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至少

创作 Aaron 61浏览 0评论

春去,夏來。原本還以為很遙遠的中考居然眨眼就到了。

因為大明學校不設中考考點,所有孩子都必須去離這不遠的縣城考試。黃校長特意包了輛車接送孩子們,並親自護送這批孩子去考試。

黃剛坐在梁宇軒旁邊,一直沒說話,眼睛盯著前面的玻璃看。

“你怎麼了?不高興的樣子。”梁宇軒用胳膊肘捅捅黃剛的腰。

黃剛看了他一眼,又盯著前面看。 “沒事。”

“哎,孫超怎麼沒來?”

“他爸爸送他去。”

“哦。”

說完兩人便陷入長久的沉默。

考試前一天晚上,孫超被他的父親接回家了,梁宇軒執意留下來。

梁宇軒睡在孫超的床上,他不願意打擾黃剛。因為兩人以往在一起總有很多話要說,而明天是考試,他不想兩個人都睡不好。

黃剛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雖然以前總是抱怨梁宇軒愛和他搶被子,但真的他不在身邊的時候,他莫名地覺得失落。

他爬起床,從枕下摸出一包煙來。他已不記得自己是如何沾上煙癮的,但現在自己的確是成了一個無可救藥地煙鬼。他看看煙,再看看那邊床已經安然入睡的梁宇軒,搖搖頭,出了門。

走廊上格外安靜,大部分的孩子都已經放暑假了,原本冷清的校園此時更加安靜。他坐到樓梯上,摸出一根煙,點上。天空中繁星點點。夏天的夜格外地冷,他站了起來,哆嗦了一下。忽然,一個溫暖的身體摟住了他。

“怎麼還不睡?”他問。

“你不也一樣。”

“梁子,我們學校還沒有人上過A中的分數線。你回去後,要記得想我。”

“我陪在你身邊不好嗎?”他的臉在他赤裸的上身上。 “剛子,我哪都不想去。”

黃剛不再出聲,任由梁宇軒緊緊地抱著他。

他一直安慰自己,我們只是好兄弟。但心裡卻有個聲音在問他,你們真的只是好兄弟。他很清楚自己的身體,剛剛發育的身體居然會對好兄弟有反應。雖然他無法理解這是什麼意義,但每當自己的身體無法控制般地衝動時,他都會背過身去,不願意再面對梁宇軒天真地微笑。這讓他有負罪感,他也更不願意梁宇軒看見他罪惡的身體。

孫超和梁宇軒一間考室,黃剛則在另外一邊。

梁宇軒進考室的時候,黃剛在一邊叮囑他細心不要想太多。孫超在旁邊笑話黃剛與其擔心梁宇軒不如多考慮自己。

梁宇軒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旁邊的女生問他,“他是誰啊?那麼關心你。”

“我同學。”梁宇軒想了想又補充道,“也是我哥哥。”

“難怪。”女生恍然大悟。 “你哥哥真關心你。”

梁宇軒笑笑沒有答話。女生的准考證上寫的是,辛薇。很漂亮的名字。梁宇軒不免抬頭仔細打量這個名字的主人。的確是個很好看的女孩。他笑笑,女孩也回應他一個微笑。

在另外一個考室裡。黃剛無論如何都平靜不下來了。

昨天半夜的時候,他靠著他。他問他,“你喜歡我嗎?”

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思考了很久,他終於還是點點頭。

他笑了。 “我也很喜歡你,你當我哥哥吧。”

原來,他們一直只是兄弟情誼。也許這便足夠了。

他搖搖頭,開始答捲了。

考試進行了兩天,考試一結束,梁宇軒便被孫超的父親接走了。據說親自送他回城裡了。黃剛還沒問他考得如何。昨天他不敢問,怕擾亂梁宇軒的情緒。但現在他走了,他心裡不免懊惱起來。

回到自己空蕩蕩的小屋,黃剛無比失落。坐在自己床上發呆。

此時,黃校長走了進來。 “你爸爸那看你了。”

“我不想見他。”

“他怎麼說也是你爸爸,他也難得回來次。走,去吃飯。”

雖然黃剛並不是很樂意,但還是起身跟了過去。在黃校長家,父親正和奶奶絮叨著。一將黃剛,便起身,“小剛,看爸爸給你帶什麼來了。”

黃剛並沒有搭理,徑直走進里屋。黃爸爸嘆息了一聲。

“你嘆什麼氣?”黃校長點上了煙,“你要是知道這樣,當年你就別撇下他們娘倆去廣州。你老婆在這邊快不行了,你還在那邊找小姐,你讓你兒子怎麼不恨你?”

