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由于原博客图床服务商PhotoBucket更改了授权协议而导致所有图片失效,目前博主正在修复中。

言论自由的界限

闲言碎语 烟花凋谢 54浏览 0评论

网络的匿名性很好保护了言论的自由性,但同时也让不当言论得到了更大的扩展。

以前看到有国外有小女孩因为Facebook上的攻击言论而选择自杀的新闻,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仔细想想,当年阮玲玉自杀的时候所说的“人言可畏”未尝不是。

伴随微博客、社交网站这种基于用户关系的的网站大行其道,某些人的不当言论往往有更大的伤害性和破坏性。

很简单,如果你在你的博客说一些不当言论,可能受害的人只是你的读者。

但是在Web 2.0时代,受伤害的可能是你读者的读者,因为基于关系的网站会让不当言论以瘟疫的形式扩散开。

当然,也会有人说,言论自由嘛!

可问题在于,言论自由的前提条件是不伤害他人为基础的。

即便是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实际司法应用中,完全的言论自由只出现在针对政府的政治言论上。

而且伴随美国《爱国者法案》的实行,即便是美国完全自由的政治言论也面临各种限制。

不过,以上说的是政治言论自由。

那么那种歧视性言论呢?这能算是言论自由么?

其实我说了这么多,想说的是这位《凤凰周刊》执行主编黄章晋的某些言论。

当然,我不算很彻底的湖南人,甚至我只能算是出生和成长于湖南的半个湖南人。

但是作为我生活最长时间的地方,我还是对湖南有所谓的乡土认同观点的。

所以不可否认,《凤凰周刊》的执行主编黄章晋先生的不当言论伤害了我。

在看到这些言论之后,我特意去找了下这位黄章晋先生的一些文章,似乎是一位“自由”“民主”人士。

其实在附议赞同黄章晋先生的人中,有不少也是本届人大换届选举中的“独立参选”人士。

说实话,我对他们曾经抱有过幻想,我觉得他们应该可以为中国带来一些不同的理念。

但是看到他们在与黄章晋的对话中,我深刻地怀疑,假如我们将国家的管理权交到他们的手上,他们真的可以给国人带来幸福?

身为政治人物,或者说政客,对一些歧视言论可以当做笑话一样参与调侃和延伸。

这些鼓吹“民主”和“民生”的政客真的能如他们所说的那样么?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细节,“成大事要不拘小节”,但是我更相信“于细微处见真章”。

美国许多政治家和政客最害怕自己与“歧视”、“仇恨行为”搭上关系,而中国这些信奉美式民主的政客们却能将歧视当成笑话。

好吧,我想说,我真的绝望了。

上周检查身体,医生诊断我是“原生性高血压”。

治疗高血压要持续服药和保持心态平和,前一条并不难做到,但是后一条却很难……

或许真的到了我应该考虑肉身翻墙的时候了。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言论自由的界限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