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洪荒女妖

创作 Aaron 413浏览 0评论

化形。凤族后裔。

话说太古之前,天地尚未开辟,宇宙不过混沌一片,阴阳部分。及至盘古以力证道开天辟地,分清浊定阴阳。无奈盘古最后力竭而身殒,精血骨肉衍化洪荒世界万物。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会元,原本寂寥的洪荒世界渐渐开始变得兴盛起来。先有龙凤并那麒麟三族统帅飞禽走兽和游鱼,随后又有巫妖二族涌现。这些洪荒世界的先民们或为生存,或为追寻当年盘古所求之大道而各显本事,一时间这洪荒大陆上是热闹非凡。

早年那龙、凤、麒麟三族为争夺天下霸主将好生生的一块洪荒大陆打碎成四块,欠下天道大因果。原本兴盛的三族一时间衰落下去,为了保存各组血脉,三族的精英纷纷积攒功德。那龙族巡游四海,凤族镇压火山,而麒麟一组则化为瑞兽庇佑大地。在这三族的维护下,原本动荡不安的洪荒大陆逐渐平稳下来。而三族后裔也承蒙先祖大恩得以在洪荒世界存活下去,只是数量远不及当年昌盛。

这龙汉初劫过去几个会元之后,巫妖二族繁盛起来。为了这洪荒大陆的霸主地位,巫族和妖族也是纷斗不休,全然忘了当年三族的后果。这二族征战不休,害得其余各族敢怒不敢言。好在那西昆仑修士鸿钧凭借手上的造化玉牒证得天下第一个圣位,为了却因果而在那紫霄宫开坛讲法。又见这洪荒纷乱不已,颁下法谕:妖族管天,巫族管地。紫霄宫讲道结束之前,二族不得争斗。既然这洪荒大陆安定下来,那些个隐世不出的大能纷纷赶往紫霄宫听道。

这边且不提紫霄宫中,道祖讲得是天花乱坠,一众大能强者听得是如痴如醉。且说那南瞻部州靠近不死火山处有一山名为梧桐山,那梧桐山上梧桐遍野,倒显得郁郁葱葱。可若是有修士途径此处,必能发现这里灵气贫瘠,仿佛不该是洪荒大陆一般。

在那梧桐山中有一洞,洞中有五彩光华时时闪现,而在五彩光华中隐隐有一丝玄黄之色,似乎有什么灵物在此诞生。

黄瑛便是那灵物。

莫名其妙地来到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里,附身在这么一个奇怪的……鸟身上。虽说这鸟是华丽异常,但无奈这鸟再好看也不过是只鸟而已。想那黄瑛原本是华国某知名大学的中文系硕士生,只不过一觉睡过去就变成了一只鸟。以后该怎么介绍自己呢?鸟人?黄瑛苦恼着。

其实黄瑛不知的是,虽然自己变成了一只鸟,但绝对不是一只普通的鸟,她乃是飞禽的皇者——凤凰是也。而且她还是一只血脉纯正的凤凰,绝非那些与凡鸟混杂过血脉的凤凰。虽说天道惩罚凤族,将所有血脉纯正的凤族都罚至不死火山镇压火脉。但偏偏有一只凤凰在此地产下一枚凤凰蛋,天道也不可能对这个小小的凤凰蛋出手,故而在洪荒大陆上保存了这么一只血统纯正的凤凰。

黄瑛在那想了许久之后,发现自己肚子有点饿,于是开始觅食起来。这黄瑛原本就是个很乐观的姑娘,原本还在纠结自己变成了一只鸟,现在她的注意力完全转成了对食物的渴望。而且刚好在她的面前有一株不高的小树,树上结着九枚黄澄澄的果实。更让人称奇的是,这黄澄澄的果实身边还围绕着淡淡的玄黄之气。

黄瑛在没有弄清楚这种果实的名字之前就开始很欢乐地吃了起来,这黄果不仅清脆多汁,而且极为爽口,唯一的遗憾就是果子太小太少了。等九枚果子入口之后,黄瑛满脑子再也没有“鸟人”二字,取而代之的是“果子”。

