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囂張表弟·第一章

书寓 Aaron 100浏览 0评论

如果不幸你愛的男人要結婚了,無論他和你說得多麼悲壯,沒有必要聽他的,轉身走人!――同志忠告錄。

女人永遠不會太醜,醜到你無法將她娶之為妻,女人也不會永遠太美,美到你值得為她拚命。――表弟語錄。

 

表弟是我大姨的獨生子,是一個長得虎頭虎腦而又囂張的男孩,在他考上大學的那一年,他18歲。而我已經大學畢業工作2年,在北京買房定居了。

在知道表弟要來北京上學的那個上午,我還懶懶的躺在床上,我知道表弟考上了北京的大學,但是我不知道他竟然來得這麼早,離開學還十天吧,為什麼要來得那麼早呢?在這個充滿慾望和頹廢的城市,我看不出哪兒有值得興奮得要提前十天來的理由!

我忙忙得爬起來,趕緊把昨日所有的頹廢收拾起來,整理這個十天半月都沒有清掃過的小窩。把床頭邊上還放著昨天還是bf的送的東西以及他在這兒殘留的信息全部扔棄,表弟要來了,我不能讓他看出我這兒有人跟我同居過的痕跡。

知道我為什麼那麼頹廢嗎?

說實話吧,表弟來得真的不是時候,因為,昨天我跟我相處一年多的男朋友分手了,儘管他說他還是那麼愛著我,但是,我覺得沒有必要聽他的,當所有的事實都證明他仍然是那麼在乎傳統的看法,那麼我讓他拿什麼來證明他還愛著我?難道是拿一個無辜女人破處的落紅,還是拿未來終究無法享受家庭美滿的孩子?竟然這些都是未知的證明,那就算了吧。

人,怎麼可以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既然我在第一個地方跌倒了,既然我又堅強爬起了,那麼我還不至於犯賤在同一個,再去跌倒一次。
因為跌倒又爬起,那要掙扎的頑強,是很疼的。

於是,我聽從我大姨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告訴我的話,如果不幸你愛的男人要結婚了,無論他和你說得多麼悲壯,沒有必要聽他的,轉身走人!

所以,毫無疑問,分手,痛苦麼?

當然痛苦那是必然的,分手後的戀人,總要為年輕的衝動買單。

於是,儘管我分手是那麼乾脆,但是畢竟那麼久走來,夜闌人靜,終究難免――心疼。

我想如果沒有表弟來,也許在空曠的房子裡面,也是我發呆發狂騷詞滿屏的時候吧!

點燃的是一支煙,吸進來的卻是滿腔的寂寞!那個鳥人說的?不知道。

好在表弟來了!關於bf的那點破事就不用想了,儘管他有俊朗的臉蛋,還有那還算雄偉的巨根,可是現在關我鳥事?讓他的老婆操心去吧。

其實,表弟來了,有夠我煩的,我大姨在我過年回家的時候就說那小子要來北京上大學,要我往後要多照顧照顧他!

問題是,我這個狀態,怎麼去照顧他?

可是我大姨金口下來要我好好照顧他這個寶貝兒子,我能不聽她的麼?

我大姨是誰啊,是那個小時候把我李涼抱大的,我的不是娘親的娘親啊!

我開始還不明白我大姨為什麼高考還沒有過就把來北京上大學說成板上釘釘的事情,到後來,一想馬上就明白了,那種自信肯定來自於我那個表弟平常超凡表現。

我表弟是誰啊?

在我5歲那一年,他是那個哇哇落地的,哭聲宏亮的大胖娃。

聽他的哭聲,這孩子往後必然有大出息!――隔壁的奶奶這麼說。

我想這絕對是胡扯,我就記得跟我小時候的同班同學,據很多人講,他小時候的哭聲是非常的驚天地泣鬼神的。

可現在,他在幹嗎?據說整天騎著一個三輪車在收小破爛。

假如你硬是要認為收小破爛是有出息的話,那麼,我不跟你爭辯,你收你的破爛去。

我不管他是不是有出息,但是,他出生的那一天,我是撈到實惠的了,吃到了兩個雞蛋,而且還有一個是雙黃的。多年以後我回想起這件事情,冥冥之中,好像似有天意。

在我15歲那一年,他是個長得圓圓腦袋,眼大頭大的小屁孩。

然而,就是那個小屁孩,在十歲生日的時候,竟然讓人掛目相看,那天的宴席光是來給他祝壽賀喜小咯羅就坐了四席,裡面的孩子裡面其中還有好多比他大二三歲的孩子,那天的宴會我大姨是好氣又好笑阿,可是竟然都是鄉里鄉親的孩子來了,終不能趕跑吧,所以,那天,我的那個表弟左顧右盼,可是拉風之極。那一天,我輕笑著問這個年少的幫主,為什麼沒有壓寨夫人,他竟然也知道害羞的擺擺手,笑道:“男人以義氣為重!”

