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都是夜歸人

创作 Aaron 77浏览 0评论

雖然小學最後一個暑假並沒有任何作業困擾黃剛,但他整個夏天過得併不快樂,每天除了打球還是打球,他用近乎瘋狂的運動來逼迫自己不去思考。只是,梁宇軒,這三個字彷彿烙印一般印刻在腦海深處,無論如何也抹不掉。黃剛甚至無法分辨,當他趴在球場上時,流淌在臉上的究竟是汗水,還是別得什麼。他很累,大腦卻那樣清晰,因為他感到心裡隱隱作疼。

孫超在八月底就要去那個城市,去那所學校。黃剛去送他的時候,眼裡流露的是無比羨慕。

“超,我也很想去A中。”

“嘿嘿,我看你是想去看小宇吧?”

送別的時候,兩個人私下這樣說著。黃剛沉默了。 “也許吧。”

孫超一笑,“什麼也許?我還不清楚你想什麼?”突然間,他嘆了口氣。雖然三人年紀相差不是很大,但孫超卻顯得早熟很多。 “你不知道,小宇在家鬧了好大一場,死活也要回大明讀書,他爸媽都不許。鬼知道,你們兩個到底怎麼回事?”

“他想回來?”黃剛小心翼翼地試探了句。

孫超點點頭。 “是啊。別看他平時乖乖的,這次為了回大明,在家又哭又鬧,還說要離家出走。”

黃剛心裡一疼。原來他也想回來。傻東西,你在A中會好很多。為什麼要回來?這裡又沒什麼可以給你的。可我……可我真的想留在你身邊。黃剛背過身去,用手背抹去眼裡的淚水。

大明學校報名也很快開始了。雖然大明並不是什麼重點學校,但在這附近卻是唯一的初級中學,於是上學的孩子還是不少,大多又家住很遠,於是住校生特別多。黃剛在開學前已經知道自己分在了重點班,和自己同寢室的人也多是愛學習的孩子。這是做校長的爺爺唯一可以使用的特權。

報名自然由奶奶和爺爺處理好了,黃剛跑去整理自己的床位。

初中部的寢室是一間舊教室改造過來的,前後兩個門,圍繞牆壁的是16張床,中間還有並排兩張地排了8張床。他的床在中間靠門這邊。雖然是上下舖,但上鋪都給孩子們用來放行李了,因此一間寢室是24個人。很多家長都在那幫自己的孩子打點。雖然並非嬌生慣養的,但畢竟自己孩子第一次單獨生活,家長們還是盡心盡力地照顧好一切。黃剛鋪好床鋪,便到門口看寢室的住宿名單。

一個名字一個名字地看著,突然,他心裡被揪著一般地疼,眼淚開始不聽使喚地往下淌,因為他看見了,在他的名字後面,居然是,梁宇軒。他還是回來了。

他瘋一般地跑下樓,去報名的地方找他。我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面了,梁宇軒,你有沒有想我?

剛到報名處,他便聽到了那個熟悉的聲音,他真的回來了。

“梁子!”他站在門外大吼一聲。

“嗯。”他應了一聲,緩緩地轉過身來,“剛子,你怎麼來了?”梁宇軒臉上是掩飾不住地驚喜。

他衝了進去,抓住他的手。 “你真地來了?孫超說你可能不會來這了。”

“我不是來了嗎?——你把手鬆開,你抓得我好疼。”

黃剛連忙把手鬆開,關切地註視著他。 “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剛啊。我爸和你爺爺去說話了。”

“你家不是反對你來嗎?”

梁宇軒眼睛到處轉了轉。 “嘿嘿,我想來自然有我來的辦法唄。”他揚了揚手裡的報導單,“我們又是同學了。好像我還和你一個寢室呢。”他把報導單交給了負責招生的老師,提起地上的包,“幫我提一個。”

“好的。”黃剛接過他的包,領著他去寢室。

很巧地是,黃剛和梁宇軒的床挨在一起,剛好在中間。其實就是兩人一張的大床了。梁宇軒看了看,“人好多啊。”

“沒辦法啊。嘿嘿,這畢竟不是A中啊。”

“早知道我去A中了。”

“不許反悔啊!”黃剛一邊幫梁宇軒鋪床一邊說著。

“那可不一定。”梁宇軒在旁邊看著,笑著說,“反正我是被你騙來了,想回都沒法回了。”

黃剛跳下床來,“什麼啊?我才沒騙你,是你心甘情願來的。”

“好好,誰讓我攤上你這麼個不會讀書的哥哥。你看孫超就考到A中去了。”

兩個人正在斗嘴的時候,插進一個人來。 “你叫梁宇軒?”他直盯著梁宇軒看。

梁宇軒覺得心裡有點發毛,但還是點點頭。 “有事嗎?”

