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那些年,我们追的还是女孩……

华语电影 Aaron 196浏览 0评论

很早以前就说过,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

所以,我们的初恋才让那么多人沉溺其中不愿清醒。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并不是一部多么优秀的电影,我们无法从剧情和技巧上评述这片有多么得出彩,如果仅从电影艺术的角度上来说,这是一部十分失败的作品。除了后期剪辑中能够看出一点儿专业人士的痕迹外,情节跳转、摄影手法、画面布局、故事的 张力和饱满度、对白、色调、道具、以及一系列的细节等等,都不甚专业甚至“幼稚”——这里面也包括了被一致叫好的电影配乐以及音效——与粗制滥造的台湾偶 像剧的差别,仅仅是摄像器材贵了。

但是这部电影的成功之处在于它成功地让一群80后,甚至70后对自己早已经逝去的青春有了一次集体凭吊的机会。别说这样的电影很矫情,当它成功地打动你的时候,所谓的“矫情”其实也就成了“真情”了。

当然,作为引进片,这部电影还是有一些“不和谐”的地方被广电总局给删减了。不过,基本上这些删减并没有改变故事剧情太多……

整部片子删掉的剧情无非三点:

第一条:男主角因为在课堂上打飞机而被老师将位置调整到女主角的前面。当然,当年我们高中的时候还没有明目张胆地在课堂上打飞机,但是有位仁兄还是颇为嚣张地在课堂上秀他勃起的老二。同样的这位仁兄还在寝室里打飞机,将自己的精液射到寝室里的每个角落。也是因为从他同寝室开始,我习惯了常年挂着蚊帐。毕竟自己的被子或枕头上有别人的精液,还是件满膈应人的事情。

第二条:男主角被自己老妈抓到在打飞机。所以大陆版电影中有一个镜头,就是饰演男主角妈妈的王彩桦将一大包纸巾给男主角,并叮嘱他要省着点用。很多人都没明白这个镜头,不过素来不纯洁的我很快就猜出了内涵……后来去翻各种剧透,才知道果然这里丢失了一个情节。

第三条:有关同性恋的。这部分被删减了其实还是满容易理解的,毕竟真的操过大学室友的屁眼的人也不多吧?说到这个,我忽然想起我们大学土木学院的一个传说,他们男生寝室一楼的花坛里是各种野战的好地方,用某个朋友的话形容就是,“夏天的时候,满眼都是白花花的屁股啊!”

电影中有一处对白给我蛮深刻的记忆,五个都喜欢过女主角的男孩们,在女孩的婚礼上说:“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女孩的时候,要真心祝福他们永远幸福快乐,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像我们这种背后放箭的,才是真爱。”

然而,当女孩挽着丈夫的肩膀,在红地毯上走过,笑意盈盈,甜蜜满足时,男孩对自己说:“我错了——原来,当你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一个女孩,当她有人疼,有人爱,你会真心真意地祝福她,永远幸福、快乐。”

我相信这大概就是真爱吧。即便在这个物欲横流、虚假龌龊的世界中,这样的爱,也一定存在。

——起码,我们愿意憧憬它的存在。

我相信看过这部电影的人,感动者自然大有人在,而不屑者同样也会有。

坦白讲,这不是一部成熟的电影,编剧兼导演九把刀既缺乏剪辑功力,也没有驾驭一个好故事使之成为剧本结构的能力,他更无法在一部青春电影片中承载起有关青春的价值和思考——而这其实是重要的。某种程度上说,他只有能力去尽力完整地呈现那段他已经无法抓回,却又不舍抛却的回忆。

相比较在30岁拍出记忆碎片的克里斯托弗•诺兰,在31岁拍出剪刀手爱德华的蒂姆•伯顿,在34岁拍出杀手莱昂的吕克•贝松,在33岁拍出七宗罪的大卫•芬奇,以及同样在29岁那年就拍出两杆大烟枪和光荣之路的盖里奇、库布里克,已经32岁的九把刀肯定是个没有前途的导演。把“那些年”吹上天显然也是不恰当的。

但是他的真诚,那份对于逝去青春的怀念、崇敬甚至有些惶畏的态度,足以让每一个看到这部电影的观众致以敬意。

相对而言,台湾人骨子里确实有一些更“纯粹”的东西,他们的“久负盛名”的文艺腔不是杨德昌侯孝贤们关在黑屋子一边绞尽脑汁一边狂打手枪意淫出来的产物——他们是真的很文艺,而这种文艺的源头,在于对美的东西的真诚的向往和追求。

大多数台湾人没有内地人思维中的装逼、蛋逼、纯爷们等等概念,不会有对“小清新”天然的讽味,不会有对“小资”莫名的敌视,不会有对“文艺青年”称谓扭扭捏捏的闪躲和自嘲,也不会有对“青春偶像剧”与生俱来的俯瞰的鄙视。

我觉得在某种维度上说,这是内地文化背景现状的一种悲哀,我们似乎总有太多自命不凡的优越感,似乎只有最具深度的才华的高雅的专业的苛刻的文艺作品才配得上我们高贵的灵魂和内涵。

幼稚的人找不到女朋友,天真的人得不到理解,善良的人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傻逼,工作以后还套牛仔裤T恤衫的男人肯定没本事,工作以后还穿学生装绑马尾辫的女纸那是在装纯,而装纯的女孩肯定不纯。讲话太深度人家骂你装孙子,讲话没深度人家理都不理你,讲话深度刚刚好说明你丫没个性,索性不讲话,只能一个人慢慢变老。

看到一个30岁的大男人或者40岁的老女人还在悲春伤秋、唏嘘回忆、感怀青春,好像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忒没出息——所以,纯爱的简单范畴的电影,诸如台湾的海角七号,日本的世界中心呼唤爱,韩国的假如爱有天意——这类影片,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这类影片其实是很好很好的,尽管它并不高级。但是人们需要他。这是所有人的青春,一去不返。

电影里头,女主角说,如果柯景腾跟我告白的话,我会很高兴。

那么你是否也想过这样的问题呢:

如果青春可以再来一次的话,我会珍惜。

如果曾经的那个好女孩没有走,好好对她。

如果兄弟再让我递情书,揍丫一拳。

如果还是那样的一个夜晚,我会说出“我喜欢你”四个字。

如果她哭了,吻她,如果她笑了,吻她,如果她什么都不做,吻她。

如果你说,现在就可以告诉我答案,我一定说好,我要听

……

如果有一样东西外表看起来很美好,那就去好好欣赏她。

其实看电影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刘若英。那个“为爱痴狂”,那个“一辈子孤单”的女人终于幸福了……

忽然想起一个很有趣的事情,记得某个从小玩到大的女孩结婚了,然后我将婚讯传给其他朋友的时候。男生都纷纷打电话对我表示安慰,女生纷纷打电话表示这个结局真的很遗憾……但问题在于,似乎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对那个女孩表示好感吧?

如果你还在念书,那么去谈个恋爱吧……

这个时候的你,还有时间有权力去伤春悲秋,去轰轰烈烈,去海枯石烂……

等你工作了,你发现所谓的爱情只剩下,见面、吃饭、看电影……然后结婚。

昨天晚上睡到一半的时候,另一个女生打了个电话,说,那个在巷子口炫耀烂球技总是等着被她骂的男生结婚了……然后她说她好难过。

或者我们放不下的并非自己的爱情,而是那个维系自己青春的纪念品罢。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那些年,我们追的还是女孩……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