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囂張表弟·第五章

书寓 Aaron 181浏览 0评论

來生一定要做個絕色美女,然後找個像我這樣的男人。——表弟語錄。

第二天,我們跟著旅遊團去壩上草原。

表弟興致高昂,在他那晶亮的眸子裡面,想像的是什麼呢?

是一望無際的草原,是那悠悠的白雲,還是那成群的牛羊?擬或是那穿著白色裙子的牧羊姑娘?

表弟不是說自己長大了麼?

是的,他確實從身體上來講是長大了,那嘴唇上的厚密絨毛,以及那突出的喉結,還有他那發育的非常好的身體。

然而,心裡上呢。

我不知道,每年過年的時候,只是聽到大姨得意的說他成績有多好,或者說他又跟誰打架了,從那兒能得到的信息只是我表弟的年少輕狂。可是倒沒有聽說表弟有什麼緋聞女友,也許,小時候看水滸看多了吧,男人看重的只是該出手就出手的豪爽吧。

我曾經問過表弟有沒有女朋友,表弟兩手一擺,大咧咧的說道:“貪戀女色,那不是好漢幹的勾當。”

車子駛入高速公路,窗外相似的景色也讓表弟看得乏味,一會兒靠著枕頭就睡起來了,隨著車子的顛簸,自然而然的,表弟的頭枕到我的肩上,神態安詳,不僅讓我有種疼惜他的慾望。

肩頭枕著這樣的小子,我思緒飛揚,如果不是表弟考上北京,我想我跟表弟以後不會有太多的交點,小時候他就是很獨立的孩子,領著一幫小嘍?在外面瞎鬧,去我大姨家玩也就是在吃飯的時候能偶爾看到他,身上臟兮兮的,有多埋汰就有多埋汰。而我呢,穿著乾淨雪白襯衣,繫著如血的紅領巾,講話斯文客氣禮貌,那是十村八店都聞名的好孩子。所以,每次到我大姨家,我都是表弟學習的好榜樣,而每次表弟對他父母的訓斥也都是愛聽不聽的樣子,見著我,咧嘴一下,把鼻涕深吸一下,然後用手快速一擦,迅速的從桌子上拿起兩個蘋果,一個塞到我手上,一個擦也不擦,就啃起來。

表弟,我沒有冤枉你麼?

假如你說你不記得,那麼我可以幫你回憶,你那天是從你家的後門進來的吧,你那天是不是跟我說從小倉他們一起玩回來,你是不是跟我說把後村那棵榕樹上的喜鵲窩給掏了?

表弟,如果你還不能記起,那麼我試著幫你再回憶回憶,你那天拿給我的蘋果雖然比你自個兒吃的還大還紅,可是你不會忘記吧,我把你拿給我的蘋果洗洗吃後,吃出的那個半條蟲?

如果你還不能記起,那麼我現在不吃蘋果這個事實你總該不會否認吧。

那就是因為你拿給我的那吃出半條蟲的蘋果阿。

表弟依然在睡著,嘴角牽動著,似乎在做著一個甜蜜的夢。這時,李亮從前面給我遞來兩瓶水。我用一隻手接過,輕聲的表示謝謝。李亮笑了笑:“你表弟還挺帥的。”

汽車開出高速,路面頗不平,把表弟顛醒了,表弟揉了揉眼睛,伸了個懶腰,哈欠到:“我怎麼就睡著了呢。”

我笑到:“何止是睡著了,還留著哈喇子呢。”

表弟這個大男孩靦腆一笑:“是麼,別詐我。”

我咋唬道:“我用手機照下來了呢,要不要看看。”

表弟喊道:“好啊,你侵犯我肖像權,我要去法院告你,把你告個錢財兩光光。”我用手輕擰他的臉蛋:“你這個白眼狼。”

表弟揮揮手:“怕什麼,到時候大不了我養著你!”

操,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然而本著他還是小輩的原則,我包容他。

一路說笑,經過幾個小時顛簸,終於到達目的地。

導游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安排住宿。

表弟謙讓也不謙讓一下,理所當然的跟我住進兩人標間。

我苦笑。李亮很大度的跟另外一個散客住到另外一個房間裡面去了。

原來我還以為,在這個草原之夜,還能跟李亮發生事情呢,看來套子是用不上了。

唉,無論幹什麼,計劃終究只是計劃啊。不過,無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鳥不來。

不過看著在房間裡面不停走來走去的表弟,想想李亮英姿勃勃的樣子,我想這個小子還真的是個礙事精。

晚上舉行焰火晚會,大家又唱又跳,我一直不擅長這個,只是做一個觀眾和聽眾而已。李亮據他說還行,看著我不跳,也就和我在一起做看客了。

表弟在這兒好像找到了自己舞台,在大家圍起來的中央,踏著節奏,跳著,旋著,扭著,轟轟篝火在跳躍,在紅紅的煙火中,表弟猶如一個精靈,綻放著他的青春和張揚。

我拍著手,表弟眼睛不忘搜尋著我,於我對視一笑,把手輕揮,示意讓我入場。要是他不是我的表弟,要是他不是直人,要是他不是那什麼,我想我會動點心思的。

或許表弟表現得太好了,就連女導遊也跟著他跳起來,於是表弟舞姿一變,摟著女導遊的腰,跟年輕的女導遊跳起了雙人舞。於是,周圍鬧騰起來,喝聲不絕。

我嫌這太鬧騰,趕忙起身,走到一個靜靜的地方。

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燈火在遠方靜靜的閃耀,而天上的星星,卻如璀璨的明珠,點綴這個夜的聖潔和寂靜。

“在看什麼呢?”李亮不知不覺已經來到我的身邊。

“在看星星呢。”我打著馬虎道

“你說每個人的前世都是一顆星,那麼你是那一顆?”李亮問道。

“不知道,也許就是那個你現在肉眼都看不到的那一顆。”我輕笑道。

“如果看不到,我怎麼能找到你?”李亮竟然第一次這麼曖昧道。

正在我跟李亮互相談笑的時候,表弟突然出現在我們身邊,好奇的問道:“我表哥剛才去哪兒了?不是出去走了走,不就是去洗手間了麼,還要找什麼找?”

