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由于原博客图床服务商PhotoBucket更改了授权协议而导致所有图片失效,目前博主正在修复中。

空氣中的謎

创作 烟花凋谢 25浏览 0评论

大片的稻田,鬱鬱的稻穀在風的吹拂下輕輕搖擺。陽光不是十分耀眼,但炎熱的秋老虎卻沒有絲毫減退的跡象。雲很少,天空藍藍得讓人害怕。一個瘦小的身影跟在一個蒼老且背微駝的人後面。

“梁宇軒,”老者的聲音響起,瘦小的孩子輕輕地嗯了一聲,“你知道你父母為什麼要你到我這來讀書嗎?”

“不知道。”孩子搖搖頭,臉上寫著老大的不情願。

老者沒有在意,或許是沒看見吧。 “當年你爸爸就是從我手上讀出去的。他讀書吃了多少苦,你是想像不到的。你過得生活太好了,看看你自己吧。”老者嘆了口氣,“孩子,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所以你爸爸就委託我來照顧你到初中畢業。我要告訴你,要是你不能憑自己的本事考回城市的話,那你就再也別回去了。 ”

孩子沒有出聲,默默地跟在老者後面。

在稻田的中央有個小小的高地,彷彿一個島。島上種植著梧桐,樹下是一個很小很簡單的學校,門口寫著大明學校。進去便是操場,左側的平房是老師的辦公室,右側的兩層樓房是初中部,後面還有個小院落,圍著個小操場,那裡是小學部。

梁宇軒在來之前已經想像過這裡有多麼糟糕了,但還是比他想像中的更破舊。老者領著他徑直走到小院落裡,停在門口寫著六年級的教室前。現在正是下課,教室裡一片混亂。老者咳嗽了一聲,教室里安靜了下來,然後是“校長好”的呼聲。老者微微點點頭,說:“同學們,今天我們學校轉來了一位新同學,名字叫梁宇軒。希望大家以後多多照顧他,大家一起進步。孫超,你出來下。”說完,老者轉身走了出來。梁宇軒也只得跟了出來。

站在操場上,一個男生從教室裡走了出來。停在老者面前。老人說:“孫超,他是你遠房表叔的兒子,你也叫弟弟吧。我把他交給你啦,你是班長,以後多照顧他點,他可是你表叔的寶貝。”老者鼻子裡輕哼了一聲,似乎有點不滿梁宇軒父親的溺愛。 “對了,”老者忽然想起了什麼,“我怎麼沒看到黃剛那臭小子?”

“哦,他好像在外面和初中生打籃球。”

“打籃球,”老者不置可否,“要是學習能有這樣一半用功的話,就不會次次倒數第一了。我去找他,孫超,你把梁宇軒領進去,就坐了你旁邊,反正你和黃剛的座位邊還空了一個。”“好的。”男孩爽快答應了。

等老者走了後,他拉起梁宇軒的手,“你叫梁宇軒?”

梁宇軒抬起頭,眼前的這個孩子和自己差不多高,樣貌十分清秀,一雙眼睛大而明亮,不由得心生好感。他點頭,“你叫孫超?”

“對。”他拉起他往教室裡走,“你應該叫我表哥的。你要是不願意的話叫我孫超也行。”

“表哥。”梁宇軒叫了他一聲。

“呵,”孫超停了下來,看著梁宇軒,“你可真好看。”

梁宇軒的臉有點紅。

進到教室,孫超把他領到了座位上,其他的同學看著他,眼中充滿好奇,但卻沒有接近。孫超落落大方地把梁宇軒介紹給大家。孩子們總是很容易成為朋友的,才過了一小會,大家便熟絡起來。但交談沒多久,上課的鈴聲就響了起來,雖然是自習,但大家還是很安靜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書。梁宇軒坐在孫超的右邊,靠著窗戶,但孫超的左側還是空著,那應該是黃剛的位置。

梁宇軒知道,他和黃剛是這學校裡唯一的一對小學寄宿生,單獨住在初中部三樓宿舍的最裡側。他不由得對他的室友產生了好奇。

他用手輕輕碰了碰孫超,孫超湊了過來,壓低聲音說:“幹嘛?”

“黃剛是誰啊?”

