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顏色

创作 Aaron 101浏览 0评论

陽光透過玻璃撒了進來,黃剛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恍惚中,他在回憶昨晚的事情。

梁宇軒抱著他,眼淚在順著他的脖子流在他的身體上。他只能緊緊抱著這個孱弱的身體。漸漸地,他感覺到他身體平復下去,呼吸也變得慢下來。就這樣,他在他的懷裡睡了一夜。

“剛子,”梁宇軒也從醒了,“你起來了。”

“嗯。”

梁宇軒爬起來,回到自己床上找衣服。 “和你睡真舒服,嘿嘿,你好暖和。”他一邊穿衣服一邊唸叨著。

“那以後一起睡好了。”黃剛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

“真的?”梁宇軒轉過身看著他,衣服都沒扣好,一臉欣喜。

“把衣服扣好。”黃剛走過去幫他系釦子,“天氣很冷的。和你擠擠,大家都暖和。”雖然是隔著衣服,但黃剛還是可以感覺到他身體的溫度,他的手停了下來。

“怎麼了?”梁宇軒低低地問了句。

黃剛沒有說話,手在顫抖。 “梁子,我想抱抱你。”

梁宇軒看著他,點點頭。他的手順延上升,穿過肩膀,輕輕地樓住他。

世界太擁擠,心裡太空虛。誰的心都需要一點顏色來塗抹。


黃剛領著梁宇軒去報名,然後回到他們的寢室,莫名地多了一些行李。

正在他們詫異的時候,孫超在他們後面說:“小宇,黃剛。嘿嘿,不介意我來打擾你們倆吧?”

“你什麼時候來的?”梁宇軒問他。

“比你早來一會,我叫我爸爸把你的行李和我的東西都帶過來了。”孫超開始收拾東西,“我說我要中考了,想到學校來自習。”

“但床少了啊。”黃剛對孫超的侵犯領地行為有些不滿。

孫超看著黃剛,“不會少的,反正小宇那麼瘦,你們兩口子湊合擠擠。我不就有床了?要是你不樂意的話,我就和小宇睡了,反正寒假也睡了段時間。”

“什麼?”黃剛怒視孫超。 “梁子肯定和我一起睡。”

“那就結了。”孫超繼續收拾東西。

雖然黃剛不是很喜歡孫超的到來,但還是接受了這個事實。一間小小的屋子裡住進了三個即將成為大男孩的男生。

“我們去玩雪吧?”梁宇軒忽然提議。

雖然已經快到春天,但一場春雪卻將世界再次銀裝素裹起來。

“好啊。”很快便得到其他兩人的應和。因為是剛開學,大家都是報名完了就回家了。傍晚的校園就剩下這三個小小的身影。操場上,不斷有雪球飛舞,還不時有快樂地笑聲傳出。

“嗯,我們身上是不是太髒了?”梁宇軒突然問道。

黃剛一臉坏笑地看著梁宇軒,“嘿嘿,那就再髒點吧。”說完便把無防備的梁宇軒壓到雪地上。梁宇軒在他身下掙扎。正當黃剛得意的時候,孫超丟了個雪球過來,正中黃剛。黃剛勁一鬆,立刻被梁宇軒推翻在地上。梁宇軒跑到孫超旁邊,咯咯笑個不停。

“剛子,去你家洗澡嗎?”回宿舍的時候,梁宇軒問黃剛。

黃剛白了他一眼,“搞成這個樣子怎麼回去?想回去挨罵啊?”

“但,我們總得洗澡吧?”

“去澡堂。”

“那裡沒熱水啊。”

“怕毛!”黃剛頭一仰,“我身體好。你呢,孫超?”

