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囂張表弟·第六章

书寓 Aaron 122浏览 0评论

幸福是什麼,什麼是幸福,嘿咳,那就是雞吃米,貓吃魚,狗吃肉,奧特曼打小怪獸,老和尚愛上了小尼姑。——表弟語錄。

那晚我們鬧了好久。

表弟的呼吸粗重,眼睛賊亮,對我又是壓又是擠,渾身是使不完的勁,年輕就是好啊。

唉,為什麼沒有在他年少的時候,就把他的囂張氣焰壓一壓?

養虎為患啊。

我表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的主,鬧到最後,以我正色警告才罷休。

我心道:“丫的,要不是因為你是我表弟,我早把你做了。”

經過這麼一鬧,我睏意全無,起來去衛生間洗了澡,那熱水器時熱時涼的,猶如神經質女人的心情,琢磨不定,我隨便擦洗了一下就又回到床上睡覺了。但是躺了一會兒感覺呼吸有點氣悶,很不對勁。

丫的,我好像感冒了。

第二天早起來,當表弟睜開惺忪的睡眼的時候,那個以前無比強大的表哥已經成了一個愛打噴嚏的病號了。表弟迷惑的望著我,說道:“表哥,怎麼昨夜好好的,今天就感冒了呢?”我口裡說著沒事其實心中已在開始埋怨他了,丫的,要不是因為你,我會感冒麼?

好像我這個埋怨的理由也夠牽強的。

表弟老老實實的這次倒沒有鬧,給我倒了一杯水,說道:“表哥,感冒了多喝點開水,你帶藥了嗎?”說著就要去翻我的包。

天呢,表弟,給我點隱私的權力好不好,何況我也不過是才打幾個噴嚏而已。

不一會兒,穿戴整潔的李亮也來到我的房間,看到我這個狀態,忙著問這問那的,關切的眼神,寓於言表。

接著李亮匆匆的出去,然後又匆匆的回來,給我一片白加黑,讓我吃下。然後又問東問西的追根溯源,接著告訴我注意事項,最後又告誡我怎麼預防。

唉,真夠麻煩的。

可是有人關心總比沒有人關心好吧。

表弟傻乎乎的站在一邊看著,我對他笑笑,道:“你去吃飯吧,小毛病,沒事。”

表弟搖頭道:“不去。”然後又開始晃著腦袋道:“在你倆面前,我怎麼感覺我現在成了第三者呢?”

我暈!這小孩子,到底知道多少東西啊?

李亮神情很是不自在!

這個nike小子,說不定也還是一個黃花小處男呢。

什麼時候一定要試試。

哈哈,我強吧。

彪悍的人就是在有故障的時候仍然有著彪悍的鬥志。

旅遊繼續。

第二天主要是在牧場騎馬。

我帶病出征,這種草原上駿馳的感覺我怎麼會輕易錯過。

藍天,白雲,草色遙看近稀疏!

我們三在草原上剛開始並排走著,沒過多久表弟就耐不住性子,開始催著我快走,看我只顧跟著李亮聊著,不由得更不耐煩起來,打馬快行,我急道:“你給我慢點,是找摔呢。”

表弟道:“怎麼會呢,我騎得溜著呢。”說完,然後,學著電影的鏡頭,回頭拱手作別,一會兒,就把我們遠遠的甩開了。

我和李亮慢慢走著,從天氣談到環保,從鐵木真談到薩塔姆,從房事談到股市,這小子學識真的還挺淵博的,什麼事情都能娓娓道來,跟我家表弟胡扯一通又是別有一番風味。

我心想要是這個男人雖然不太懂得風情,不過,優點還是有的麼。

於是我笑問道:“李亮,問你個問題,你覺得幸福是什麼?”

卻不料李亮見我這麼問他,好像一下子糨糊起來,不知道怎麼回答。停了一會兒,反問道:“你覺得呢?”

我道:“我覺得麼,幸福其實很簡單,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

李亮苦笑道:“看來,我還從不曾有過幸福。”

靠,我***白白跟他相處那麼久了,看來還真***是個榆木嘎達。

鬱悶中,不知不覺,我突然發覺缺了什麼,仔細想想,我靠,表弟已經在我們視線中好像似乎消失好久了。我急道:“我們得快點,說不定這小子又闖出什麼禍來。”

李亮道好,韁繩一抖,然後雙腿一夾,快馬加鞭,向著前方跑去。我們跑了好久,才似乎看見表弟站在地下,渾身是泥草屑,馬兒在他的附近吃草。

我想我家的表弟,應該是摔著屁股了吧。

李亮好像要在我面前表現似的,接近表弟面前,韁繩一收,馬前腿騰空收起,人馬幾乎都跟地面垂直了,然後穩穩的停住,輕盈的下馬,確實夠帥。

套用上海寶貝的一句騷詞:我的馬眼濕了。

只是,可惜啊,不解風情。

我們來到表弟身邊,李亮因為騎馬非常嫻熟,他率先來到表弟面前,很關切的問道:“兄弟,你怎麼了,沒有什麼事吧,讓我看看。”表弟把頭一搖,大聲道:“不關你事,不用你管。”說完,就大踏步的去牽他的馬,李亮僵在那兒,尷尬的手足無措。

這個時候我也已經下了馬,我追上去,生氣道:“你這是怎麼了,人家好意問你犯哪門子生氣啊。”表弟把頭一揚道:“我討厭氾濫的父愛主義。”我被他氣得笑起來:“好吧,我不管你,你愛怎麼著怎麼著,真有毛病。”說完,回頭就走,表弟卻把我拽住了,我道:“你不是討厭氾濫的父愛主義麼。”表弟笑道:“你是我表哥,有義務照顧我的麼。”我道:“那你去跟人陪個不是去。”表弟道:“那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能答應一件事麼?”我道:“說!”表弟輕聲的道:“往後出來玩就咱倆好不?我請你!”

我道:“他招你惹你了?”

表弟憤憤的說道:“他太囂張!”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古人誠不欺我!

我哭笑不得,不過,作為他的表哥,面對如此蠻橫不講理的小子,我也只能以長輩的姿態包容他。

從牧場回到北京,車途顛簸,把我累得不行,李亮說要請我們吃晚飯,想不到我們表兄弟既然異口同聲的說不。我眼睛怪怪的看著表弟,這小子,我拒絕是因為客氣和疲倦,你是因為什麼呢?

一到家裡,我懶懶的躺在沙發上,而表弟這小子渾身使不完的勁,玩著個籃球在我面前拍啊扭啊,得瑟的不行。

我笑道:“你小子就不累麼?”

表弟在我面前站住,滿含笑意的看著我,笑道:“不累,不累,我現在興奮著呢。”

我老氣橫秋的嘆息道:“年輕就是好哦。”

表弟道:“不關年輕不年輕,要是表哥你啊換成了我老爸,我還沒有蹦?兩下就累死了。”

我含著笑不說話,這小子,還特能記仇呢,小時候被老爸打了到現在還記得。

表弟接著又拍起籃球,哼哼哈哈唱道:“幸福是什麼,什麼是幸福,嘿咳,那就是雞吃米,貓吃魚,狗吃肉,奧特曼打小怪獸,老和尚愛上了小尼姑。”

這小子哼哼哈哈,還真有點黑人說唱的樣子,我笑著看他發揚著青春的激情,疲勞好像減輕了不少。

不過,跟著這小子相處過來,發覺臭脾氣還真不小,看來,往後跟他相處還是要小心點。

好在我也就是偶爾跟他在一起,只是,往後跟他一輩子的女人怎麼受得了哦,我杞人憂天的心道。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囂張表弟·第六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