不过黄瑛在洞内大快朵颐的时候,梧桐山渐渐被黑云笼罩起来,在黑云之间隐约有雷光闪现……

原来这黄瑛吃的果实乃是天下十大灵根之一,黄中李的果实。这黄中李结果时间比人参果、蟠桃都要长,而且节的果实更少。故而这黄中李的果实要珍贵许多,更让人称奇的是,那黄中李乃是当年盘古开天辟地的一丝功德所化,故而果实中也有微弱的功德可以汲取。常人若是吃下一枚,那么境界可以直追地仙境界。而黄瑛却将九枚果实尽数吃下,亏得她乃是凤凰之躯,天生的血脉能承载如此大的修为冲刷。若是旁的人,只怕早就爆体而亡了。不过既然是凤凰之躯,因此需要的修为也就更多。因此这九枚黄中李对于黄瑛来说,只不过是堪堪够她化形并抵达凡仙的境界罢了。

不过黄瑛这一化形,自然触怒了天道。天道心想,好嘛,当年我放你一马,你现在居然修炼到化形之境,日后还不知道会如何呢!于是天道也不含糊,直接祭出了最严苛的九重天劫,但见那第一道雷劫就降了下来。

这一声炸雷自然也吓到了黄瑛,看到那么大的一条闪电朝自己劈过来,黄瑛直接就吓晕过去了。晕倒之前,黄瑛的念头是,天!我尊老爱幼捡到钱给警察叔叔,干嘛要劈我?

如果这雷劫直接落在黄瑛身上,那么黄瑛自然是必死无疑。但是俗话说得好,“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因此黄瑛不晓得在她身边不远处有一宝物,乃是“离地焰光旗”。这离地焰光旗虽然还没有认黄瑛为主,但毕竟是先天宝物已经产生了一些灵识。它很清楚知道,如果这雷劫落了下来,死的不仅仅只有那只吓晕过去的傻鸟,还有自己。因此它自动产生作用,飞到空中展开,朵朵火焰飘了出来,护住了这梧桐山。

三重雷劫落下之后,天道看到不仅没有伤到黄瑛,甚至连梧桐山的一点皮毛都没有碰到。恼怒之下,接下来的三重雷劫直接威力再翻倍。第四重雷劫直接将离地焰光旗劈得下坠了好几分,一直在旁“观战”的黄中李也知道离地焰光旗快要坚持不住了,也忙将自己的玄黄光放了出来,协助离地焰光旗抗住后来的雷劫。到了第九重雷劫的时候,天道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于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雷劫开始聚齐起来……

梧桐山的这些变化自然没有逃过不死火山下那些凤族老前辈的眼睛,眼见着自己的血脉又有机会在洪荒大陆上出现,这些老怪物哪有不喜之理?但是看到这天道假借化形雷劫想要摧毁这一丝血脉的时候,凤族眼中露出不满来。亏得这后辈有离地焰光旗和黄中李的扶持,倒是有惊无险。但是天道最后居然打算酝酿一个灭世雷劫,这让凤族的老前辈们出离了愤怒。心想,咱们当年是有过错不假,但是我们全族都来镇压火山了,你个天道还有啥不满的?如今这个小家伙是咱们凤族后裔不假,但是她身上全无凤族传承,日后也归不到凤族名下,为何还要如此斩尽杀绝?

那不死火山下几声冷哼,顿时十数道红光腾空而起,在梧桐山上形成了一个护罩,隐约有向天道对峙的意思。那天道忽然也想起来,如果彻底得罪死凤族也不美,毕竟还要凤族镇压那可怕的不死火山。何况日后这凤族的小姑娘化形成功也只能归于妖族,和凤族关系已经不大。

念及此,天道将最后那道灭世雷劫收了起来,只是丢下一个小小的雷劫意思而已。等九道雷劫落完之后,为了安抚那些个凤族的老妖怪们,还降下诸多功德帮助那小凤凰洗髓伐骨。

仗着凤族的天赋异禀和天道的额外眷顾,这黄瑛化形之后直接抵达地仙境界。胸中五气已经生成,氤氲蒸腾在头顶形成一朵庆云,庆云之中仿佛正在孕育着什么。

凤族对天道最后的处理还算满意,十数道红光蓦地从梧桐山上空消失掉。而在那个山洞里,但见满地都是凤凰那华美的羽毛,更有七根长长的尾翎格外显眼。而在这其中,便是一个青春美丽的彩衣少女……

黄瑛醒来之后,如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想到自己居然重生到洪荒世界,而且还成了凤族后裔,这听上去真不错。可问题在于,她不过是一个刚刚踏入修道境界的小妖,而且还没有得到一点凤族的修炼传承。走在这个强者遍地的洪荒世界上,只怕自己随时都会被人抓去烤了吃。

黄瑛打量下身边的羽毛和尾翎,似乎若有所思。心念一动,那些个羽毛和尾翎统统被收到自己体内。紧接着她望着那面离地焰光旗,喜道:“好在有你这面防守不错的旗帜,日后就算打不过人家,还跑不过么?”