“沒什麼。”他面無表情地說著,“我比你少了將近100分,這個學校入學考試的第二名,但我相信升學考試的時候我一定會比你多。”

梁宇軒有點錯愕,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尷尬地笑笑。 “大家互相促進。”

那人沒有回答,徑直坐到靠窗戶那邊的床上。梁宇軒心裡一緊,完蛋,自己最起碼有一年的時間一起床就會看到那張臭臉。

“怎麼了?”黃剛湊到他耳邊說,“怕他欺負你啊?別怕,我來保護你。”

“誰要你保護了?我又不是你老婆。”

兩人忽然想起孫超開的那個玩笑,都有點尷尬。還好黃奶奶招呼兩人去吃飯,化解了兩人的冷場。

上了一個月課後,明顯可以感覺出初中和小學的不同。想升學的孩子都在拼命讀書,對於這些孩子來說,離開這片貧瘠土地、光宗耀祖的唯一機會也許就是讀上高中去考大學。不想升學的孩子則天天得過且過地混日子。

梁宇軒和那個說要在升學考試超過他的曹建軍成了老師重點關注的對象,老師們都希望升學考試的時候這兩根好苗子可以考到A中去。梁宇軒所在的寢室人都屬於迫切想升學的孩子,因此黃剛忽然沒了玩伴。無奈只好到其他寢室轉悠,居然認識了一個叫龍海的大個子,兩個人便天天相約去打籃球,自然也少不了梁宇軒。雖然有老師反對,但黃校長丟下一句,沒好身體考上學校也是白搭,不僅讓梁宇軒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打籃球,也使得重點班的學生多了個晨跑的慣例。

梁宇軒和班上很多孩子都成了朋友,除了一見到他眼光就非常凶狠的曹建軍。雖然梁宇軒曾經想和他交個朋友,但每次都被他冷淡的態度弄得無可措手,便放棄了這個想法。

在班幹部選舉中,梁宇軒無可厚非地當上了班長,一個叫楊靜的女生被安排到團支書,學習委員是曹建軍,體育委員則名正言順地落在黃剛頭上。其實曹建軍本來也想競選班長,但無奈人緣不及梁宇軒,要不是班主任陽老師事後安排,可能連學習委員都沒有。最後,當梁宇軒代表班幹部上台講話的時候,曹建軍在下面無比忿恨地盯著他看。

很快便是期中考試,梁宇軒依然是以高分坐上全年級第一的位置,第二名曹建軍則以20分落後。黃剛和他的球友龍海則跌入年級倒數行列。梁宇軒看到成績後便開始數落黃剛,黃剛無比鬱悶地摀住耳朵,等梁宇軒嘮叨完了之後,他遞過去一張紙,“班長大人,學校要召開冬運會,你打算報什麼項目? ”

“我?”梁宇軒吃了一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能報什麼?”

“問題是每個項目都得有人。”

“那你覺得會什麼項目沒人?”

“男子5000米。”

“你報好了。”梁宇軒笑著說。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是體育生,不能參加校內比賽的。”

梁宇軒開始流汗,“你的意思是我報5000米?”

黃剛點點頭。

“你不是要我的命嗎?”

“你不報,我報。”不知道什麼時候,曹建軍站在他們旁邊,拿過報名單,寫上自己的名字,在參賽項目上寫下5000米。

“你……”梁宇軒心頭無名火起,“誰說我不報了?”他一賭氣便也隨著曹建軍報了5000米。黃剛無比驚訝地看著他。

報完名後,雖然梁宇軒無比懊惱,但礙於面子以及曹建軍的冷嘲熱諷他還是硬著頭皮讓黃剛為他進行特訓。結果是每天早上都可以看見黃剛拿著跟棍子在後面趕著梁宇軒圍著操場跑步。

“你說我到時候能跑第幾名?”梁宇軒坐在地上氣喘吁籲地問。

“第幾名?”黃剛撇撇嘴,“得了吧,梁子,你要是能跑完的話,我請你吃飯。”

“你說的啊。”

“好了,快起來跑。你今天還差2000米沒有完成任務。”

“你還真狠心讓我跑。”

“是誰當初求爺爺告奶奶地讓我監督的。”

“剛子,我算開清楚你了。”梁宇軒雖然諸多抱怨,但還是爬起來繼續跑。

冬運會的最後一個項目便是男子5000米,大約有15人報名了。槍響,大家都衝出了起跑線。

“記住了,開始的時候別跑太前,領跑是很累的。也別跑最後,到時候你就沒信心跑下去了。注意調整自己的呼吸,別想著跑這件事情。”開跑前黃剛叮囑了好幾遍。

龍海在旁邊饒有興趣地看著,“黃剛,你還挺照顧梁宇軒的啊。”

