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由于原博客图床服务商PhotoBucket更改了授权协议而导致所有图片失效,目前博主正在修复中。

張小白(陸)

书寓 烟花凋谢 57浏览 0评论

自從那件事情之後,我再沒見過青釉。

其實有好幾次拿出手機,試圖給他發短信,來來回回不外是“你好嗎”“那天的事情真的對不起”“原諒我”,這些簡單的句子,在我的手指下被編排出來,卻在點擊發送的時候,被我一字一字刪除。不知為何,在他的面前,我變得茫然,好像回到了20歲那一年,對這樣的一份感情,手足無措。 “守著愛怕人笑,還怕人看清。”,說的大概就是這樣的一種感覺了。

想來是我老了一些。如果我年輕,大可不必為這樣的事情費心。我不是不懂珍惜,只是生活原本就是這樣,誤會疊加舊愛,我們無從下手,只得聽從命運如何安排。

我沒想到青釉會再來找我。那段時間,我史無前例的忙。肖怀把收到的好作品都給我打印了出來,我在辦公室裡就在讀這些人寫的東西。其中有一人寫到舊愛重逢,心理描寫得尤其好,不自覺的,我被帶入了劇情之中。我是個特別容易感懷的人,傷感劈頭蓋臉便襲了進來,我眼淚模糊。然後,在我抬頭的瞬息,便看到了站在我面前青釉。

並非幻覺,許是還沉浸在剛才的傷懷之中,我聲音有些梗塞的叫了他,青釉?

他摸著自己軟軟的頭髮,頗有玩味的看著我,怎麼了?我沖他笑,沒事,我在看東西,這不有些難過。他朝我走來,趴在桌子上,目光對准我,我以為你是沒有心的。他一定是在為那天的事情生氣,但我知道,他不會忌恨誰。他突然伸出手,摸了我的下巴,接著滑向我的喉結,他說,我不生氣。下意識的,我把他的手拿了過去。我不想他以為,我們還會發生什麼,更何況,他已經知道我與張小白在一起。

青釉坐在我的辦公桌上,一滑,就到了我的懷裡。我不敢動彈,他摸著我的心,它跳動的特別快,他說,你果然沒有心。他就這麼坐在我的腿上,雙手環著我,嘴唇在我的臉上游移,慢慢的下滑,他的手則拉開了我褲子的拉鍊,他的頭放了下去,靈巧的舌頭在我的雞巴上吸吮著。說實在的,我在這個瞬間,沒有絲毫的快感,只是拉著他,叫他,青釉,你別這樣,別……

他不理會,手放在我的手上,我摸著他的手,他的手不再是當年那十根尖尖的竹子模樣了。長了繭,還是細,我在這個氛圍下閉上眼,想起了那一年。就在這個欲仙欲死的時候,門突然開了,我睜開眼,可不正是張小白嗎?下意識的,我的雙腿夾住了青釉,而他大概也聽到了聲響,還是用舌頭輕輕的舔著我的陰囊。像蛇一樣,又像是毒,一點一點的侵蝕著。

張小白似乎有預感一樣,並沒有像往常一樣走過來,他把燉好的雞湯放在了桌子上,跟我笑了笑說,陳佳林,我今晚要出去玩,就不陪你玩兒了。我點點頭,我記得以前他都會很主動的跑來親親我的,可是今天沒有。我沒顧得上那麼多,我一把拉出了在桌子下面的青釉,我說,你幹嗎呢?

他舔了下嘴巴,沖我嫵媚一笑,難道我比不上張小白嗎?

我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而是拉著他,把他往桌子上一按。他穿了一條低腰褲,我基本上是把他的褲子給撕下來的,沒有潤滑,就插了進去。他特別騷的叫了一聲,而我埋頭在他的身上耕耘著,我特別想張小白,我想張小白小小的乳頭,想他小小的屁股,我記得我總是趴在他的屁股上不起來,起來時他的屁股上總有一排牙印。我在射的那一瞬,眼淚也掉了下來。青釉懶懶的趴在沙發上,我提著褲子,走到了窗子前。那時候租這個高層辦公時,我看中的就是這個大的落地玻璃窗。在我沒有進入這個圈子的時候,我常常就在想,等到以後我有了錢,就買這麼大的房子,有落地的窗,要是下雪了,就開著暖氣,和自己愛的人在窗子前做愛。我只是突然想到了這些,我思維混亂。青釉走之後,我一人坐在沙發上,我喝起了張小白給我送來的雞湯,一小顆一小顆紅色的是枸杞,像是我破碎的心事。

我開車去了金店,給張小白買了一個戒指,哦,不對,確切的說,是兩枚。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做。晚上我回去之後,就自己坐在沙發上,閉著眼睛想和張小白在一起的這些年。沒有出軌,沒有對不起他,我一直愛著他,到此刻,依然。我一邊想,一邊給自己倒酒喝,然後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就回來了。

我不如張小白酒量好,但他那晚明顯也喝醉了。坐在我跟前,指著我的額頭,把我訓的跟孫子似得,他又開始罵我了,他罵我,陳佳林,你個死不要臉的,怎麼又偷喝酒,不知道喝酒傷身嗎?他一邊說著,一邊來脫我的衣服,把我往洗手間裡拖,我任由他做著這一切。我就對著他,傻逼兮兮的笑,隔一小會兒衝著他笑,再或是叫他的名字。後來再想起那一天的事情,我都會覺得自己怎麼就那麼的矯情,可我不後悔。

我也不知道,那麼瘦弱的張小白是如何把我抱到床上的。只記得,他丟下我的那一刻,我整個人好像突然清醒了過來,眼睛直直的看著他,我喊他,張小白,你快過來。他沒搭理我,而是站在那邊脫衣服,還是罵罵咧咧的,我說你怎麼那麼煩人啊陳佳林,我給你洗好了,你倒是睡啊,叫什麼叫,煩死了……他大概沒有想到,我會突然抱著他並一口吻住了他,他掙扎著笑著,含糊不清的說,臭流氓,我也笑,就對你流氓。

我抱著他,坐在地上,看著他。說真的,那一會兒,我真的害怕他是我這麼多年來做的一個夢,突然就醒來了,他就不見了,我抱著他,摸著他的屁股,摸著他的鎖骨,我舔一下他的臉頰,說,我愛你。他在這一會兒特別溫順,變得很安靜,他看著我,眼睛潮濕著說,我也愛你。我抱著他就哭了,我說張小白,你真好,你怎麼就這麼好呢。

他大概知道我心裡有事兒,把我壓在地上,問我,陳佳林,你告訴我,今天你到底怎麼了?

我躺在地上,看著他,最近太忙了,特別想你,我都快記不住你長什麼樣了。他噗哧一聲笑了起來,他說,陳佳林,你知道騷字兒怎麼寫嗎?我有點不知所以,他摸著我的雞巴說,騷字兒怎麼寫,我就長什麼樣,你個臭不要臉。

他雙手撐地,起身要走,我拉著他,我很大聲的喊他,張小白!他又低下頭,問我,怎麼了?

我抱著他,說出了那句話,我說,張小白,嫁給我。

他呆住了。

然後拍了我一下,說,搞什麼啊?怎麼嫁給你啊,我又不能給你生兒子,再說了,我為什麼要嫁給你啊!他的聲音帶著哭腔,我猜他是激動的。我抱著他,把他的頭按在我的懷裡,好了,別鬧,我認真的,戒指都買好了。

那一刻,世界特別安靜。我覺得一切都不存在了,只剩下我和張小白,如果真的還需要什麼特別重要的東西存在,我想,只要愛情,就足夠了。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張小白(陸)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