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情迷意亂

创作 Aaron 149浏览 0评论

考試不緊不慢地進行完了,於是便是寒假。

黃剛和梁宇軒的關係依然是不咸不淡,依然可以微笑可以閒聊,只是他們都知道,曾經的心門成了牆,兩個人早已無法像以前一般。

寒假開始的第一天,梁宇軒的父親依舊開著車來接梁宇軒。黃剛看著他安靜地將所有行李放上車,對他說了句,下學期見。便隨著父親走了。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看著他離開。那晚為什麼要那樣?

車子停在媽媽家。

“過年的時候記得來看看爸爸。”父親在梁宇軒下車的時候叮囑了句。

梁宇軒頭也不回地提著包上了樓。

媽媽依然沒有從婚姻的背叛中平復過來。雖然外表樂觀堅強,但心底,梁宇軒分明感覺到了一種絕望。和自己生活了20年的人突然拋棄了自己,任誰都無法接受。梁宇軒很能理解母親的心情,他唯一能做的是盡量讓目前滿意。其實媽媽並沒有什麼要求,但他還是希望自己能讓目前驕傲。

“媽。”

“喲,是軒軒啊。”母親依然在廚房忙碌著,“沒餓吧?等等啊。媽媽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紫雲牛肉。”

“我還不餓。”梁宇軒把行李放回了自己房間。 “媽,這次的期末考試是全省聯考,我在前20名。”

“真不錯。”母親把飯菜放到餐桌上,“你在學校和同學的關係如何?”

“還好啦。”梁宇軒一邊放碗筷一邊回答著。

“對了,有空帶同學回來玩啊。媽媽就見過孫超,還有那個什麼黃剛沒見過呢。你們關係滿不錯的,也讓​​媽媽認識下。”

“黃剛?”梁宇軒彷彿夢遊一般地重複這個名字,添飯的手也停了下來。

“怎麼了?軒軒。”

“啊。沒什麼。”

“媽,吃飯吧。”梁宇軒把盛好飯的碗放在母親面前,然後坐到旁邊。

“你們吵架了?”

“吵架?和誰?”

“黃剛啊。”

“沒有。”梁宇軒淡淡地說著。

“以前你回家都要說黃剛這,黃剛那的。這次卻什麼都沒說。”

“老說一個人會煩的。”

媽媽停了下來,看著梁宇軒。 “軒軒,兩個人能認識就是緣分,更何況你們是好朋友。不要放棄你認識一個朋友,因為對於你們來說,他就是你,你就是他。有一個真正的好朋友是最大的幸福。軒軒,我不知道黃剛是什麼樣的人。但你每次說起他就很高興​​,媽媽相信他是你最好的朋友,所以不要輕易去放棄這份友誼。”

梁宇軒停了很久。 “可我不知道怎麼去修復關係。”

“請他來你家。讓他感覺到你不僅僅是拿他當朋友,也拿他當家人。”

次日,梁宇軒去了趟A中。雖然他說是去見柳莛表姐,實際上他卻想去見的人是孫超。因為除了黃剛,他最好的朋友就是他了。

A中並不是太遙遠,換兩班公交,大約10站路就到了。

下車,氣宇軒昂的大門矗立在馬路邊。梁宇軒剛想進去,門衛卻攔了下來。

“幹嗎呢?”

“找人。”

“找誰?”

“初210班的柳莛。”

“你叫什麼名字,和她什麼關係?”

“梁宇軒。她表弟。”

“進去吧。”

“謝謝了。”

A中不愧是國家級示範性中學,整個校園彷彿是一座歐式花園。問了幾個人,梁宇軒終於找到了初120班。等到下課,他站在門邊叫了聲柳莛,引來不少人的目光。

“哎。我馬上出來。”柳莛丟下作業就出來了。 “你怎麼有時間來看我?”

“我想你了唄。”

“少來。”柳莛擺擺手,“我認識你都十幾年了,還不知道你想什麼。說吧,找我什麼事?”

“嘿嘿,表姐果然聰明。我來打聽個人。”

“誰?”

“孫超。”

“孫超?”柳莛想了想,“哦,就那個暴發戶的兒子啊。他在131班,那班全是一群公子哥,看著就煩。你找他幹嗎?”

“他是我一朋友。”

“在農村認識的那個。”

梁宇軒點點頭。

柳莛白白眼,“難怪了,那次居然還要動手打女生。原來是農村來的。”

“他打女生?”

“是啊,他追我們班一個女生,被她拒絕了還老來騷擾。後來我們大姐出面要他停止糾纏,他居然想動手打他。”

“哦?”

“你去找他吧?我要上課了。他們呆會應該是自習,反正他們那也沒什麼人讀書,你去找他好了。我先進去啦。”

“好的。再見了,表姐。”梁宇軒目送她進去後便開始找尋131班。

上課鈴聲響了起來,學校很快便安靜下來,但有間教室卻沒有停止喧鬧。教室的門上註明的是初131班。看樣子,表姐說得不差。梁宇軒心裡想。

他站在門口,很快便發現了孫超。孫超也看見了他,跑了出來。

“你怎麼來了?”

“來看你。沒打攪你吧?”

“沒。我們自習課呢。你也看見了,這那能自習啊?”

“我有事和你說。”

“跟我來。”孫超拽住他的手往外走。穿過後門居然是個小園林,還有幾把長椅。 “坐吧。”孫超坐了下來,示意梁宇軒也坐下。

梁宇軒坐了下來。 “孫超,你追女生了?”