最后她看了看黄中李,作揖道:“若是没有你,也没有我黄瑛今日。日后我若有办法,定然接你离开此地。”

洪荒。初遇巫族。

离了自己诞生的山洞,站在梧桐山上,黄瑛感受着这个陌生的洪荒世界。虽然自己没能重生成那些大能,但是黄瑛觉得凭借这离地焰光旗,她还是有信心在这个大陆上闯一闯的。何况根据当日红光中的一些远古的传承记忆,她的羽毛和尾翎似乎还能炼制成一件厉害的伴生法宝。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如何炼器,但不代表她没有机会去学习。想明白这些之后,黄瑛决定去洪荒世界上去走一走,看一看。

好在黄瑛本身就是鸟类化形,飞行技能自然是与生俱来的。何况凤凰作为鸟类之皇,飞行速度更是惊人。虽说洪荒大陆是非常大的,但黄瑛却仅仅用了两个月就飞离了南瞻部州,来到了灵气更加充沛的东胜神州。

“我说那些圣人为何都要争夺这里的地盘,这里的灵气简直充沛得可以直接吸收了。”深呼吸一口东胜神州的空气之后,黄瑛感叹道。

其实黄瑛一直想找个洪荒的土著来聊聊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但无奈这个时候巫妖二族虽然不再直接争斗,但是各自都据守自己的地盘不肯出来半步。因此留在洪荒大陆上的大多数是一些尚未开启灵智的生物,这让黄瑛有些郁闷。

不过黄瑛不晓得的是,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乃是靠近西牛贺州的交界地带。不远处便是十万大山,而十万大山的深处就是巫族的核心——祖巫殿。即便是计蒙这样的妖族大帅也不敢轻易涉足,何况是黄瑛这种刚刚化形没多久的小妖精。

这妖族和巫族虽然已经停战,但是私底下的冲突还是有的。尤其是黄瑛这种踩到敌国边界还不自知的傻瓜,自然是被猎杀的重要对象。

“妖族!发现妖族!”巫族素来不屑偷袭,因此发现黄瑛便高声喊叫起来。

顿时,附近的巫族纷纷出动。虽说道祖禁止巫妖两族发生大规模冲突,但是这种小规模械斗却并没有被道祖禁止。因此这些巫族才有恃无恐,纷纷追杀了过来。

黄瑛暗叫不好,连忙施展开自己的本命技能逃难。虽然这凤凰的飞行速度很快,但毕竟赶不上巫族的那些大神通。黄瑛心中暗暗叫苦,但却不敢放松心神。

“兄弟们,给这只蠢鸟一个好看啊!”当中有懂射术的巫族取出了自己的弓箭,朝黄瑛射来。

既然有了一个带头的,那些个族中的射手们纷纷搭弓射箭,一时间空中乱箭横飞。

虽然黄瑛凭借自己的飞行技巧躲过了大部分的弓箭,但还是被几只箭矢擦伤了。这一受伤,速度顿时就慢了下来。黄瑛咬咬牙,将身上的离地焰光旗取了出来,将一丝法力诸如了进去,顿时身后就飞起漫天的火光,将弓箭给挡了下来。

那些个巫族见黄瑛取出一件东西便将漫天的箭矢挡了下来,又见那物件散发的宝光不俗,便猜测是件了不得的法宝。因此这些巫族愈发不愿放过黄瑛了,杀掉敌人再拿走敌人的宝物,这在洪荒世界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一想到那件法宝上交给祖巫殿,指不定十二祖巫就会赐下什么样的秘技来呢。于是,巫族追杀的动力又多了许多。

巫族这般动静自然也惊动潜伏在附近的妖族势力,想来也是,哪家势力门口没有敌对势力的探子呢?想这妖族本就是“天生地养”之辈,得日月精华而成道,端的是造化钟秀。只可惜肉体强悍不如巫族,故而只敢远远地在一旁探看。

“嘿,那傻了吧唧的小妖是谁的手下啊?”一虎妖问道。

“不知。”旁边的雀妖道,“我飞廉大将军手下断没有如此蠢笨的小妖。”

