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已更换空间服务商,最近访问速度应有所提升。另:本博客已开通SSL访问,地址为https://shinekid.com

Boston Legal: Dances With Wolves

美剧 Aaron 283浏览 0评论

试问Crane, Poole, Schmidt事务所里最势不两立的”敌人”是谁?Denny的答案肯定是一度抢走他和Alan友谊的”怪手”Jerry。所以当本集开场,Denny和 Jerry一起坐在酒吧里喝酒聊天时,大家都傻眼了:这两人能有什么话题?观众很难想像这个场景——坐在Denny身边的不是Alan,而是Jerry,无论在酒吧里还是在法庭上。

每当Denny遇到麻烦的时候,观众们都习惯了Alan挺身而出为其辩护。然而,编剧似乎想在Boston Legal最终季给观众留下一些特别的回忆。Denny的麻烦无非有两种:女人和枪。之前的剧集就这两个充满道德争议的话题已经有过不少案子,Denny 随便开枪伤人也不再是什么新鲜事了。旧瓶装新酒,一心想要在老板面前表现自己有能力胜任合伙人的Jerry,以及一心想要把官司闹到最高法院的 Denny,一拍即合,倒把Alan晾到一边去了。

Denny和Jerry在地下停车场遭遇一个黑人持枪抢劫,Denny在戏弄了一番今年总统大选的黑人竞选人之后,拔枪射伤抢劫犯。地方检察官不理”正当防卫”一说,而是以”非法持枪”的罪名将Denny告上法庭。双方争论的焦点就在于著名的”宪法第二修正案”。

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Second Amendment to 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

大名鼎鼎的第二修正案,真身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而且从1791年获准颁布至今,每当类似的案件诉诸于法庭,总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有人认为第二修正案赋予了普通美国人携带武器的合法权利,也有人辩驳说这是指特定的一部分人能够携带武器。这27个单词就像一场文字游戏,越琢磨越迷糊。

 

直至”今年6月26日,在’哥伦比亚特区诉赫勒’(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一案中,美国最高法院自1939以来首次作出判决解释宪法第二修正案。在时隔近70年的这份判决中,最高法院认为第二修正案赋予了个人基于自卫等传统合法目的而持有武器的权利,并认定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的两条规定——一条禁止拥有手枪,另一条要求放在家中的合法武器处于拆卸状态或者上扳机锁——违反了这一权利。”

以上引述自中国法学网,更多关于赫勒案的背景资料,可查看:http://en.wikipedia.org/wiki/District_of_Columbia_v._Heller

简言之,美国最高法院判定个人持枪合法;代表多数意见通过这项判决的正是Jerry提到的Antonin Scalia大法官。这起在美国法律历史上对第二修正案做出突破性解释的案件,应该就是Boston Legal编剧的灵感来源。正如Jerry在结案陈词所说的,”Remember, we started this country with the shot heard around the world, not legislation.” 类似的辩词之前Alan也曾说过。在对待枪这个问题上,美国人总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是日益严重的街头枪击案甚至校园枪击案,一方面则是执法机构固守两个世纪前的一项模糊不清的法案。

像Denny这样支持枪支合法化的美国人,绝不在少数,他们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美国人”。枪支武器,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一种政治倾向,一种受法律保护的 “自由”,在美国历史上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尽管我和Alan一样认为枪支合法化弊大于利,但我们都无法否认美国的枪支问题和其衍生出的社会治安问题,并非一刀切就可以解决的。换句话说,对与错,在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上,从来都不是绝对的。

作为真实案件的影射,本案的结局同样以持枪者 Denny获胜告终。讽刺的是,在地方法院获胜并非Denny的初衷,他原计划一审败诉之后再次起诉至美国最高法院。原来这一切只是Denny的游戏,视法律、法庭、法官如儿戏,哪怕我只是抱着看戏的轻松心态,也无法赞同这样的胡闹。

 

平行发生的另一起案件,当然是Alan的舞台。之前出场过的性治疗师Joanna Monroe陷入女儿监护权的争夺,Alan出手相助。案情的症结在于Joanna的前夫认定她从事的职业不道德,且对他们10岁女儿的身心成长有害。案件本身并不复杂,扳倒这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向来是Alan的拿手好戏。

问题出在Alan身上,Joanna在案件进程中发觉Alan有sexist的倾向,她的一番话惹恼了把她当作朋友的Alan。拒绝承认的Alan,逢人就问:你觉得我是性别歧视者吗?在听到他最仰慕的女性——Shirley给出的答案后,Alan彻底失望了。

本集片尾的阳台时间,也变成Alan和Denny对sexist的讨论。其实这个话题,和枪支问题一样充满着无数的争论,三天三夜都说不完道不清。一看到女人,唯一的念头就是性。正当Alan为这样的自己感到有一丝沮丧时,Denny以一番人的动物本能说教安抚了Alan。热衷枪支暴力、支持性别歧视,这样三观不正的Denny可以称得上”老不正经”。可是别忘了,Boston Legal从来就不是为了塑造一个正面的完美的英雄。我可以不赞同他们的观点,但我尊重他们自由表达观点的权利。

临近美国总统大选,Boston Legal中的政治氛围也越发浓重。在很多难以辩解的问题中,我们可以看到政治与法律的相互作用。在宣称以三权分立为立国之本的美国,Jerry的陈词犹如警世钟,”别扯什么’我们是法治国家’的废话了,这个国家政治至上”。

转载请注明:空城记 » Boston Legal: Dances With Wolves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