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鐵窗

创作 Aaron 118浏览 0评论

時間慢慢地流逝,黃剛越來越不明白自己與梁宇軒間的關係。他們看上去是如此地不一樣,卻始終形影不離地在一起。幾年的體育訓練讓黃剛的身高在同齡人中顯得卓爾不群,因此暗戀的女生不在少數,總有些學姐會藉著各式各樣的理由到教室裡來看他。籃球場上,只要他上場便會有女生的尖叫。雖然其他隊員,比如龍海也會有這樣的待遇,但連龍海自己也說,黃剛的仰慕者是全隊最多的。

但是,黃剛自己也不清楚的是,看著隊裡有女友的人漸漸多了,但自己卻始終提不起找女朋友的興致。記得梁宇軒挪揶過他不找女朋友的事情,記得自己是這樣答复的,要找也找你的。話是隨口而出的,但自己臉卻紅了。相信梁宇軒也知道是玩笑話,但卻低下頭罵了句髒話,絲毫不夾雜憤怒。

他吸了口煙。黃剛啊黃剛,梁宇軒可是你弟弟,你別想太多了啊。

那次失踪事件後,梁宇軒和曹建軍的關係好了滿多。至少兩人見面的時候能夠寒暄幾句,不再是以前那樣的橫眉冷眼。

隨著期末考試的臨近,天氣也冷了下來。於是男生寢室開始流行兩個人睡一床被子,這樣可以藉著彼此的體溫取暖,更何況還可以將多出來的被子或墊在身下,或加蓋一層。至於梁宇軒和黃剛早就這樣做了。只是曹建軍卻一直沒人和他共被子,本來男生寢室剛好就少一個人,再加上他人際關係很糟糕,因此根本就沒人願意搭理他。

“剛子。”

“嗯?”

“我們把曹建軍叫過來一起好了?”

“為什麼?”黃剛顯然不樂意有人加入。

“他一個人很冷的。”

“那他可以找別人去。”

“沒人願意啊。”

“你少操別人的心,”黃剛伸過手去,幫梁宇軒掖了掖被子,然後把他摟過來點。 “我可不想這裡多個人。”

“嘿嘿,”梁宇軒笑了起來,“多個人更暖和啊。”

“反正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我就帶被子去和他睡。”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黃剛有點惱火。

“我怎麼了啊?我就是看他冷啊。”

“懶得理你。”黃剛背過身去,不願意再說話。

梁宇軒湊了過去。 “生氣了?”

黃剛還是賭氣不說話。

梁宇軒輕輕把手放在他腰上,突然用力,黃剛笑了起來。翻身把梁宇軒壓在身下。 “臭小子!有你這樣欺負你哥哥的嗎?”

梁宇軒沒有回話,只是和黃剛在床上扭打起來。突然有人說了句,“你們兩口子被在床上鬧那麼大聲啊,我們還要睡覺。”

這話一出,寢室裡的人都笑了起來。黃剛和梁宇軒也不好意思再鬧下去,只能重新躺下。

“剛子,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

“不知道。”

“別不好意思,說說。”

“嗯……”黃剛想了想,“成績得好,性格得好,要長得可愛。還有,得聽我的話。”

“人長得不咋樣,毛病倒滿多。這樣的女孩上那去找啊?我看你注定要當光棍了。”

“我才不是光棍。我可是有老婆的人。”黃剛坏笑著把梁宇軒摟進懷了,“來,親親。”他把嘴湊了過去。

但,梁宇軒沒有躲。安靜地等待著。

黃剛停住了。

梁宇軒看著他。

他咽了嚥口水,想把臉扭過去。但,卻鬼使神差地他把嘴伸了過去。梁宇軒閉上了眼睛,黃剛也把眼睛閉上了。黃剛感覺到自己的嘴唇觸碰到一個柔柔軟軟的溫潤的,梁宇軒的嘴唇。他抱梁宇軒的手更加用力。

一種源自生命本能的衝動襲上自己的身體,他手滑了下去。雖然是冬天,但兩人卻都只穿了件褲衩。自己身體的任何反應梁宇軒都能察覺,但他卻沒有阻​​擋。當他的手要伸進去的時候,梁宇軒卻抓住了他的手。

他感到唇上的溫度消失了。睜開眼,梁宇軒正開著他,藉著微弱的光線他看了他臉上的淚痕。

“梁子,怎麼了?”

梁宇軒沒有說話,背過身去。黃剛想抱他,但他卻躲開了。黃剛嘆了口氣,也轉過身。就這樣,兩個人背靠背地過了一夜。

早上,黃剛起床的時候,正想​​去搖醒身邊的梁宇軒,卻發現他早已起身。

他努力想忘記昨晚發生的事情,自己怎麼可能做那樣的事情。他拍拍自己的頭,黃剛,你真他媽的是個畜生。

“剛子,吃早飯不?”依然是那樣熟悉的聲音。

回頭,梁宇軒正笑瞇瞇地看著他,手上提著一個塑料袋。

“你幹嗎去了?”