妖族飞禽一族大多归飞廉、飞诞两位妖帅所辖,但是飞廉主要负责探听消息,而飞诞则是拱卫内廷,因此能出现在十万大山附近的飞禽妖族只能是飞廉元帅麾下。但是这雀妖却明确否认了这小妖是飞廉旗下,那就只能是……

“怕这小妖是刚刚化形,稀里糊涂就闯进来了!”虎妖恍然大悟。

“真可惜了。”雀妖有些物伤其类,“这小妖根脚不错,若是得我们家大元帅点拨一二,只怕日后也是我妖族大将之才。只可惜,咱们这边人手不够,否则定能去救上一救。”

“你们这些小崽子躲在这里看什么呢?”忽然一个声音飘了过来。

那几个旁观的妖族忙起身道,“参见大将军。”

“嗯。”一个翩翩玄衣男子从一团白雾中走了出来,“最近巫族可有什么变化?”

“无甚变化,只是……”那雀妖知道眼前此人道行高深,不忍身为同类的黄瑛就此陨落,便道,“刚刚几个巫族在追杀我族一刚刚化形的小妖。卑职见那小妖根脚不错,只是修为不如人。况且那小妖身上还有一奇宝,希望大将军能施以援手。”

“哦?”这前来的大将军便是青丘山狐族族长涂山。这妖族除了有十大妖帅统帅天下妖兵之外,还有一“谍报司”用以监察巫族动态,而负责这谍报司的人正是这涂山。也是黄瑛命不该绝,今日恰好是这涂山前来巡视。

虽然要涂山出手对付那几个巫族并非难事,但是要暴露妖族的一个监察哨所是不是值得就要思考了。涂山眯着眼看着黄瑛在躲避巫族的追杀,心想,境界不错,奈何修为不够。能有这般境界的化形小妖必定是妖族中某个大家族的后裔,可若是大家后裔,又怎会稀里糊涂地闯到十万大山来?

且不说涂山还在算计是否值得,那黄瑛眼见巫族越追越近,而自己的功力已经不足,因此离地焰光旗发出的火光也越来越微弱。黄瑛咬咬牙,现了自己的真身,朝东海逃避而去。

诸位看官,这妖族修行首先要突破化形大劫,一旦化形成功便能踏上修道的阳光大道,但同时也会将妖族的许多传承削弱。因此每每当妖族遇到生死关头的时候,便会现了原形加强自己的战斗力。但是一旦被敌人知晓了自己的原形,那下次在战场上碰到必然会吃个大亏。故而不到万一,已经化形成功的妖族是绝不会现出自己的原形的。

那涂山原本眯着的眼睛瞬间睁开了,身边的小妖不知道也就罢了,他身为一个积年的老妖,如何不知道这黄瑛乃是凤族后裔。不过既然化形成功,也算得是妖族中人。

“你们速速离开此处,我去救那小妖。”涂山急喝道,然后急忙忙祭出妖族的秘法,去追黄瑛而去。

妖族素来有两种修炼方法,一种是类似帝俊、太一、鲲鹏这样修法不修武;另一种是十大妖帅那样修武不修法。修武的话,成效快但后期境界提升困难。但是不是妖族中的大智慧之辈,一般也没有人会选择“费力不讨好”的修法之路。故而妖族中纯法修并不是很多,即便帝俊、鲲鹏这样的强者也是兼修武道。太一与涂山则是妖族中极其罕见的纯法修,因此二人能窥探到一丝丝天道运行规律。但是二人都心惊地发现,妖族的气运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所以二人开始想办法提升妖族气运,虽然逢道祖法旨组建天庭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气运下滑的态势,但并没有彻底解决危机。如今一个凤族后裔出现在涂山的眼前,涂山立刻想出了一个法子。那就是将这个凤族后裔拉入到妖族阵营来,顺带借用凤族的气运。那凤族虽然与天道结下了大因果,但随着凤族衰落之后便算是偿还了这大因果。如今凤族甘愿镇守不死火山,因此这凤族后裔所得到的气运是非常强大的。虽然涂山认为自己有些卑鄙,不过为了挽救妖族,卑鄙一些又何妨?何况自己又不会亏待了这个凤族的小妖。

黄瑛的飞行速度虽然惊人,但是巫族的缩地成寸也不是吃素的。再加上黄瑛身体受伤,又浪费了不少起立催动离地焰光旗,故而还没到东海就被巫族之人团团围住了。

黄瑛不由得叹道:“我命休矣!”