孫超顯然不是那種怕挑釁的人。 “你都不怕,我肯定陪你。”

三人進了澡堂,站在空空的換衣間。 “真的在這洗?”梁宇軒問。三人只穿了很少的衣服,身體不停顫抖。

“來了,當然就在這洗啊。”黃剛雖然也冷得不行,但既然是他挑起的,自然他不能先逃。 “脫!”他一吼,把衣服全部除去,站到水龍頭下,一擰開光。 “啊……”雖然被水流沖得慘叫,但他還是堅持洗。

見黃剛不怕死地用冷水洗澡,不服輸的性子讓剩下兩個人也脫光站在水龍頭下。緊接著是兩聲慘叫。三人在澡堂裡一邊衝著冷水,一邊不停跳動,藉此取暖。

“梁子,冷不?”黃剛問梁宇軒。

“嗯。”梁宇軒點點頭。

“過來。”黃剛一把抓住梁宇軒,把他拽了過來,“跟我一起洗,冷的話就抱抱我。”

梁宇軒顫顫地伸出手,摟住黃剛。 “哎,你身體是熱的?”梁宇軒一臉驚訝。

“我平時的鍛煉可不是白來的。”他把肥皂遞給梁宇軒,“幫我擦擦背。”

梁宇軒接過肥皂,“要得。”他幫黃剛擦起背來。

“我說小宇,”旁邊的孫超出聲了,“好歹我也是你表哥,呆會也幫我擦擦?”

“好啊。”

“憑什麼啊?”黃剛不樂意了,“梁子自己都沒洗呢。”

“呵呵,心疼老婆了啊?”孫超開起玩笑來。

“亂說什麼啊?”梁宇軒將肥皂砸了過去。

孫超一把抓住。 “謝謝了,乖小宇。”

梁宇軒顯然有點不服氣,丟下黃剛去追打孫超,孫超順著澡池兜起圈子。

“呀!”梁宇軒腳一滑,孫超想去扶,但隔得太遠。黃剛衝了過去,摟住梁宇軒,啪,他砸在了地上,梁宇軒倒在了他身上。

“沒事吧?”孫超趕緊跑了過來。

“剛子,你沒摔著吧?”

“沒有。不過,你起來,你太沉了。”黃剛在地上開起了玩笑。

“死剛子。我就不起來!”梁宇軒賴在他身上不起來了。

“別,別,別……”黃剛聲音有些不適,“快起來。你快起來。”

“為什麼?嘿嘿。”梁宇軒奸笑著,乾脆趴在他身上,“我就不起來,哈哈,呃?”突然梁宇軒從黃剛身上下來了。黃剛也站起身,側過身去,回到水龍頭下,梁宇軒並沒有跟過去,而是回到自己原來的龍頭下。

“你們怎麼了?”孫超好奇地問。

“沒什麼。”梁宇軒輕輕回答了一句。男孩子在這個時候身體開始有了不同的事情發生著。雖然澡堂沒有燈,但那麼近的距離,梁宇軒還是感覺到了黃剛一個部位的變化。他知道這個反應,因此臉微微地紅。還好黑燈瞎火的沒人看得到。

晚上,梁宇軒和黃剛擠在一張床上。回想起剛才的事情,梁宇軒無論如何也睡不著。兩人也不想昨天晚上抱在一起睡,而是背對著背。不知過了多久,房間裡始終只有一個人的呼吸比較平穩。因此,今晚失眠的絕對不止梁宇軒一個。

“剛子,睡了嗎?”

“沒。”

“我也是。我有話跟你說。”

“你說吧。”他轉過身,卻發現梁宇軒也轉了過來,兩個人的目光碰到了一起。黃剛感到了臉上的熱度。

“剛子。”梁宇軒摟住他,“我中考必須過A中的分數線,要不我媽媽會把我接回去讀書。”

“你為什麼不回去讀書?”

“因為你,”他停了會,“還有孫超。”

黃剛沒有說什麼,只是抱住了梁宇軒。 “梁子,我也捨不得你走。”

開學便要面對三個月後的中考,大家都繃著弦複習。

黃剛也不打擾梁宇軒,只是安靜地看著他讀書,幫他找點東西,盡他最大的努力幫他。

因為他知道,他不想失去他。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顏色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