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囂張表弟·第四章

书寓 Aaron 163浏览 0评论

在通往新生的路上,我们都需要一路狂奔,啊,蝌蚪! ——表弟语录。

一个月没有见表弟,这小子皮肤晒黑了很多,不过精神气倒足了,此时京城正是十月,风轻,天高,气爽。

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问表弟国庆长假有什么打算。表弟嘿嘿一笑:“毛打算,表哥去哪儿我去哪儿。”

我一想不对阿,记忆中这孩子应该是比较独立的,什么时候转型了?于是我笑道:“你这孩子,怎么开始学会喜欢黏人呢。”

表弟咧嘴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谁叫你是我表哥呢,表哥带表弟,天经地义啊”

faint,这也是理由?

我笑问道:“好像表哥也没有义务带表弟的吧,要是我不让的话……”

表弟一本正经道:“那我就告诉我妈,说你出去玩不带上我。”

你说这小子学啥不好,非要做告密的坏蛋?

“你这叫威胁。”我扳着个脸,冷冷的道。

“你带上我不就没事了,我也是被逼的阿。”表弟摊开手,满脸无辜的道。

知道什么叫无赖了吧,这小子就是其中之一,做了坏事还让人觉着他是被逼的,你说,这是不是一个脱离了低级阶段的街头小地痞,转成职业的纯粹无赖?

一想到第一次跟李亮出去玩还要带着表弟拖瓶我就不禁犯愁,可是,要是不带表弟自个出去玩,我还真是良心不安。唉,谁叫我李凉是个有良心的大大好的人呢。

没有办法啊,小时欠债大时还阿,谁让我小时候就是我大姨抱大的呢。

当然,在我内心里,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喜欢这个毛孩子,带个小帅哥出去总比带只小青蛙强吧,不为别的,只为养眼。

只是,表弟哦,你知道你有多碍事么。

一会儿,李亮的电话打过来了,征询我的意见,说选好了两个地方,要么双飞漓江,要么去附近的霸上草原。

我问表弟这两个地方想去哪儿。

你们猜,表弟会选哪儿?

这是个很弱智的问题。

表弟当然选择去霸上草原骑马了。

当我告诉表弟是三个人去的时候,表弟大眼一瞪:“谁啊,你那刚抢来的马子?”

当然轮到我犯迷糊了,什么抢来的马子?

“上次被我揍的男人难道不就是因为你抢了他的马子吗,那马子呢?”

瓦靠,表弟的记忆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强。

我忘了我对自己的告诫: 男人最好不要说谎!

假如要说,也要说永远不需要去圆的谎。

我含糊的回答:“不是,是我一哥们。”

表弟轻轻的哦了一声。然后问道:“很铁么?”

我道:“还行吧。”

表弟道:“那你马子国庆干什么呢。”

我冷冷道:“有几个问题你必须知道,首先,我没有你所谓的马子,即便有,你个小毛孩也应该尊称一声嫂子;其次,我有没有女朋友是我私人的问题,你个小毛孩往后就不要多问了;最后,你这嚣张的态度我很不喜欢。

表弟一听我说这么多,愣了愣,然后连忙笑道:“哦,是的,表哥教训的对,往后我改,我改。”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油嘴滑舌了,到底跟谁学的阿。

我笑道:“你小子不要以为考上大学了就可以胡来了,来北京还没有多久,就变得这么贫了。”

表弟道:“是么?我在家本来话就多的,只是在表哥面前要藏起狼尾巴。”

一听这话,我不禁扑哧一笑,我说怎么给我的感觉反差那么大呢。不过,问题又来了,为什么考上大学了就不藏了呢?