那巫族也不含糊,见围住了黄瑛便纷纷将手上的武器投掷了出去。

眼看着这黄瑛就要被巫族灭掉,忽然一道青光闪过,巫族的武器纷纷掉了下去。

“谁?”为首的大巫冷冷地喝道。

“呵呵,这么多人欺负我家一个小妖,害羞不害羞?”涂山笑道,“敢不敢跟在下过几招?”

这边黄瑛看到有人出手救自己,顿时就泪流满面……

学艺。初识大道。

涂山虽然嘴上说得客气,但是一出现便将现出原形的黄瑛裹到身后,随后又放出狐族的本命法宝,荆棘花冠。虽然这洪荒世界法宝无数,但是能被涂山看上眼的法宝不多。而看上眼的法宝又大多有了归属,涂山觉得犯不着为了几个法宝而惹上因果,故而全力修炼自己的荆棘花冠。

巫族几人虽然并不认认识涂山,但是看到涂山放出的法宝还是颇感畏惧。不过巫族很少主动撤退,几人互相看了一眼,便纷纷将手中的兵器丢了出来。猜想这涂山就算躲得过几个,也没法保证全身而退。

涂山看着巫族几人的动作,只是手一指,“咄!”

但见那一直在涂山头顶放出幽幽光芒的花冠忽然放出数道夺目的光华,那些个武器在光华中赫然被溶解了。涂山看到既然得手,便将花冠收了起来,微笑道:“今日贫道不愿造杀孽,各位请回吧!”

那几个巫眼瞧着手上趁手的兵器已经没了,心中是怒不可遏。但是巫族虽然勇猛,却也不是鲁莽之人,既然眼前这个妖族能轻易毁掉自己的兵器,想来本事定然是在自己之上。其中一个巫道:“你在后面放法宝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和我走上一圈!”

涂山也不恼,笑道:“贫道本就不善近身肉搏之术,何必自曝其短呢?几位此时已经快进入我妖族地盘,莫非想挑动我巫妖大战么?”

那几个巫族互相看了看,冷冷道:“今日算你们运气好!”

说罢,那几个巫族转身便走了。

黄瑛见那个巫族走了,忙从涂山背后出来,重新化为人形,作揖道:“有劳道友救命。”

“不妨事。”涂山摆摆手,“你我皆是妖族中人,自当守望相助。只是……贫道观道友不过刚刚化形,为何族中长辈允许道友行走洪荒?”

涂山明知道凤族已经悉数镇压不死火山去了,但还是向从黄瑛最终套取情报。

黄瑛面露尴尬,“我化形时并未见族中之人,后才得知,族人已经全部去镇压不死火山了。”

涂山见黄瑛语气不似作伪,想必这黄瑛乃是凤族留在洪荒的幸存者。但是涂山不明白,按道理说,凤族应该有凤族的传承修道之法,而这套方法绝对不是类似妖族这般先化形成道体,然后再窥探大道门径。

“道友,既然你族人不在身边,你是如何习得这化形大法的?”

“我出生之地有一果树,我吃了几枚果实之后就自然而然化形了。”

听完黄瑛的解释,涂山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心里暗骂道,为何这凤族后裔居然有如此大的造化?妖族修炼最大的门槛便是化形,一旦化形那境界能瞬间提过许多。若是不能化形,则终身困于天仙以下,再难精进。因此不少妖族大能纷纷总结各种化形计较,一则为了自己的种族,二则也是为了妖族本身,但无奈天道至公,妖族修炼本就容易,若是随随便便就能跨过化形这道门槛,那这洪荒还不被妖族全部占了去?因此无论是化形本身还是化形所带来的天道惩罚都是非常可怕的,跨过去就有可能问得大道,跨不过去自然只能是身死道消。而这个黄瑛一则没有种族传承的化形大法,二来没有族中老人护法渡劫。居然也能成功化形,这让辛苦修炼的涂山情何以堪。

黄瑛看到涂山脸上忽明忽暗的神色,还以为怎么了,忙问道:“道友可是不舒服?”

“不是。”涂山忙稳了稳心神,“道友可有地方可去?如今这洪荒世界貌似太平,却暗潮涌动。虽有道祖法旨降下,但是巫妖之间的冲突却是越来越严重。况且如今帝俊、太一两位妖皇也在征募妖族大兵,你这化形成功的妖族正是重要招募对象。但是你一身全无法术,若是招进去了,岂不是当炮灰的命?”