“你別插嘴。”黃剛頭也不回地丟給他一句。

梁宇軒心裡緊張地不得了,他右手邊過去兩個跑道是曹建軍。他瞟了梁宇軒一眼,嘴邊是不屑的冷笑。梁宇軒眼裡不由得冒出火來。

操場一圈是400米,跑了大約5圈後,已經有6個人退出了比賽。梁宇軒的位置在第一集團靠後,按黃剛的說法來說是非常有利的位置,而且梁宇軒絲毫不覺得很累。曹建軍則一直在前面領跑。 10圈之後,只剩下7個人在跑了,梁宇軒已經搶到第二的位置了,第一則還是曹建軍。楊靜則領著一幫的拉拉隊為他們倆加油。進入最後400米衝刺的時候,梁宇軒開始漸漸發力,後面的幾個人也開始努力追趕,但曹建軍卻似乎越跑越吃力,漸漸被後來的幾個人趕過。

當梁宇軒衝過終點線時,黃剛一把抱住了他。梁宇軒已基本沒什麼思維了,只聽見黃剛在說:“梁子,別睡著了,跟著我走走。”然後就模模糊糊地被黃剛帶著走了幾圈,然後坐在操場旁邊休息。

“我第幾名?”

“你覺得呢?”

“感覺好像我第一個衝過去的。”

“梁子,我還真小看你了。你居然跑了個第一名。”

“真的啊?那你要請我吃飯了。對了,曹建軍呢?”

“他後面沒力氣了,只得了個第5名。”

“哦。”

“去哪吃?”

“去外邊吧。”

“好的。不過你得先把獎給領了。”

11點查寢的時候,宿管老師發現曹建軍未歸宿,便報告給了黃校長。

黃校長急忙趕來的時候已經是11點半,他把幾個男班幹部集合到一起。

“梁宇軒,你知道曹建軍去什麼地方了不?”

“我一直和黃剛在一起,不知道。運動會時他好像還在。”

“那誰知道運動會後他去什麼地方了?”

“好像他去後山了。”有個聲音說。

“後山?”黃校長勃然大怒,“開學我就說過後山絕對不許去,這麼晚還不回來。叫上幾個男生跟我去山里找。”

“為什麼後山不可以去?”梁宇軒低聲問黃剛。

“聽說那裡鬧鬼。”

“鬧鬼?迷信!”

“也不能說是迷信。有幾個人去了後山就真的再也沒有回來過了。”

“不是吧?”梁宇軒心裡有點發毛。

進後山後,黃校長訓斥道:“大家千萬別走散,一定要跟著前面的人走。別找不到曹建軍又丟了個誰誰誰的。”

“那我跟著你。”梁宇軒對黃剛說。

“好啦。”黃剛緊緊拽住梁宇軒。 “我不會放手的。”

後山很黑,時不時地傳出貓頭鷹淒厲的叫聲,讓所有人頭皮發毛。

“啊!”梁宇軒驚叫一聲。

“怎麼了?”黃剛連忙問。

“那邊有什麼東西。”

“不是吧?”黃剛拽住梁宇軒慢慢地走了過去,手電筒照向那片黑暗。 “誰在那?”

那人用手擋住光,臉扭到另一邊。

“曹建軍!”梁宇軒叫出了他的名字。

那人想跑,但被黃剛抓住了。 “你還想去哪啊?我們找了你這麼久。”

很快其他人也趕了過來。

“你說你這孩子這麼晚還在這幹嗎?”黃校長大聲呵斥起來。

“不要你們管。”曹建軍丟下一句話。

“怎麼說話的?有你這樣跟老師說話的嗎?”

“我怎麼不可以?反正你們又不拿我當回事!你們眼中不是只有梁宇軒嗎?是啊,他是全市第二,你為什麼不去A中呢?我想去都沒錢去。要不是你在這,我會這樣嗎?你為什麼不去A中?你幹嗎留在這?……”說著說著,曹建軍便開始哭了起來。

梁宇軒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躲在黃剛身後。黃剛用手拍著他的肩膀,安慰他。

黃校長拉起坐在地上的曹建軍。 “好了,大家都回去吧。——曹建軍,今晚你去我家。”

回家的路上,梁宇軒一直沒有說話,躺到床上也不和其他人說話。

“你怎麼了?”黃剛輕聲問他。

“他為什麼恨我?”

“不是。他只是心裡不平衡。”

“我為什麼要來?”

“你為什麼要來?”

梁宇軒不說話了,他轉過身去。 “因為你。”他輕輕地說了一句。

黃剛沒有說什麼。摟住了梁宇軒。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都是夜歸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