孫超笑了起來,“滿有意思的一個人。”

“滿有意思?”梁宇軒有點摸不著頭腦。

正當孫超要解釋的時候,校長拽著一個人耳朵走了進來,“回你座位讀書去。”那個男生雖然老大不情願,但還是朝梁宇軒走了過來。梁宇軒看了看他,眼睛雖然小卻有神,皮膚很健康地黑著,汗水在陽光下閃耀,胳膊上挽著籃球,大大咧咧地坐到孫超的旁邊。孫超微微地皺了皺眉,輕聲說:“你就不能少惹你爺爺生氣啊?”

“他愛生氣,我又有什麼辦法?”他滿不在乎地說。他忽然發現了梁宇軒,“餵,你就是我住一間房的那個梁什麼來著……”

“梁宇軒。”梁宇軒替他補充完。

“對,梁宇軒。——你說你非要起個怎麼奇怪的名字做什麼?叫都不好叫的,以後我就叫你梁子好了。”

梁宇軒偷偷笑了,才來這多久,就被人改了名字。但,他覺得這個大男生會是一個好人。

雖然初來陌生的地方,未免大家有點生疏。好在大家都是不大的孩子,愛玩的天性使得梁宇軒很快融入了這個群體。雖然小心翼翼,但一個下午過去後,梁宇軒居然認識了不少朋友。他們都很喜歡梁宇軒,聽他講他所在的那個城市的故事。那個城市並不遙遠,但對這裡很多孩子來說卻是陌生的。因為陌生而有著無窮的吸引力。

放學的時候,很多孩子都跟梁宇軒道別。而黃剛卻始終站在他身邊。

“你幹嗎?”梁宇軒瞇著眼看黃剛,很好的餘暉在他頭上閃耀著。 “老站在我旁邊做什麼?”

“你以為我願意啊?”黃剛撇撇嘴。 “我爺爺說以後你跟我上他家吃飯。時間還早,你會籃球不?——算了,不會也去看我玩,反正這時候還沒吃飯。”

梁宇軒看著黃剛微微漲紅的臉,浮出一點微笑。 “我會啊。一起?”

“一起。”

男孩子之間的友誼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因為對對手的尊重,所以每個男孩子最好的對手都是最好的朋友。於是,我們也知道,他們會成為好朋友。他們很高興,當然那是在黃校長找到他們之前。

吃飯。飯桌上的氣氛很緊張。兩個孩子因為玩球而忘記了吃飯,羅校長自然把所有的罪過都怪到黃剛頭上,責罵自然是不可避免。雖然梁宇軒很想解釋是他一再要求黃剛玩下去的,但無奈黃校長不聽。於是,黃校長一肚子火,黃剛一肚子委屈,梁宇軒一肚子內疚。大家肚子都塞滿了東西,飯便沒吃多少。雖然和黃奶奶不斷勸解,無奈這三個男人,其中兩個小男人,都學足了男人的驕傲,誰都不吭氣。

吃完飯,黃剛拽著梁宇軒往外走。走了一段時間了,梁宇軒說:“你松下手,拽疼我了?”

“哦。”黃剛鬆開了手。

“對不起。”梁宇軒跟在他後面輕輕說。

黃剛沒回頭,很隨便地說:“沒關係,我都習慣了。——你出了不少汗吧?趕緊走,去晚了,澡堂可就沒地了。那群初中的傢伙就要下自習了。”

“嗯。”

澡堂很簡陋,幾個花灑,水時冷時熱的。梁宇軒洗得極其不舒服。黃剛卻自得其樂。一邊洗還一邊跳,嘴裡還哼著歌。梁宇軒對他不成調的曲很不耐煩,丟了句,“洗個澡你跳什麼?”

黃剛卻走到面前,說:“晚上蚊子多,不跳不就招蚊子嗎?”

“這叫什麼理由?”

“什麼理由?”黃剛靠近了些,身體幾乎要貼了上來。梁宇軒本能地退了點。 “這叫我的理由。”黃剛走開了。

梁宇軒無奈地笑笑,繼續看黃剛的澡堂歌舞秀。

他們的房間很簡單,兩張小床拼在一起。再加兩張書桌。狹小的房間就有點局促了。但梁宇軒卻發現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黃剛,那個廁所在哪?”

“廁所?”黃剛正在翻著什麼。 “你出門,往左拐,走廊盡頭。下面是菜地。噓噓的話就去那。”

“在外面撒尿?”

“對啊。”黃剛抬起頭,“放心,晚上沒人會看見你的。這裡全是男的,沒人在意你的小東西的。”

梁宇軒臉一紅。 “那大的去哪?”