梁宇軒坐到床上。 “今天起早了,見你還在睡,沒捨得叫醒你。剛跑步回來,順帶給你買掉吃的。”他把袋子遞給他。

黃剛接了過來,他張了張嘴,但卻沒有勇氣說出來。梁宇軒則去桌那邊收拾書包去了。吃完早飯,兩人一如既往地一起去上課。不同的是,兩人卻沒有再說說笑笑。

“梁子。”黃剛終於鼓起了勇氣。

梁宇軒看著他。

“昨晚……昨晚的事情,你千萬別生氣。”他也看著他,“我不是有心的。”

“沒什麼。”梁宇軒淡淡地說。 “別放心上。”

話雖這樣說,但黃剛卻覺得兩人彷彿隔了點什麼。梁宇軒在對面,卻彷彿在遙遠的天邊。黃剛不知道道歉是否有效,但可以感覺出梁宇軒在逃避晚上曾發生過的一切,那,自己也最後不要再提。

兩人就這樣尷尬地過了幾個星期後,孫超回來了。

他一到家便到大明來找他們。梁宇軒自然在教室裡複習,期末考試就在兩週後,不抓緊自然不行。而黃剛作為體育生並沒有考試的壓力,依舊和龍海穿梭在球嘗遊戲廳以及舞廳之間。

孫超出現在梁宇軒面前的時候,他著實驚喜了一下。 “你怎麼回來了?表哥,你們不用考試嗎?”

“我們已考完了。”孫超坐在他旁邊,“後天開始補課,所以這個星期放假。你上我家吃飯怎麼樣?”

“好啊。叫上黃剛吧?”

“對哦。”孫超忽然想起來,“黃剛那傢伙呢?你們以前不老粘在一起嗎?怎麼不見他?”

“他這個時候應該和龍海在遊戲廳吧。”

“你還有課麼?”

“沒了。今下午全是自習。一起去找他吧,我書也看得差不多了。”

孫超點點頭。梁宇軒把書收拾了下,便和孫超去了那家離校門不遠的遊戲廳。

黃剛此時正盯著屏幕,煙草混雜在長年不流通的室內空氣讓梁宇軒有點窒息的感覺。 “黃剛。”孫超叫了聲。

“哎。誰找我?”眼睛始終沒有離開屏幕。

“孫超。還有梁宇軒。”

“呀!”黃剛驚叫了聲,丟開了操作桿,來到他們面前。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剛。”

“找我有事?”

“你,還有梁宇軒一起去我家吃飯。”

“這個?不大好吧。”

“為什麼?”

黃剛沒有說話。這段時間,兩人其實一直都在躲著對方,雖然兩人還是睡一起。但卻都穿上了衣服,而且極力避免身體的接觸。

“剛子,一起去吧。”梁宇軒說話了。 “表哥難得回來。”

“是啊。你老婆都發話了。”孫超依舊開著玩笑,絲毫沒有察覺到兩人的尷尬。

晚飯吃得很盡興。雖然黃剛不知道怎麼單獨去面對梁宇軒,但有孫超在場的話,兩人的關係的確融洽了許多。三人還趁孫超家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喝了點酒,結果梁宇軒的臉變得紅紅的。孫超還不住地說要親一下。在一旁聽著的黃剛的臉也偷偷地紅了。

等大家都覺得累了的時候,已經是十點了。黃剛和梁宇軒說會查寢便要離開了,孫超送了很遠,但還是有比較長的距離是兩個人一起走的。

夜很靜,星星俏皮地眨著眼。

黃剛欲言又止。著急地看著梁宇軒。

“你有話就說吧。”梁宇軒也察覺到他的不安。

“對不起。”

“對不起?”

“嗯。那晚,對不起。”

“沒什麼。”

“梁子,你是不是覺得我特討厭?”

“為什麼?”

“我,我親了你。”

梁宇軒沒有說話了。黃剛大氣也不敢出。兩人不緊不慢地走著,黃剛忽然覺得手被握住了。低頭,是他的手。

“剛子,那晚要不是我配合你。你以為你能親到我嗎?”

“梁子。”黃剛摟住了梁宇軒,“我真的喜歡你。”

“別傻了。你以後還要找老婆的。”

“我不要別人,我就要你做我老婆。”

梁宇軒笑了起來。 “我是男的,怎麼能做你老婆?”

“但我真的喜歡你。”他嘴唇想貼上去。

梁宇軒躲了過去,“別鬧了,哥哥。”

黃剛停住了,這是梁宇軒第一次當他的面叫他哥哥。他看著梁宇軒的眼睛,他分明在提醒自己注意兩人之間的關係。黃剛鬆開了手,突然,他再次感到心被揪了起來,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淌。

梁宇軒抱住了他。兩人甚麼話都沒有說。

夜很靜。

在原諒與絕望之間遊蕩,唯一的感覺是傷、傷、傷。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鐵窗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