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任时光匆匆流去……

影评 Aaron 167浏览 0评论

1998年的时候,王菲的老公还是窦唯,张国荣还是舞台上那个风华绝代的明星……

那个时候,似乎没有多少人为房价油价困扰,我们也从未担心过“三聚氰胺”和“苏丹红”。

那一年距离若查丹玛斯的世界末日,还有一年。

我在平静地上着初中,为考省重点而努力着……

 

2012年的时候,王菲的老公叫做李亚鹏,张国荣已经成了记忆中不可触碰的部分……

如今的我在忧心房价,也许将来还会担心油价,当然更烦心的防不胜防的食品安全。

这一年据说是玛雅人的世界末日。

我在努力地适应工作,努力地寻找未来……

 

这就是15年的变化,连卡梅隆都给《泰坦尼克号》重制了3D版。

初看《泰坦尼克号》的时候,我还是一个没有进入青春期的傻小子,对于“爱情”毫无概念。

再看《泰坦尼克号》的时候,我已经面临结婚的压力,即便对于“爱情”我还是不太了解。

 

当Gloria Stuart饰演的老年版萝丝出现在屏幕前的时候,我忽然想到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小说,《情人》。

假如此时杰克还在世的话,他或许也会对她说:

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当然,这只是一个文艺小青年的臆想罢了。

说到对“爱情”的希冀,无非就是:海枯石烂、矢志不渝、天长地久……轰轰烈烈的爱情都逃不过一个时间的狙杀,所以“永恒”就显得那般可贵。

于是乎,德比尔斯钻石靠着一句“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骗光了无数小青年的荷包。

从理智的角度上来说,我们都知道爱情是不可能永恒的。连白居易都在他的《长恨歌》里叹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不过对于电影《泰坦尼克号》来说,我们还是知道杰克和萝丝的爱情终于跑过了时光的摧残,成为一个永远难忘的象征。

当Gloria颤巍巍地将那颗“海洋之心”丢进大西洋的,以悼念她的爱情和爱人的时候,又有多少人会不哭泣?

虽然在这个时代,我们对于他们的爱情有了各种调侃式的解读,但是却没有人能否认这一场爱情。

 

那一年的Leonardo DiCaprio还是如此青涩;而Kate Winslet还是那般青春无敌。

可当你在去看《盗梦空间》里的Leonardo DiCaprio和《生死朗读》里的Kate Winslet,你惟有感叹“时光真是一把杀猪刀”啊!

当Kate Winslet饰演的萝丝从车上下来的那一瞬间,那种对青春少年的惊艳和冲击是后来我再也没找到过的感觉;

而Leonardo DiCaprio的眼神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他一度是不少中国少女的梦中情人。

 

杰克拿着赌博赢来的船票跳上了泰坦尼克,他赢得了一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虽然命运最后带给他的不一定是喜剧,但是如果不是这样,他又如何能遇到萝丝?

萝丝是一个有点“中二病”的文艺小青年,看着那个时代大家都不懂的莫奈和毕加索,读着大家视如洪水的佛洛依德。

然后还自以为是地认为生活逼仄得自己喘不过气,想要去自杀……

这调调跟微博上那些动不动就“直播自杀”的非主流少女还真有点异曲同工之妙。

可惜,微博上等不来白马王子来救驾;而在泰坦尼克号上想跳海的萝丝却遇见了杰克。

用一句烂俗的话就是说:“命运的齿轮开始旋转起来”。

 

Billy Zane饰演的卡尔注定是电影里的大反派,因为他一直在阻挠杰克和萝丝的相爱。

可问题在于卡尔的身份,他是萝丝的未婚夫和事实上的丈夫。所以,他去阻挠似乎也没什么问题吧?

用现代的眼光来看,卡尔完全是一个被“男小三”杰克挖走“妻子”萝丝的受害者,他应该上湖南经视的《真情》,然后被仇晓和汪涵安慰才对!