其实涂山是打算自己征召黄瑛,故而吓唬起黄瑛起来。那黄瑛虽然是后世重生,但是对这洪荒之事也是小的大概,并不是知道所有细节,被这涂山一吓,当即慌了神,忙道:“还望道兄指点一二。”

涂山等的就是黄瑛这句话,忙笑道:“贫道有一座洞府,乃是青丘山。距离不周山不远,正是我妖族大军的驻扎之地。何况我手握谍报司,更是重中之重。不知道道友可有兴趣加入我谍报司,为我妖族辉煌尽一份力?”

其实黄瑛本不想掺和这巫妖之事,只是自己眼下既无高明的师傅指点修行大道,又没有宗派山门可以依靠。况且自己既然走的是化形修道的路,那就自然而然归类到妖族当中。这巫妖大战是自己无论如何也避不过去的。黄瑛心想自己对洪荒大势的走向只怕比那几个要成圣的大能还清楚,借着这妖族的名号只怕也能走出一条路来。天道总会留下一道生机,黄瑛赌的就是这道生机。

“敢不从命。”黄瑛应了下来,“妖族之事乃是我妖族所有妖的大事,贫道自然也不能例外。”

“好。”涂山大喜,妖族虽然相对于巫族有修元神的天赋,但是无奈妖族的灵识普遍不高。就算那十大妖帅,涂山也经常对他们的一些做法感到无语。而眼前的这个黄瑛,不仅度过了化形大劫,更是灵识高到一个涂山都无法窥视的地步。涂山认为这可能跟黄瑛的凤族血统有关,没有料到这黄瑛乃是后世之人重生而成。“我谍报司素来人手稀少,大部分的人手都驻扎在青丘山之外。既然你是贫道拉进来的,少不了给你一个副将的身份。何况如今你修为不够,贫道自然会将我妖族的修行之法悉数传授。”

“那就多谢道友了,不若……”黄瑛见涂山愿意传授修道之法,立刻就想拜师。

那涂山如何会允?虽然涂山并没有预测之能,但是修行的本能告诉他,眼前的这个女道和自己断无师徒之缘。而且隐约中,这个女道的师傅乃是日后的一位大能。涂山不愿与那位大能结下因果,故而道:“贫道所授乃是我妖族通晓的修行大法,算不得授业。日后你我依旧是平辈相交,只是你日后有什么修行上的问题,尽可向我请教。”

“那就多谢大哥了。”见涂山不愿收自己为徒,黄瑛决定认个大哥也好。

涂山也不是绝情之人,这黄瑛日后造化定不简单,有这样一个小妹也是一件荣耀之事。

二人重新见礼一番之后,涂山便施展开腾云驾雾之能,带着黄瑛赶向那青丘山。

青丘山位于妖族地盘的深处,所处的位置非常隐蔽。若非涂山或狐族之人领路,只怕是妖族中的其他大妖也找不到山门所在。何况山门之处布下了数个大阵,没有人领路,就算找到了青丘山也找不到涂山的洞府所在。

进了青丘山,黄瑛不由得叹服起来。这狐族本不是妖族中的大族,但是在涂山的带领下,硬是在这强者遍地的洪荒世界占据了一个不错的地盘。何况这狐族化形之妖颇多,端的是俊男美女。那狐族天赋就是变脸和诱惑,像黄瑛这样刚刚踏入修行的修士瞬间就被迷了心神。若不是涂山解围,这黄瑛只怕就要着了道。

“看来我还是道心不稳啊。”一路上黄瑛也听涂山讲了一些入门知识,故而有此一叹。

涂山摆摆手,“我狐族天生尚媚,即便是大罗金仙也会着了我们的道,小妹不必忧虑。”

“路上听大哥说,我妖族乃是吸收日月精华并星辰之力而提升修为,但是妹子发现自己却能吸收这天地间的灵力,这是为何?”