当我把这个问题抛向表弟的时候,表弟笑道:“因为我成年了么。”

我仔细盯着他,嘿嘿,成年了,成年了哦。

然后,好像哥俩都怀着鬼胎,无话。

于是,回去打包,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出发。我还是按照老习惯,把所有要用的东西都拿出来,然后,装包。

可是,在装包的过程中,我犯了两个错误。

第一:我不该把安全套也准备好。

第二:我不该忘了表弟在我身边。

于是,自然而然的,表弟拿起那个东西一看,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似的大叫:“哇,安全套。”

此时,如果地上有洞的话,我认为,钻进去是最明智的抉择。

我一把抢过,轻轻拍了表弟的头:“小子懂什么啊。”

然后,无视他的存在,假装很认真的继续打包。

表弟很饶有兴趣的在我身边转悠,然后幽幽道:“在通往新生的路上啊,我们都需要一路狂奔。”

这小子怎么突然来了一句天外飞仙?正在我迷糊的时候,这小子挺胸仰头,张开双手,满腔深情的感叹:“啊,蝌蚪!”

生来对淫词烂腔有特殊理解力的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什么了,我靠,只使这丫的调调从哪儿学来的。

我一脚把他往客厅踹去。然后笑骂道:“等你再长大点说这不迟。”

表弟虽然笑嘻嘻把这股子骚劲发完了,然而在客厅里面又不老实,一边哼哼哈哈的唱着双节棍,一边戏耍他的篮球去了,转啊跳啊拍啊。我靠,我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好的体力。

唉,年轻就是好啊。

晚上,表弟也许白天折腾的特别厉害,十点多一点就睡了。

我是个夜猫子,一到晚上就特精神的那种。一边看着网页,一边用耳机听着歌,不知今夕何夕。

一会儿,李亮打来电话,特意嘱咐我去那儿玩的注意事项,这小子心还挺细的,这一个月多起来,对我也关心的不得了。然而,很郁闷的是,我有时故意挑逗他,说对我那么好,小心让别人误会哦,他就笑笑,赶紧着把话题扯开,好像特别怕提这个话题。

我也不是那么无聊的人,竟然人家不愿意承认,我何必非要让人家难堪。于是我也不追问了,然后,我们聊聊人生,谈谈理想啥的。

只是像我这样的色男,跟我谈谈天气,是谈不出激情的。

然而,生活中不一定总是要激情的是不?

细水长流,细水长流,在于李亮的相处中,我一直这么安慰着自己。

这一次我和他就这样不知不觉就聊了半个多小时。

老天作证,我跟李亮的通话绝对是轻声细语的,接电话的时候因为我在房间上网,没有办法,但是后续的聊天那是跑到客厅里面去聊了的,我就怕打扰了我身边的这个表弟。

谁知道,我一合上电话,那小子已经醒了,靠着床背,眼睛亮闪闪的望着我,问道:“是我嫂子吗?”

我觉得打扰他了,有点理亏,轻声细语的说道:“问那么多干么。”然后把房间的灯灭了,轻轻拍了拍表弟的头,很有长者气质的说道:“早点睡吧,明还得早起呢。”

想不到表弟根本不吃这一套,一句一句的说道:“表哥,请不要转移话题。”

我又好气又好笑,搓搓手,笑道:“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大人的事不要你操心。”

想不到我话还没有说完,表弟就发脾气道:“我已经十八岁了,可否别再把我当个孩子。”然后很生气快速躺下,用被子把头盖住。

说老实话,跟表弟平常在老家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的,这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本性,谁知道他是这个样子,难道,也有传说中的女大十八变,对这刚十八岁的小毛孩也适用?

一想到表弟这么难缠,我不禁挠头起来。

我靠,我招谁惹谁了,当初我就不该向大姨推荐我这个学校,把他远远的发配到上海或者西安那有多好,那有多省心。

然而问题来了,总的解决吧,我趴到他的身边,轻轻的哄道:“好,别闹了,告诉你还不成么,刚才跟一哥们聊天来着。”

表弟倏的露出头来,眼睛似笑非笑的样子,追问道:“那你们聊啥了。”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囂張表弟·第四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