“那就去澡堂旁邊的廁所啊。”

“很遠。”

“不是很遠啊。”

“我是說很黑。”

“很黑?你怕黑啊?”

梁宇軒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還是無奈地點點頭。

“那我陪你去。”

“謝謝啊。”

黃剛笑笑,領著梁宇軒去了廁所。回來的路上,黃剛說:“以​​後我陪你去。我保護你。”

“誰要你保護啦?”梁宇軒白了黃剛一眼。

黃剛什麼都沒有說,只是伸出手,攬過梁宇軒的肩。梁宇軒也沒有拒絕。月光下,兩個男孩。

故事開始了。

次日,陽光依舊灼人。

清晨,天氣便顯得燠熱起來。梁宇軒無力地爬在桌上,有氣無力地朗讀著。

“怎麼了?”孫超湊了過來。 “早上就沒什麼精神了。”

“還不是黃剛。”梁宇軒白了睡得正熟的黃剛,“非要在五點的時候拉人家起來打籃球,熱不說,累都累死了。你看他,睡得還真香。”梁宇軒伸出一隻手,在黃剛的頭上拍了一下。黃剛頭都沒抬,只是嘟噥了一句“別鬧”。

“看樣子,你們已經是朋友了。”

“嗯。”梁宇軒點點頭。

孫超沒有說話,依舊讀他的書。梁宇軒勉強看著自己的書,而黃剛卻睡得正好。

日子一天天過去,梁宇軒也漸漸熟悉了學校的一切。他習慣了沒有冷飲沒有街機的日子,也愛上了去小河灘游泳,去田裡做泥鰍。如果不是他的服裝,你很難將他聯繫到那個大城市去。雖然他依舊對當地的方言說得不甚靈光,但他還是有了很多當地的朋友。但,他最願意在一起玩的卻只有兩個。

黃剛,一個大大咧咧的孩子​​。喜歡籃球,雖然年齡並不比梁宇軒大多少,卻始終喜歡在他面前裝大哥。孫超,或許是因為有點血緣關係的原因,梁宇軒很快便從感情上接受了他。雖然梁宇軒有麻煩願意找黃剛,但心事卻愛說給孫超聽。

梁宇軒去過孫超家幾次。孫超的父親是個暴發戶,於是身上多了很多庸俗和市儈。雖然梁宇軒不是很喜歡這樣的人,但由於孫超的緣故,梁宇軒還是沒有在臉上表現出輕視。梁宇軒很喜歡孫超的房間,簡單,卻有種精緻的美感。有次在他家聊得太晚了,便選擇了留宿。他的床有股很清淡的檸檬香,孫超如一個大哥哥般地擁住他,在他體溫的包裹下,夢境是如此完美。

記得第二天回去的時候,見到黃剛氣急敗壞的樣子。孫超笑得那樣開心,彷彿一個惡作劇得逞,雖然梁宇軒心裡有些須的抱歉,但見到黃剛的表情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風不停地吹著,三個人就這樣立著。莫名地,梁宇軒覺得空氣中有點很詭異的情愫在蔓延。他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也不從探究是什麼。

“餵,你以後出去前要給我打個招呼,還我為你擔心。”黃剛還在嗔怪著。

“你當小宇是你什麼啊?”孫超還在挑逗黃剛,“你老婆?”

黃剛臉紅了,梁宇軒也覺得這個玩笑有點過分,“怎麼說話的?我和剛子都是男的,我怎麼可能是他老婆啊?”

孫超故做神秘地說:“那可說不准,你看你家剛子那表情,還不是把你當老婆守著。”

“是有怎麼樣?”黃剛頭一抬,挑釁地看著孫超,他摟過梁宇軒的腰,在他臉上一親,“怎麼樣?梁子從今天開始就是我老婆了。”

梁宇軒有點光火,“剛子,你什麼意思啊!我才不當你老婆。”

“是啊,憑什麼你讓小宇做你老婆啊!”很奇怪地,孫超也有點緊張了。

“怎麼?你還想和我搶啊?”

“搶你個鬼!”孫超撇撇嘴,“走啦,再不走,第一節課就都遲到了。”

黃剛想抓梁宇軒的手,但他躲了過去,跟在孫超的身後。黃剛不知怎麼突然發火,甩開他們,獨自一人走到了前面。

於是,一連幾天,三個人在一起沒一句話可以說。

空氣中的秘密,誰人知呢?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空氣中的謎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