涂山微微皱了下眉毛,道:“我妖族即便化形成功,也并非百分百的道体,故而不能完全吸收天地灵力。小妹化形时有奇遇,故而得了一具完整的道体。我妖族当中也只有女娲、伏羲二位大圣有此造化。小妹也不必担心,既然能吸收天地灵力,那么修为提升的速度自然更优于旁人。只是境界未到,修为突破太快的话,极易走火入魔。小妹不若多多体会这自然规则,对修为是大有帮助。”

那黄瑛本就是凤族后裔,只是缺少凤族传承罢了。今得涂山这一点化,心中的境界立刻就得到了提升,修为自然而然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修炼。初入天庭。

那黄瑛化形时可谓是运气十足,不仅从妖晋升到了仙,而且境界也抵达了地仙境界。头上隐约现出了庆云,只是修为不够,尚不能将胸中五气外放,进而滋养头顶上的庆云。

不过好在涂山将那妖族修炼之法一一与黄瑛详细讲解了一番,无非就是体修和法修两种罢了。其实按照黄瑛的理解,体修走的就是当年盘古那般“以力证道”,而法修则走的是鸿钧的这条“斩尸证道”。盘古已经陨落,而鸿钧成了洪荒世界了第一个圣人,黄瑛立刻就明白了自己要走哪条道路。

何况按照涂山的说法,黄瑛都已经化形成功,要重新熬炼身体未免有些浪费。有了道体,同时又得了妖修之法,黄瑛的修为自然是一日千里般提升下去。那涂山自认为自己已经是妖族中的佼佼者,但是比起黄瑛的资质来说,自己已经不够看了。在涂山看来,除了女娲、太一等少数妖族大圣的资质堪比黄瑛之外,妖族其他人已经彻底不是黄瑛的对手了。

不过黄瑛也甚至修为提高得太快也不是好事,因而每次在修道之余便是在妖族地盘上行走,见识洪荒万物,同时修炼自己的道心。有时也在涂山的要求下,前往巫族地盘探听消息。此时的黄瑛已经并非当年的小妖,寻常的巫族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大巫也不能确保能完全擒下黄瑛。当然黄瑛也不会傻到去招惹祖巫级的巫族,因此黄瑛对巫族的惧怕倒也慢慢的消失了。这对日后黄瑛境界的提升还是有所帮助的。

黄瑛除了四处游历之外,更多的是在搜集洪荒世界的奇花异草。因为她知道巫妖大战之后,很多琼花瑶草纷纷绝了种,黄瑛不愿这美景不再。因此碰到心仪或稀罕的花木,便移植到青丘山来。好在青丘山里的狐族本身也是爱好花木的,故而这些花木倒步伐人伺候。在黄瑛的努力下,这青丘山显得愈发郁郁葱葱,一股乙木之气将整座山峰笼罩住。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下去了,很快鸿钧便结束了第一次讲道,第二次讲道将是三千年后。仔细算算,巫妖之间的和平不会超过一万年。在修道之人看来,这一万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罢了。黄瑛现在想的是如何在巫妖大战中将妖族的因果降下去,否则妖族再无崛起的机会,而自己身为妖族也势必受到影响。

按照原本的故事进展,正是由于妖族十太子害死夸父,导致巫妖大战起,因此这开战的因果势必归到妖族头上。想那巫族在巫妖大战之后,还能以巫人和巫术被人族接受。而妖族则彻底成了人族的死敌,再无翻身的机会。黄瑛想改变的便是这个结果。

不过好在现在十太子还没出生,毕竟帝俊和羲和还没完成开天以来第一次的婚礼,所以这十太子的出生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去了。黄瑛觉得杜绝日后十太子引发夸父追日的第一步就是和羲和搞好关系,要羲和做好教导孩子的义务。

“涂山大哥,什么时候我们上天庭看看?”要结识羲和,势必就要上天庭才可以。故而黄瑛问道。

“去天庭?”涂山有些惊讶,在他的印象中,黄瑛与其他妖族交往并不深。顶多就是和他以及狐族有些来往。“黄瑛小妹,你怎么忽然想起去天庭了?”