表弟阿,你真是大煞風景。

有了表弟這個大功率燈泡在,我跟李亮還能談什麼,也只能談談天氣了,罵罵領導了。

晚會結束後,曲終人散,天際月色冷如鉤。

李亮問我要不要出去走走。我想著有表弟在,冷落了他也不好,就此作罷了。

李亮笑了笑,沒有說什麼,但我分明看到一些失望。

但是我也沒有辦法,在愛情的角斗上,從來都只是征服與俘虜的對立,想保持超然的自由,要么忽略你的對手,要么你把他征服。

也許,在我與李亮的這場爭鬥中,他現在還佔劣勢。

所以,我有更多選擇的自由。

夜闌靜!

我隨便洗漱了一下就躺下了,表弟那是一個乾脆,直接脫衣服就往床上爬。

我問表弟剛才跳得好好的,怎麼就出來了,表弟說跳啥個勁啊,你們把我一個人扔在哪,我跳給誰看啊?我說不是有漂亮的導遊麼?表弟那眼珠一瞪:“表哥,你眼光就那點水準?”

對敵人的最大懲罰就是忽視他。

於是我蒙頭睡覺,不鳥他。

表弟看我不理他,好像挺無聊的,電視換了好幾個台。

反正我也不看電視,隨他。

表弟安靜的看了會兒,過了一會兒,不知道那根筋挑起來了,用一本正經的腔調說道:“表哥,我問你一件事。”

我看他說得這麼正經,忙伸出頭來問他什麼事。

“你能讓我看看安全套是什麼樣子的麼?”表弟頑皮的笑道。

我有一種被耍的感覺,氣極而笑道:“你小雞雞是啥樣子啊,這你該知道吧,他是啥樣子套套就是啥樣子的。”然後不等他反應再次蒙被高臥。

表弟嘩的一下就往我床上爬過來,他隔著被子抱著我的頭,撒賴道:“表哥,你要是不給我看的話,我就――。”我含糊道:“你愛怎麼著就怎麼著。”

表弟又嘩的一下跳起來,大笑道:“這是你說的,我自己找去。”然後,就听見他咚咚去找我包的腳步聲。

我急忙爬起來去拽住他,這小子要是把我包翻出來,那不就是套子那麼簡單事情了,包裡還有我好多隱私呢。

這小子考上大學了怎麼還這麼淘氣阿。

孩子淘,那隻是因為大人寵。

我寵他嗎?

好像也談不上吧,只是偶爾基於人道主義關心過他幾次吧。

我把表弟往我床上一拉,然後緊緊拽住他的手,佯怒道:“你要是再鬧騰的話,我就告訴你媽了。”表弟無賴道:“你告我什麼啊,我從小就是被告大的,那像你,從小就是被表揚大的,弄得我媽一開口就說你看你李涼哥。”

恐嚇不上,那就只好利誘了,我笑道:“你要是不鬧騰,下次出去玩的話我還帶上你。”

表弟笑道:“往後出去玩的話,你敢不帶上我嗎?告訴你媽,讓你吃不著兜著走。”

我靠,利誘不成反被威脅。

我不理你了,總行了吧。

於是,我抓緊表弟的手,只管閉眼睡覺。

“表哥,我冷。”表弟喊道。

“你要是不亂翻的話,我就放了你。”我妥協道。

表弟還沒有等我說完,已經麻溜的鑽進了我的被子。

且由他,看他能折騰出啥來。

我還錯誤地估計了表弟的能量。

表弟用手輕撫我的頭髮,用額頭頂著我的額頭,軟軟的磨蹭,竟然輕輕的哼起了情歌:“在最後一班的地鐵,你含著淚說再見,我知道你不會太遠,但這個多雨城市,至少還有一個人,今夜將為你失眠。”

我把他推開,被這小屁孩挑戲,還***有天理沒有,我怒道:“你發什麼騷,睡不著趕緊找一個女人去。”

表弟仰面臥著,長長的嘆息道:“哪兒找得到噢。”

這一嘆息,倒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問道:“怎麼了。”

表弟不理我,雙拳緊握胸前,好像下定決心似的,說道:“來生一定要做個絕色美女,然後找個像我這樣的男人。”

表弟一騷完,我一腳就往他襠部輕輕踹過去,笑道:“幹嘛要等來世,就今生吧。”

表弟捂著襠部敖叫:“蛋蛋都被你踢壞了。”

我笑道:“怕什麼,壞了正好做個變性。”

然後頓了頓,我也學表弟雙拳緊握胸前,好像下定決心似的說道:“大不了――,我娶了你!”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囂張表弟·第五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