什么?《真情》现在是在湖南卫视播?仇晓已经不主持了?哦,那是15年前的状态。

卡尔的失态,卡尔的妒火中烧,卡尔的拔枪怒射……无疑都在表明一个问题,他爱萝丝,因而他恨抢走萝丝的杰克。

如果卡尔不是一个“高帅富”的话,或许卡尔的受害者形象还能更明显一点。

 

Kathy Bates饰演的莫莉·布朗夫人是片中的一个另类,她被以Frances Fisher饰演的萝丝妈妈为首“贵妇人”没所排斥。

她们笑称布朗夫人是“暴发户”,是她们上流社交圈的耻辱。

但是布朗夫人不以为忤,还是很热情地和她们打交道。还帮助杰克置办了一身行头,让他不至于在晚宴上丢人。

而在救生艇上,她是唯一一个要求返回去救人的人。

历史上那个莫莉·布朗其实比电影中做得更多,她真的回去救人了,而且鼓励同船的人乐观积极地等待救援。

回到美国后,她成为了一个民主运动和女性运动的倡导者。

 

在电影的最后,当死亡不可避免的时候,有很多场景从最初到现在一直在震撼着我。

那对躺在床上静静等待死亡的老夫妻。

很多人追求的爱情不就是“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么?但是真的死亡来临的时候,你能如此从容地相拥赴死么?

这个故事是根据真实事例改编,真正的当事人是美国高端时尚百货梅西百货的创始人伊斯多·斯特劳斯。

真实的故事是伊斯多将自己的妻子艾达送上救生艇,但是艾达拒绝独自求生,便将自己的座位让给自己的女仆。而自己则选择和自己的丈夫坐在甲板上被大浪吞噬。

那个安慰自己孩子的母亲。

她无力挽救自己的孩子,她惟有陪着自己的孩子走完最后一段路,让他们安详地前往天堂。

我不知道这个母亲的内心有多绝望,但是她的表情却如圣母般光辉。

那支始终未曾停下来的乐队。

他们并非没有机会逃生,他们已经数次“谢幕”。

但是看到船上的慌乱,和人们的惊恐,他们义无反顾地演奏起《Nearer My God to Thee》,想安抚那些恐慌的灵魂。

那个带着人们做祷告的神父。

你能感觉到他自己的惊慌,也能感觉到他周围那些人的无助。但是他们依然在祈祷……

He will wipe away every tear from their eyes; and there will no longer be any death; there will no longer be any mourning, or crying, or pain; the first things have passed away.

还有那个悲剧的工科男,泰坦尼克号的设计者托马斯·安德鲁斯(Victor Garber饰)。

他试图挽救过泰坦尼克的命运,但是他失败了,他选择与他所爱的船一同赴死。

他是电影中那些上流社会人士中少数几个不歧视杰克的人,还在最后将自己的救生衣让给了萝丝。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要“穿着自己最好的衣服”去赴死的绅士。

当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身后的男生笑得很大声。其实整部电影他都在笑,真不知道有什么可笑的?

这个人也是有原型,人物原型便是富豪本杰明·古根海姆看到女性登上救生艇之后明白自己没有获救机会,他返回自己的船舱,穿上了自己的晚礼服。据说他是这么说的,“我们已经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准备像一个绅士一样下沉。如果这真的发生了,告诉我的妻子,我已经尽自己所能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至于那些该死去没死的人,也不用去评述什么。

毕竟在海难中活下来便是最大的恩赐了。

最后贴的歌曲便是《泰坦尼克号》上,乐队所演奏的最后一首曲目。

引用一本和《泰坦尼克号》同时代的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中“轻舞飞扬”的一句话:

痞子……电影终究会散场,但人生还是得继续……对吗?……

萝丝失去了她的杰克,痞子蔡也失去了她的轻舞飞扬。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任时光匆匆流去……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