“嘿嘿。沒什麼。”

“你什麼時候放假?”

“還有兩個星期呢。”

“我想問你點事情。”

“說吧。”

“嗯……”梁宇軒欲言又止。

孫超看了他一眼,“是不是關於黃剛?”

“你怎麼知道?”

“那次回去就覺得你們不對了。”孫超拍拍梁宇軒的肩膀,“咱仨都是好兄弟,沒什麼不能說的。你們到底怎麼了?”

“沒怎麼。我想見見他,你有他家號碼沒?我想讓他上我家來玩。”

“你們啊,”孫超站起來,伸伸腰,“你們還真像兩兄弟。”

“怎麼?”

“有些事本來應該讓他來告訴你才對,但我覺得還是你知道會比較好。”

“說說看。”

“黃剛的父親很早就去了南方經商,把他和他母親留在家鄉。他父親居然很快便發家,但他很快就另外找了個女人。他母親幾次想挽留,但沒成功。他見他母親那樣傷心,就對他媽媽說,’我們一起去天堂吧’。他媽媽就在當晚的飯菜中下了毒。但還好黃剛吃得不多,但他媽媽…… ,小宇,其實我一直以為你會明白他內心的苦悶,別看他大大咧咧的,其實他很敏感的,你任何的波動都會讓他心驚膽戰。”孫超嘆了口氣,“算了,我就說到這吧。他家的電話號碼是8372410.你自己去約他吧。”

籃球隊安排了一次寒假集訓,這樣可以讓黃剛暫時忘記梁宇軒的事情。雖然他知道梁宇軒並沒有討厭他,但還是明顯覺察出梁宇軒對自己的冷淡。他覺得自己和他越來越像兩個世界的人。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拼命打籃球。

只是當自己停下來的時候,除了身體因為劇烈運動的疼痛外,心也莫名地疼,大腦裡是無比的空虛。

唯一清晰的是梁宇軒。淚水混著汗水在臉上流淌。

“嗨!哥們,”龍海出現在他身後,遞給他一支煙,“怎麼著,失戀了?”

黃剛苦笑了下,接過煙,點著。 “不是。”

“得了吧,兄弟我注意你也不是一天了,說吧,被那個女人甩了。說出來就沒事了,以後找個更好的。”

“我真的不是失戀。”黃剛站起身。 “我沒法給你說清楚。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會解決好的,謝謝兄弟好意了。”

龍海也站起身,拍拍黃剛的肩膀,“用得著兄弟的,知會聲。”

回家。如血的夕煙塗抹西方的天空,在身後拉出一條落寞的影子。

回到家,電話的鈴聲突然想起。黃剛拿起話筒。

“餵。”那邊許久沒說話。但他從呼吸聲聽出了是誰。 “梁子,是你嗎?”

“剛子,你最近有空嗎?”

“有事嗎?”

“你來我家玩幾天,好嗎?”

“去你家?”黃剛心情立刻陽光明媚。

“嗯。”

“什麼時候?”

“隨便你吧。”

“好的。”

城市並不陌生。只是,心裡卻有了初次接觸的敏感。

車站,人山人海。喧囂無比。

梁宇軒站在站台,那輛車緩緩駛入。車門打開,下來許多人。他還是很快地認出了他。

“梁子。”黃剛一臉微笑地走了過來。

他接過他手上的包。 “剛子。”

什麼話都沒有再說,兩人默默地往梁宇軒家走去。

梁宇軒的母親很熱情地接待了黃剛,黃剛絲毫沒有感到拘束。吃完飯後,梁宇軒的母親突然接到雜誌社的電話,需要去開個會。臨走前,特意囑咐梁宇軒照顧好黃剛。

送走母親後,房間里便只剩下樑宇軒和黃剛。死一般的寂靜。

“過得好嗎?”黃剛打破了沉默。

梁宇軒點點頭。 “還好。”他突然靠了過去,頭枕著黃剛的肩,“剛子,我想你了。”

黃剛輕輕地摟過他的肩膀,“我也是,梁子。”不知道為什麼,黃剛的嗓子突然哽咽起來,“梁子,我好怕,好怕你不要我了。”

“剛子,我不知道怎麼。我……”梁宇軒也抽泣起來。

黃剛將梁宇軒摟得更緊,他的頭完全貼在他胸口上。 “梁子,我喜歡你。我想要和你一輩子。”

梁宇軒一把緊緊抱住他的腰。他把手抽出來,也緊緊抱著他,我們就這樣相互抱著,靜靜地躺在沙發上,一句話也不說。黃剛忽然將嘴唇貼在梁宇軒的臉上,他沒有躲避。彼此喘著粗氣,臉貼著臉,吻著。他的嘴唇滋潤、灼熱。梁宇軒浸泡在一種說不清楚的朦朧愉悅中,親吻、愉悅。他只覺得,沒了自己,只有他,只有我,只有我們彼此靜靜的擁抱。

當黃剛的嘴唇從梁宇軒身上抽離的時候,兩人的臉都紅著。

“梁子,我真的太喜歡你了。我忍不住了。”

看著黃剛緊張的樣子,梁宇軒笑了起來。 “剛子,我也喜歡你。”

他們的關係便這樣出現了轉折,誰也無法知道他們究竟是兒時的遊戲,或者真的是兩情相悅。那種淡淡的情感像杯檸檬茶,人性初顯露,淡淡的青澀醇味,回味甘甜。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情迷意亂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