有了一個很漂亮的女生。

“黃剛。”

“孫超。”

闊別許久的兩人聊了很久。

“你老婆呢?”孫超忽然冒了一句。

“我老婆?”黃剛一時沒反應過來。

“小宇呢?”

“他啊。”黃剛嘿嘿笑了起來,“在準備考試呢。”

“沒問題吧?”

“放心!下半年,我和梁子來陪你。”

“加油啊。”

“一定。”

定點投籃,一分鐘上籃。兩項測試自己都名列前茅,但黃剛還是放心不下。假如不能特招的話,僅憑50分加分還是無法讓自己來A中。

下午是基本的體能測試。跑完1000米後,黃剛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和幾個隊友打過招呼後,忽然見到喜形於色的龍海。

“大剛,我被C中的教練看中了,終於不用去考試了。你呢?”

“有幾個教練和我談了下,但我不想去。”

“幹嗎?大剛,想咱這種人,根本考不上高中的。我得先走了,和C中老師談談志願的事情。”

“嗯。再見。”

看著龍海高興的樣子,黃剛有點失落。他提起包準備走。後面突然有人再說,“前面那位同學請等等。”

黃剛回過頭,居然是自己一直期盼的A中教練,他身邊還有個乾瘦的老頭。

“你是黃剛吧?”

黃剛點點頭。

“我注意了你有陣子了,你條件很好,但因為我們學校已經很久沒有特招了,所以我不敢擅做主張。你還沒和其他學校談吧?”

“沒有。”黃剛搖搖頭。

“太好了。”教練興奮地搓搓手,回頭看了看老頭。 “楊校長,您覺得這孩子怎麼樣?”

“黃德琿是你什麼人?”老頭問。

“我爺爺。”

老頭點點頭,對教練說:“去和孩子把志願的事情談好,我們可以特招。”老頭有看了黃剛一眼,“跟你爺爺問個好,就說我楊老頭要替他管教孫子了。”

雖然黃剛並沒有明白老頭的話,但他知道自己已經進定了A中。

剛回學校,黃剛就把事情告訴梁宇軒。梁宇軒高興得居然沒有大吵大鬧便乖乖地吃完了飯。

黃剛看到梁宇軒興奮的樣子在心裡默默念,梁子,無論你去哪,我都跟著你。他手慢慢地移過去,抓住了梁宇軒的手。梁宇軒抬起頭,微微一笑。

梁宇軒有條不紊地複習著,因為有黃剛替他料理其他事情,因此梁宇軒安心讀書,成績也穩步提升。幾次全市的模擬考試都是前兩名,已經有A中的幾個老師來動員他報考A中。用他們的話說,他們不想再錯過他。因為很多人都傳聞梁宇軒的目標是另外一所重點中學。其實黃剛知道,自己既然進了A中,梁宇軒也一定會去。

中考前放了七天假讓大家休息,寢室一下子就空了,只剩下黃剛和梁宇軒,於是兩人多了很多時間來溫存。因為總複習已經完全過去,梁宇軒每天只是看看自己的錯題集和幾張模擬試卷。

“剛子。我有點怕。”

“怎麼?”

“後天就要考試了。”

“你別怕,你一定可以的。”

“剛子,我要你。”

“啊?梁子,別鬧,你前幾天玩得太火了,今天好好睡覺啊。”

“怎麼可能?”梁宇軒拉住黃剛的手,“你自己摸。”

黃剛感覺到梁宇軒身體的激動。黃剛也無法按捺,飛快扒光了自己和梁宇軒的衣服。兩具激動的身體糾纏在一起,空氣裡都是青春的曖昧氣息。

“我愛你。”深吻之後,黃剛終於說了這三個字,“不管你答應不答應,你都是我老婆。”

梁宇軒沒有說話,嘴唇再次湊了上來,黃剛吻了下去。手不停替梁宇軒撫摩著。梁宇軒喉嚨裡發出滿足的哼哼聲。 “剛子。”