黃爸爸大氣不敢出,只是低著頭,抽煙。

“好啦,都過去那麼久的事情了。你也忍心看他們父子不和?”黃奶奶開始勸了,“叫小剛出來吃飯,他爸爸還有事情問他。”

“我勸你別做那打算,小剛要是肯去,我就不信了。”黃校長撂下這句話後,便去里屋叫黃剛出來。

晚飯吃得不是很快樂,席間大家都不說話。

黃校長咳嗽了聲,“小剛,你爸有話想問你。”

黃剛抬起頭,看著大人們。

“小剛,”父親的聲音有些局促,“爸爸以前對不起你,爸爸一直想辦法補償你。你看我們都分開這麼久了,你想不想去廣州和爸爸一起住?”

“和你?”黃剛冷笑了聲,“她答應嗎?”

“劉阿姨很好的。”

“很好?再好也是個狐狸精。”

“小剛!你怎麼說話的?”

“我就這樣說話,你怎麼樣?你把我媽丟了不要,看著她快死了都不回來看看他。不就是因為這個劉阿姨嗎?我為什麼去?我去那算什麼?是不是那個女人給你生不出兒子,你就來找我?我告訴你,我就當沒你這爸爸。”黃剛把碗筷一丟,跑出門去。

“小剛!”父親剛想起身去追。

黃校長按住了。 “他本來就不想見你,你讓他回那邊去住吧。你們啊,我真不知道你們爺倆怎麼跟冤家一樣。”

“爸,你們也得幫我勸勸小剛。”

“幫?怎麼幫?你自己造得孽,你自己解決。”

梁宇軒到了孫超家,看到的是自己的父親,還有關穎珊。

“我媽呢?”梁宇軒一見到那個女人便很挑釁地詢問他的父親。

關穎珊臉色有點難看,但還是忍住不發作,走到另外一邊。他父親尷尬地笑笑,“小宇,你媽媽說有事就不一起來了。爸爸來接你不好嗎?晚上就去爸爸家住一晚,嘿嘿,小宇很久沒摸爸爸的鬍子了吧?今晚爸爸陪小宇睡,讓你摸個夠。”

“我要回自己家。”梁宇軒冷冷地說。

他父親低下頭。 “小宇,你不想和爸爸一起了?”

“想。但是不包括她。”梁宇軒把手指向關穎珊。

“算了。”父親站起身,揉揉梁宇軒的頭髮。 “爸爸直接把你送到你媽媽那去。”

考試結束後,大家開始擔心起自己的成績來。其中最擔心的應該是黃剛和梁宇軒。黃剛不知道從哪知道的梁宇軒家的電話,打了幾次電話過來,但都是無關緊要的一些話。兩人都在小心翼翼迴避其實雙方都很關心的一個問題。

等到放榜那天,大明學校沸騰了。因為他們終於有人上了A中分數線,而且是兩個,梁宇軒和孫超,更讓人始料不及的是梁宇軒的分數居然是全市第二,A中已經打算全額獎學金加保送A中高中部要他了。

黃剛看到了分數線,他起先很高興,因為梁宇軒能陪他在大明讀完三年初中,但聽到A中的條件後,他想即便梁宇軒想來,估計他家裡也不同意。站在紅榜前,他的眼淚默默地淌了下來,為什麼自己不能考到A中去?

整個暑假,黃剛過得都不是很暢快。期間孫超也約過他一起去看梁宇軒,但拒絕了。他現在很害怕聽到梁宇軒這三個字,更何況去面對他本人?

過去了,一起都過去了。

但,至少,我們還曾經擁有過。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至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