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張小白(伍)

书寓 Aaron 273浏览 0评论

我常常在反思一個問題,是不是每個男人都是我這樣,會對以前的舊情難以釋懷。確切的說,在沒有和青釉重逢時,我真的沒多想過什麼。但所有的故事發展往往都會朝著這個狗血的劇情推進,若干年後,再見到自己喜歡的人,他依舊全然美麗,怎能不動心。安穩的生活固然美好,但是沒有得到過的東西,總帶著誘惑。我心裡癢癢,我知道你們也一定覺得我不是東西。是的,男人有時候真他媽不是東西。

那一段時間,我和張小白做愛都特別沉悶。他對我的表現很不滿意,以前我總是叫著他的名字,我總喜歡瞎喊,比如說什麼張小白我要上天了諸如此類的。反而是那幾天,我像個悶葫蘆,一聲不吭。起初張小白還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後來他也就不問了。我猜,即便我沒表露的太明顯,張小白也知道,我的心在發生質的變化。

我總是不自覺的想起來青釉,他在我的生活裡又開始變得鮮活起來。我想起張小白說的那些話,我和青釉重逢時,他說的,你說那個騷貨呀。以及,那天輕飄飄的一句,滾。

我知道,青釉心裡也不好受,我應該跟出去的,跟他解釋。可每一次,我拿起電話,播了他的號碼後,再按掉,一個數字一個數字消掉。我覺得,我甚至已經喪失掉,再去見他的勇氣。

正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肖怀進來了。肖怀是我公司主力,特別能幹,策劃能力尤其強。她進來時,我還低著頭想事情,她去給我沏了一杯茶,再敲敲桌子,示意自己到了。我趕快將自己從思緒中拉出來,對肖怀笑了笑,說,你來了,來,我們坐下聊。

當我把自己心裡的想法告訴肖怀時,她抬起頭看著我,說,你覺得這樣可行嗎?

她的眼睛猶如霧靄,濛濛的。我對她點點頭,接著說,肖怀,其實這個想法,在我的腦子裡已經成型很久了,我覺得只要敢去做,肯定能成功。肖怀跟著點點頭,她站在窗台前,轉過身,對我漂亮一笑說,那我最近就開始著手辦這件事情。我對她笑笑,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暗自表示,我相信你做得好。

肖怀出去後,我端著茶,小啜一口。我給張小白打了個電話,他還在睡的迷迷糊糊,聲音軟綿綿的特別性感。想來最近我一直都有愧于他,於是我的聲音在今天也變得特別的溫柔,我在電話裡叫他,親愛的。他嗯了一聲,大概是太疑惑,整個人都已經有些清醒起來,我猜他已經坐了起來,揉著頭髮一手端起水,含糊不清地說,你幹嘛呢,陳佳林?

我也沒有直接說,而是對著電話笑了笑,我喊他,我說張小白,我們在一起多久了?

他想都沒想,1997年6月,咱倆在一起的啊,現在2005年了,你說呢?

聽到張小白這麼說的時候,我正閉著眼睛,靠在辦公椅上面,我突然笑了,真是莫名其妙。就連張小白也大概覺得我有些不知所以,他說,你到底有什麼事情沒。我的聲音有些哽塞,我說沒什麼,就是想你了,晚上我回去吃飯。他騷嘻嘻的笑,你是吃我呢吧?

我為什麼會突然想張小白呢?

這件事,連我自己都不清楚。當然,如果你聰明,絕對能猜出我聲音為什麼會突然哽塞。真的,說實話,在我聽到張小白在第一時間說出我們在一起多久時,我心裡面有些小震驚。原來,已經這麼多年了都,他陪我走了這麼多寂寞的日日夜夜,我是真的很感謝他,且在這一刻,無比的掛念他。也很想一點都不保留的跟他說,親愛的,我要給你一個驚喜。可我沒說,我決定等時機成熟了,再告訴他也不遲。反正他就在我的床上,一切都是我的,包括這個所謂我要給他的驚喜。

我跟肖怀說的事情就是,我要捧一個人,那個人是我表弟,具體操作方式就是,找一個槍手,寫出幾本好的作品來,錢我無所謂給多少,我只要一個署名權。肖怀對我這樣的方式表示贊同,雖然開始帶著一些迷惑,但是到底也去操辦了。其實,槍手這件事情,並沒什麼。你以為出版界這麼圈子,真的都是自己寫的呢?才不,暗箱操作這樣的事情多著呢,就像最近出來的一些寫韓式小說的出名作家,那都是這樣捧出來的。

您千萬別覺得我做的事情太齷齪,如果我告訴你,我做的這一切,都只是為了給張小白一個所謂的驚喜,那麼您還會罵我嗎?我猜你反而會感激我。我真的想給張小白這樣一個驚喜,不惜任何方式。我不想日後誰再提起他,會輕蔑的一笑,說那個騷貨啊?才不呢。

那天,我回去的時候,特地跑到花店買了紅玫瑰。包花的小姑娘真多嘴,看著我笑嘻嘻的樣子,一邊包一邊說,哥哥,送女朋友呢吧。我點頭,沒好意思說,不能送男的嗎?

張小白在家已經把什麼都做好了,給我開門時,只穿了一條粉紅色的小短褲。他轉身要往廚房跑,我就在他身後跟著跑,我纏著他,我想抱抱他,他推我,你快去洗手,我把這個湯端過去就吃飯!我一點都不想鬆手,我的手此刻握著他的陰囊,涼涼的,特別舒服。然後他就開始罵我,當他看到我丟在地上的玫瑰花時,開心的叫了起來。哎,這個張小白,永遠都是這樣,像個孩子。

其實,我心裡一直都把張小白當孩子看的。我看著他時,就覺得世界都安靜下來了,沒有喧囂,雖然有時候他整個人瘋瘋癲癲的,但其實,他安靜下來時,比誰都有味道。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彷若蓮的氣場,出於淤泥,又活的真而自我。但他又不會照顧好自己,總是過的亂七八糟的,但當他遇到我之後,一切都變了。我只想他開心,快樂,沒有憂傷。我猜,當所有人慢慢喜歡上一個人時,都會有這樣的感覺吧,只是那時候我們不曾把它定義為愛情。

在這個國家,所有的人永遠都帶著有色眼鏡看著這群孤獨的人類。沒有人相信,在他們的身上,流淌著遠遠高於異性戀的深情和忠誠。在不被認可的國度裡,他們惶恐,無處可去,少數人,得到另一個的庇護,才這樣愛下來。多麼不容易呵。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張小白(伍)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