“听大哥说,天庭上有女娲、帝俊等一干妖族大圣的洞府所在。如今道祖讲道已经完毕,我刚好想上去拜访各位大圣。”

“原来是修行上遇到瓶颈了。”涂山也没在意,其实他也知道黄瑛的修炼水平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教导的,虽然黄瑛的修为和境界还是停留在地仙,但是庆云已经异常庞大,庆云中的三花之胚也非常青翠,似乎随时都会发出嫩芽。对于这样的妖族的希望之星,涂山当然愿意引荐给女娲这样的妖族大圣。若是能得到他们的点拨,黄瑛日后的境界更是值得期待。涂山略微沉思了一会,“当初陛下传讯道要闭关千年,如今日子也过去得差不多了。我便带你上去瞧瞧,也全了你一番心思。”

“那小妹去准备一二。”

黄瑛毕竟是后世之人,这种拜访还是需要携带礼物的。虽然现在洪荒世界并不流行这一套,但是礼多人不怪的道理想来还是通用的。何况黄瑛出手的礼物乃是黄中李。这黄中李整株都被移植到了青丘山,一方面黄中李镇压着整座山的乙木之气;而另一方面整座山的乙木之气也滋润真黄中李。这黄中李虽然结果的速度比人参果树稍快,但是非大机缘不会结果,而且一次才结九枚。黄瑛盘算了一下,值得她出手相赠的无非女娲、伏羲、帝俊、太一、鲲鹏和羲和六人罢了,因此只采下六枚果实。才取来其他一些奇珍异果,凑成六份礼物带在身边。

如今妖族天庭的南天门正在不周山山顶,故而天仙以下尚不能腾云驾雾的修道人士也是能进入天庭的。所以这天庭一时间人满为患,熙熙攘攘。

看着这彷如菜市场一般的天庭,黄瑛顿时有些错愕。不过她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何明知道妖族注定衰落却依然加入妖族还试图改变妖族命运,因为妖族似乎有种后世修道人所没有的“人情味”。毕竟所谓的斩尸证道之法还没传下来,现在的修士大多是有情之辈。

那帝俊等人修行之处自然比天庭别处要豪华许多,虽然这里的人流量没有其他地方那么多,但也显得非常热闹。

“哦,这位就是涂山兄弟经常提到的黄瑛小妹么?”一个红发的修士从王座上走了下来,大声地嚷着。

“见过妖皇。”黄瑛猜他乃是帝俊,便按后世的规矩行礼道。

那帝俊微微皱了下眉头,道:“你这妹子真没趣,这妖皇不过是妖族的弟兄看得起我帝俊,让我做个领头的。若是都如你这般恭敬,我看这位子还是不要罢了。”

涂山笑道:“陛下,我这妹子什么都好,就是小心了点。”

那帝俊也不是小气之人,见涂山这么说,也将话题转开,还热心地向黄瑛介绍这里的人。

同样的红头发,但是表情严肃许多的便是太一,手上托着的就是混沌钟。而在左手边的兄妹则是伏羲与女娲,右手边的凶狠之人是鲲鹏,而另一个温柔的女子则是羲和。而黄瑛少不得一一送上礼物。

那羲和也是个热情之人,修士当中女子不多,而女娲又过于沉溺修行有些不通人情,于是羲和对黄瑛的兴趣则大了许多。

她走了下来,结果黄瑛献上的礼物,笑道:“自家兄弟走动,何苦如此多礼?”

“咦,这莫非是天地灵根,黄中李?”那边女娲查看黄瑛的礼物时,惊叹道。

“是的。”黄瑛也不否认,“这是小妹机缘之下所得的灵根。如今结下这几枚果实,便献于几位前辈。”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帝俊摆摆手,他也的确被这个黄中李所惊到了。这黄中李最大的功效便是祛心魔,同时还有护心神的效果。这对于需要闭关的修士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当大哥的收了你这东西,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礼才好。”

“小妹在修行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问题,想向各位请教一二。”

“这有何难?”羲和笑道,“刚好我等也是刚刚听完道祖讲道后闭关有所得,不若我们就此论道一二。一来切磋下各自所得,二来也为我妖族传下一些大道门径,三来也算还了黄瑛妹子的礼。”

“如此甚好。”一直没有说话的伏羲点头表示同意了。

帝俊、女娲、太一和鲲鹏也没有什么意见,于是六人坐下来开始论道。同时涂山忙命人将妖族中一些有天赋或向往修行的打小妖精都叫了过来。

这六人讲道虽不及道祖那般天女散花、地涌金莲,但也是颇有气势。六人或补充,或辩驳,大道似乎在黄瑛眼中变得清晰起来。而黄瑛也陷入到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当中。胸中五气源源不断喷涌而出,头上的庆云变得有百亩大小。庆云当中黑白之气按照太极之势运转,而当中则是一株翠绿翠绿的嫩芽。忽然那嫩芽一化为三,三个花苞在庆云之上显现。

黄瑛终于突破天仙境界……

(废稿)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洪荒女妖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