黃剛加快了手上的動作。直到梁宇軒身體猛地一顫,一股溫暖的液體粘在手上。

“嘿嘿。”黃剛把手拿了出來,找了張衛生紙把液體擦乾淨。 “該你幫我了。”

梁宇軒用手握住他的,腳鉤住他的腰,將他的身體移向自己的後面。

“幹嗎?”黃剛有點吃驚。雖然和梁宇軒在一起很久,但從沒有涉及過那個地方。

“剛子。我想給你。”梁宇軒聲音沙啞卻性感。

滾燙的前部已經在摩擦著,幾滴液體滲了出來。黃剛感到了梁宇軒身體裡的引誘。在幾次和朋友的玩笑話中他也知道了那個的意思。他也把笑話複述給梁宇軒聽。但梁宇軒總罵他大色狼。

“梁子,我怕你疼。”

“沒事。”

黃剛輕輕地往前頂,梁宇軒也配合地放送自己。梁宇軒忽然叫了聲。黃剛已經感覺到前部被緊緊包裹住。 “疼?”黃剛連忙往後退。

“嗯。”梁宇軒點點頭,眼淚流了出來。

黃剛抱住他。 “梁子,我們不這樣。”

“沒關係。”

梁宇軒主動引導他的身體接近自己的身體,慢慢地擠壓,一點點地進入。當全部進入的時候,黃剛感到了身體內無比的激動。梁宇軒的眼眶裡全是淚水。黃剛用嘴唇幫他擦去淚水。 “好點了嗎?”

梁宇軒點點頭。

黃剛開始抽動起來,梁宇軒起初緊緊咬住嘴唇,漸漸地,他開始呻吟起來。聲音裡是快樂夾雜著痛苦,對於黃剛來說,這有無比的誘惑力。

“等下。”梁宇軒突然說。

“怎麼了?”黃剛停下了動作。

“外面好像有人。”

“現在都幾點了啊。”黃剛看看表,“十點了,還有誰啊?”

“你去看看嘛。”

“好啦。”黃剛退了出來,穿好衣服,推開門,並沒有發現人。他重新關上門,他正想說什麼的時候,忽然想起裡敲門聲。黃剛重新打開門。

居然是曹建軍。

“你怎麼來了?”黃剛非常不高興。 “不是說明天早上集合,下午去市裡嗎?”

“我怕來不及。”曹建軍並沒有發現黃剛的不滿。 “所以晚上就趕來了。剛到,就你?”

“梁子也沒回。”

“哦。”曹建軍放下行李,“我去洗洗睡覺。”

黃剛無比鬱悶地回到床上,梁宇軒也已經穿好了內褲。

重新蓋好被子後,梁宇軒的手滑了過來,安撫著黃剛。 “對不起啊。”

黃剛抱過梁宇軒。 “和你沒關係。好了,早點睡。”黃剛將梁宇軒的手拿了出來,抱住他的身體。

考試進行了三天,因為黃剛不用考試便安心地呆在家裡。梁宇軒的行李也被他父親接走了。

早上的時候,梁宇軒看著父親把所有行李都裝上車後,他拉起黃剛的手。 “剛子,記得,我是你老婆,你一定要和我在一起。”聲音很小,只有兩人可以聽見。

黃剛點點頭。 “暑假來我這玩,我帶你去游泳。”

梁宇軒笑了起來。 “你要教我。”

“好啊。”

臨走的時候,梁宇軒說一考完就給他電話。一連三天,黃剛都守在電話機前發呆,一有鈴聲就神經過敏般地警覺起來。

等了三天,終於是最後一門歷史結束了。晚飯的時候,他終於聽到梁宇軒的聲音。雖然才過了三天,但,時間彷彿過去了幾個世紀。

“剛子。”梁宇軒的聲音無比快樂。 “我暑假來你家啊。”

“沒問題吧?”

“沒問題。”

是的,沒問題。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遺憾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