就是這個還在十歲以義氣為重的表弟,把老師氣得要死卻又無可奈何的淘氣蛋,他可以上課不聽老師的講課,但是老師考他的問題他總能回答出來,他詩詞只要看過一遍就能背得下來,對於這樣的學生,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在我16歲那一年已全鎮最高分考上我們市重點中學的時候,我表弟聽到,大嘴一樂,涼哥考第一,到我考得時候也不能丟咱家的臉啊。

果不其然,隨後的日子裡,他以全鎮的第一高分考上了我的那個中學,可是在他上中學的時候,我已經跑到北京在長城上吟風花雪夜了。

我上大學回家的時候,那小子總是有事沒事往我家跑,問問我在北京的見聞,然後幽幽的嘆氣,涼哥,我咋怎麼努力都在你的後面呢。

我一笑,樂了,摸著他的頭道:“小子,只能怪你生的太晚!”

那時候,表弟已經長得跟我一般高了,只是,因為小時候經常照顧他的緣故,一直都把他作為我的小弟弟看待。

所以,摸著他的老虎頭,他還是沒有意見的。至於別人,那就等著挨揍吧。

而表弟呢,短短的頭髮,剛毅但是還稍顯稚氣的臉蛋,清澈的眼睛悠悠的看著我,好像在他的想像中,北京就是他夢想的天堂似的。

表弟作為這樣有個姓又有能力的孩子,我的大姨有什麼不放心的呢?所以,我大姨不用看他家的娃怎麼樣,只要看我在幹什麼,就知道他家的娃的方向了。

是的,人是有天分,就如我表弟,或者說我,上學考試確實就是那麼容易來著,不服還是不行的,他輕輕鬆鬆就考到北京來了。

好了,這下終於追上了我的步伐,可是,像我這麼頹廢的生活,表弟,你還是免了吧。

表弟的車是上午十一點,我把房間整理好了,就等著帶錶弟過來,我不知道表弟在我這兒要住多久,要是很久的話,就比較糟糕了,誰知道我的那個前任bf會不會來糾纏我呢。

對了,忘了介紹一下,我住的房間是我當時“英明”的決策買下來的,當時住在單位的公寓說什麼就什麼彆扭來著,就狠狠心,借了幾萬塊錢,買了個一居室,誰知道,*特麼買下來這個北京房價就彪漲,把我樂得不行。我後來把這個事情跟我表弟說,炫耀我是多麼的英明,表弟把眼一翻:“竟然那麼英明,幹嘛不多買幾套?”

到車站把表弟接下來,表弟這幾年的個子是瘋狂的彪漲阿,人也長結實了一些,我笑著把表弟包接過來,表弟樂得空著兩手指著兩旁的建築,驚嘆不已。

唉,小地方來的人,就如我,也一樣,剛來的時候什麼都不懂,什麼都覺得新鮮和好奇,可當一切都開始熟悉得陌生的時候,才發覺,雄偉或者神奇,幹卿鳥事?

我讓表弟洗個澡,待會兒一塊吃飯去,我在客廳裡面看電視。很庸俗的片子,三國演義,播得正是諸葛亮舌戰群儒。表弟洗澡那是一個嘛溜,當我以為他還在脫衣服的時候他已經開始在沖洗了,當我正以為他還在打沐浴露的時候,他已經在開始擦身子了。你說,這是怎樣的效率男人。只是,希望這小子往後寵信他女人的時候,別讓別人以為他還在前戲的時候,他已經開始;而當別人以為他正要大戰三百回的時候,他已經收兵。

我樂呵呵的看著諸葛亮智鬥群雄,表弟已經站在我身邊了,我沒話找話說,可惜諸葛亮這麼個帥哥,竟然娶了一個醜媳婦。表弟接過話茬道:“女人美醜重要么,表哥阿,女人永遠不會太醜,醜到你無法將她娶之為妻,女人也不會永遠太美,美到你值得為她拚命。”

我一愣,就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的驚奇的看著我這個表弟,這小子,好像對生活很有看法和研究阿,難道,莫非,我的小表弟,曾經也有過那麼刻骨的感情,讓他看透人生,從此,風淡雲清?

只是,那是怎樣的女孩呢,當得起我那陽光而囂張的表弟?而又讓我表弟在痛心之後,從為智者,從而子在川上曰的教導世人表弟語錄?

表弟看我這麼看著他,竟然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了,手慌的把裹著浴巾掉落地下。

滿室春光,那是多麼年輕而性感的身體啊。

可惜啊,他是我的表弟!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囂張表弟·第一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